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万别催我

脑洞大到受不了就开坑的设定狂魔……没有设定撸不出文,设定总是比大纲长

【ALL叶】论如何狩猎一只叶修 36


36 违背的誓言


“你知道我现在有多开心吗?大概我一生的幸福与快乐就在于此了,所以求求你,求求你不要走好不好!”王杰希已经放下了骄傲与自尊,苦苦哀求,“我不知道该怎么做才能留下你?我该怎么救你?怎样才能救你?你告诉我!我只是想让你活下来……我真的什么都愿意做!”

王杰希的绝望与哀求如此震撼,话语中更深层的却是无尽的癫狂。

 

叶修斥责他,让他好好冷静一下。

但他做不到。

他真的,真的做不到!

听着王杰希的句句哀求,他心在颤抖,眼前一阵眩晕般的昏黑!

 

曾经被他刻意遗忘的过去的记忆,像浪潮一样涌上来。

现实仿佛与久远的记忆重叠了……

 

‘醒过来!快醒过来啊!别吓我……求求你,告诉我该怎么做!我该怎么救你!求求你……’

 

他仿佛看到了在很久很久以前的过去。

也曾有一个少年,这样伤心、绝望、撕心裂肺地哀求着!

也曾愿意用自己的一切,换一个重新来过的机会!

 

但少年的哀求与呼唤永远不可能得到回应了……

 

“难道你就这样一走了之,其他什么都不在乎?”

‘你以为你只是做了一个无所谓的决定吗?’

 

——就这样抛下我们,为什么要这么残忍?

 

叶修大脑一团混乱,现实与记忆交织在一起,整个世界仿佛都在旋转。

他耳边一会儿是过去回忆的幻影,一会儿是现实中的音影,交织在一起,分辨不清。

他头痛欲裂,整个人仿佛被分成了两半。

 

叶修脸色苍白地后退了一步,仓皇地说,“我不知道会这样……抱歉……”

 

王杰希微微眯起眼睛。

他不知道叶修为什么会突然道歉,但他看出来叶修心软了、退缩了!

 

然而叶修此刻根本不知道王杰希说了什么,也不知道自己在说什么。

他泛起了眩晕和呕吐的感觉,这种熟悉的感觉……已经很久没有过这样的状态了,没想到居然在这么多年后,因为一个小小的意外再次复发!

 

他用力推开王杰希,踉跄地倒退两步,用手抱住脑袋,痛苦低吼,“别说了!”

 

“主人……你还好吗喵?”君莫笑惊恐地抱住叶修的小腿,然后它扭头愤怒地看向王杰希,疯狂地挥舞猫猫拳,“你这个坏蛋喵!你对主人做了什么喵!”

 

王杰希一脚将君莫笑远远踢开,上前一步将叶修扶起来,柔声追问,“不要走,好不好?”

 

叶修紧闭着双眼,一声不吭。

没人知道他在想那个什么,也许他自己都不知道。

 

沐秋……双眼紧闭没有伤痕的尸体……诡异的图形……烧毁的手稿……龙……火焰……

 

太多了,太多了,这些记忆曾经是叶修的禁忌,是他的死穴,现在全都跳出来了。

他害怕,他逃跑,惊恐万分。

就在这时,叶修忽然听到了一声熟悉的,若隐若现的龙吟……

 

叶修愣了一下,然后变得疯狂!

 

都,给,我,滚!

 

他抓住‘眼前’所有东西,全都毁掉!

人、尸体、诡异的图形、烧毁的手稿、龙、火焰……所有东西最后变成支离破碎的碎片,被他扔进了最黑最深的角落。

 

龙吟声消失了。

 

叶修感觉舒服了,在心里发出一声冷笑。

不过……不过是些记忆而已!

难不成他还要跟某个没出息的家伙一样发点精神病吗?

嗤!得了吧!

 

王杰希还在锲而不舍地试图哄诱叶修,没有注意到怀里的人已经睁开了眼睛,眼里一片清明冷静,也不知道他即将要倒大霉了……

 

“不!好!”叶修毫无预兆地抬起手,一把卡住了王杰希的脖子,另一只手扯着他的手臂根部,往前一抡!

王杰希猝不及防,被他拧着胳膊“嘭”一声重重摔在地上。

叶修一脚踩在他的胸口,居高临下地看着他。

 

“谁!给你的胆子!打我的猫!”

 

刚爬起来的君莫笑闻言耳朵一抖,又麻利地躺下了,来了个火上浇油,“疼……喵呜……”

 

接下来,王杰希迎来了来自伟大的尊敬的至高无上的游骑兵大导师迟到的一通暴揍。

啊!不对!

是爱的教育!

 

王杰希他反抗!他挣扎!

他以为自己这么多年长进了很多,他以为自己可以反过来把叶修揍一顿,他以为可以对叶修酱酱酿酿,他以为……

他以为了很多很多,可事实很残忍——他当年是怎