千万别催我

脑洞大到受不了就开坑的设定狂魔……没有设定撸不出文,设定总是比大纲长

【ALL叶】论如何狩猎一只叶修 26

26 偏科的代价


原来这里是迪尔撒拉?

叶修了然,又问道:“你有没有见过一个年轻的龙人和我一起?”他有些担心罗辑有没有一起回来。

 

“你说罗辑啊,他在。”安文逸说。

 

叶修松了口气,罗辑没事就好。

虽然出发前叶修对罗辑说让他生死自负,但叶修还是很努力地想要保护好罗辑。

 

一个是因为他身为游骑兵的职责与骄傲。

就像安文逸身为医生的责任感要为所有病人负责一样,叶修身为游骑兵的责任就是保护好人民的安全!

 

还有就是罗辑与他是朋友,更是老龙人的得意弟子。

如果罗辑出事了,叶修都不知道回去该如何面对老龙人!

难道他要回去对那个四百多岁无儿无女,却依旧为了人民兢兢业业工作努力的老龙人说:‘不好意思,我没有保护好你唯一的弟子,他死掉了’吗?

 

想到这里,叶修忍不住开始想抽烟了。

他习惯性地伸手在身上摸了两下才反应过来,失望地把手放下。

 

安文逸目光闪了闪:“别找了,病人不能抽烟。我在你的包裹里找到了烟草,不过在你伤好之前我不会给你的。”

“这样啊。”叶修遗憾地咂咂嘴,却不敢反驳医生的话。

 

安文逸重新拿起地上的罐子,打开罐子后叶修问道了一股浓烈的药苦味,他看着安文逸用手掏出一大坨药膏,直接敷到了小龙伤口上。

“这么多药膏,你一个人做的吗?你做得过来吗?”叶修问。

“不是,这是我家医馆储备的药膏。”安文逸说:“但是迪尔撒拉的人几乎都走了,病人也都走了,这些药膏留着也没用,不如全给它用好了,至少不会浪费。”

 

安文逸的语气很平静,但叶修还是听出了一丝隐约的失落和恐慌。

然后他注意到安文逸话中的重点:“人都走了?怎么回事?”

安文逸转头看向他,眼神复杂,许久才反问道:“难道不是你们弄出来的事吗?你不知道?”

 

等等!

我做什么了?叶修愣了。

 

“那头龙。我不知道你们为什么要去招惹它?昨天中午的时候西边的天空突然飘来了大量的黑烟,将太阳都遮住了。人们很害怕,就乘坐飞艇逃去安迪拉斯了。大家都走了。”安文逸有一种非常平板生硬的语气说着。

 

叶修恍然大悟,同时也知道了现在的时间。

看来他晕迷了一整天的时间!

 

叶修也听出来了安文逸语气中极力隐藏的埋怨。

他有些不解,“你认为我们不应该去找那条龙?你们才经历了一次狂龙潮,没有那条龙,你们就安全了。”

安文逸一边将药膏抹匀,一边面无表情地说:“我一开始是有点埋怨你的。那头龙那么恐怖,为什么要去招惹它?但是后来我想通了,这件事不能怪你。无论是死去的人,还是背井离乡,都是龙的错。你去杀死那条龙是为了所有人好,这样其他的人其他的村庄就不会再遇到迪尔撒拉这样的灾难了。”

他看了叶修一眼,然后飞快地收回了视线,“我意识到,我是在迁怒你。”

叶修并不在意安文逸一开始的埋怨和他口中的迁怒,他只是问:“其他人都走了,你为什么不走?”

安文逸低着头,咬牙切齿,“我也想走,可是没赶上飞艇!”

 

叶修愣住了。

他以为会有什么很曲折的原因,没想到事实居然如此……简单?

他忍不住笑了起来,拍了拍安文逸的肩膀,“其实不走也好啊,安药师,这里有病人需要你嘛!你可得好好履行身为药师的职责不是吗?”

安文逸跟着也笑了一下,然后又变回他那平静的脸,转身指着身后的房子说道:“是的。所以现在药师需要你这个病人立刻回床上躺着。”

叶修的笑僵在脸上:“不要吧……”

安文逸面无表情地看着他。

叶修琢磨了一下,然后灰溜溜地转身进屋了:“惹不起惹不起!”

 

安文逸给小龙上完药之后,给叶修也熬了一碗药让他灌了下去,但最后还是没能成功把叶修摁在床上休息。

他给叶修把脉,差点没能绷住脸上冷静淡然的表情。

 

昨天还晕迷不醒重伤将死的人,今天……今天就差不多好了?

这是人做得到的?人有这种恢复力?

这TM是人形的巨龙吧!

 

叶修用自己作弊的体质欺负了一把小药师,喝完药之后就优哉游哉地搬了张凳子在小龙的身边不挪窝了,似乎要在那儿一直等小龙醒来。

 

小龙伤得比他重。它现在陷入沉睡,不光是因为身上的伤,还有连续两次激发狂暴状态后的虚弱的缘故。

 

叶修躺在椅子上,阖起双眼,感觉到阳光透过眼帘印在瞳孔中的红色,血的颜色。

原来出太阳了啊!

还能看到太阳,享受这样的温暖,真好。

叶修后知后觉地想,自从遇到那头诡异的黑龙,他好像就没有见到过太阳了。

 

要不给那黑龙取个名字吧。

叫什么好呢?

要有‘黑’,而它的能力诡异,不如再加上一个‘蚀’。

 

——黑蚀龙!

 

这一次讨伐黑蚀龙,可以算是惨败而归。

不但他和小龙受了重伤,还让那头黑蚀龙逃走了!

 

最重要的是,却邪遗失了!

 

叶修和小龙逃得很匆忙,一刻都不敢再停留,却邪当时还插在黑蚀龙的身上没来得及拿回来,也不知道以后还找不着的回来。

他有些心痛,为自己过去花费在却邪上的无数的心血和材料而心痛,但他没有丝毫后悔。

武器的意义就在于此——哪怕这次没有意外遗失,或许某一天它也会在战斗中折断、受损,但只要它尽到了应有的作用,就是圆满的!

 

更何况这次虽然惨败,却不是叶修最狼狈最失败的讨伐。在过去他失败的次数数不胜数,比这更狼狈、更凶险、更绝望的情况也有过。

他不是很甘心,却也接受失败,足够豁达。

 

叶修终结了一下,昨天的失败并非没有原因的。

 

其一,黑蚀龙确实很强大,它本身就是不弱于甚至稍强于小龙的传说之龙,而且能力非常诡异,并且克制叶修风与冰霜的力量。

 

其二,叶修没有做好充足的准备。

游骑兵并不是每一次狩猎遇到的都是自己熟悉的龙兽,如果想要成功狩猎陌生的龙,游骑兵需要花费大量的时间精力去做准备。

例如说崩龙,叶修之前狩猎崩龙,足足花了大半年的时间做基本的准备和情报收集工作,才能那么顺利一举成功。而这一次,可以说真的就是闷头提着枪就上了!

毕竟黑蚀龙的威胁性与崩龙完全不是一个档次,让崩龙多活上一年时间,它的生活不过是在雪山上吃吃喝喝睡睡而已,是个安分守己毫无威胁的乖宝宝。可是如果让黑蚀龙再多活上一年时间……那它将掀起恐怖的狂龙之灾,整个丘陵地区乃至整片南方大陆都无法幸免于难!

叶修不能拖下去,如果可以,早一分钟杀死它都能减轻一分未来的灾难!

 

其三,也是叶修最不甘最疑惑的原因是,黑蚀龙再后来似乎发生了变异?

正是这个未知的变异,令它的实力发生了恐怖的变化!

之前的黑蚀龙,叶修和狂暴的小龙联手还有一战之力能力,黑蚀龙蜕变之后,情况就彻底变了。叶修和小龙可以说是被吊起来打,被打得晕头转向毫无还手之力。

说实话,能够活着逃出来都是运气,真的是运气!

 

叶修曾经从千刃龙爪下救下楼冠宁,楼冠宁曾送给他一罐药膏,那药膏奇臭无比,对嗅觉灵敏的龙类杀伤力惊人!

叶修一开始只是本着有备无患的想法将那一小罐药膏带在了身上,没想到最后时刻居然变成了救命的稻草。

他昏迷前本能地将那罐药膏扔向了黑蚀龙,虽然不知道究竟扔到了哪里,但是当时黑蚀龙的惨叫声那么凄厉……想必它是不好受的!

 

“咦!叶修,你醒了!太、太好了!呼呼呼……”叶修正懒洋洋地晒太阳,忽然听到罗辑的声音从远处传来。

他抬起头,看见年轻的龙人学者脸上带着几乎喜极而泣的表情跑了过来,抱着一堆东西气喘吁吁地在他跟前停了下来,张大嘴努力呼吸空气。

 

叶修站起来让出了椅子让示意他坐下休息,罗辑紧紧抱着怀里的东西拒绝了,“不不不,你坐你坐,你受伤了。”

叶修一把将气都喘不匀的家伙按了下去,“我伤已经好了。”

“啊?”罗辑一屁股坐在椅子上,看了看叶修,似乎有些怀疑自己的眼睛,然后结结巴巴地说,“我是说你昨天才、才那样,嗯…跟要死了那样……不,抱歉,我是说……”

他语无伦次,脸上的表情有些后怕和担忧,又有些愧疚。他最初看见叶修醒来时的兴奋逐渐退去,眼神变得躲躲闪闪不敢与叶修对视。

 

叶修知道他在想什么,或许罗辑认为他是叶修和小龙受重伤的原因;或许是因为他当时只能眼睁睁看着叶修和小龙在战斗,拼命保护他并且因此受伤,而他却无能为力而感到十分自责。

可是这并不关罗辑的事,罗辑没有错。

人有时会因为善良给自己施加太多压力,但叶修不需要他这样!

 

无论是受伤、危险亦或是死亡,那都应该由叶修自己承受。

他是游骑兵,所以战斗、屠龙、保护每一个人,是他的责任!

 

叶修不知道该如何安慰这个年轻龙人。

他对罗辑说:“你太弱了,我们可不一样。”

罗辑愧疚:“啊,是、是的……”

叶修:“我是阿帝尔,受伤无关紧要,可不像你断一条腿就要躺半个月。”所以完全不用为他受伤担心愧疚,这根本没什么大不了的。

 

罗辑诚恳:“是的,大人很厉害。”

他对叶修的称呼不知不觉又变成了大人。

 

叶修笑了一下,“但你要清楚,我保护你并不是因为你弱小,而是因为我会保护所有人,而你在其中特别的一个。”

他的意思是:罗辑是老龙人的学生,是非常有天赋的龙人学者。

但罗辑不知道想到了什么,呆呆地看着叶修,脸忽然涨得通红,眨了眨眼羞涩小声地说:“是、是这样啊,我明白了!”

 

叶修听到罗辑骤然变快的心跳声,疑惑地看了他一眼,不明白他在激动什么。

但罗辑似乎已经不再伤心了,叶修认为自己的安慰效果很好。

 

“对了,叶修,我用收集的材料做了一些简单的试验和测试。”罗辑拿出了怀里的东西,对叶修说,“可以确定那头龙就是狂龙病毒的源头了,但具体的情况条件所限我还没有弄清楚。”

“没事,慢慢来。你有给那头龙做元素检测吗?我们这次失败了,下次需要提前做好准备。”叶修叹了一口气,心里有些犯愁,又有点想抽烟了,“我们要找到它的弱点,它实在是有点强的过头了。”

 

一般而言,叶修是绝不会去招惹这么强大的龙的,见到就绕路走。

但这一次情况特殊,赌上游骑兵的责任与骄傲——哪怕拼了性命,他也要杀死这头黑蚀龙!

 

“元素倾向测试?有!”罗辑眼睛一亮,将几样东西拿出来递给叶修。

叶修仔细看了看,心里有谱了。

 

黑蚀龙果然非常克制他和小龙的能力。

它对冰、水、风的伤害几乎免疫,叶修大半的能力也就废掉了。从战斗中的表现来看,黑蚀龙对小龙的龙属性伤害免疫力也很强,雷属性伤害一般般。

 

黑蚀龙唯独弱火!

 

看着手中这片被炉火烧焦的黑色龙皮,叶修有些犯愁。

他虽然免疫火焰,能够在岩浆中游泳,可他没有什么火属性的能力,也就谈不上给黑蚀龙造成火焰伤害了。

 

叶修控制风和水的能力源自一头美丽优雅的操纵风暴之龙——叶修称它为‘岚龙’。

他控制冰雪的能力源自与一头冰川上黑色的麒麟——他一共遇到过两头麒麟,一头白色的雷麒麟,以及一头黑色的冰麒麟。

他的却邪上则拥有白色雷麒麟控制雷电的力量——现在已经没有了………


而现在他还需要火焰的能力!

 

叶修知道自己只有一个办法:

再找到一头能够属性为火的传说之龙,并杀死它。

吸收它的灵魂!

夺取它的力量!

 

------------------------------

总共五种属性,水、火、雷、冰、龙(风属于单纯的物理伤害不算属性),叶修和小龙唯独没有火属性的能力。

然后他们踢到铁板了……

所以由此可见,偏科是要不得的!

 

关于脸红的原因:

叶修(叼烟):安慰了一下年轻人,他似乎很激动。

罗辑(原地爆炸):他、他、他撩我!妈呀他超帅!


评论(13)
热度(164)

© 千万别催我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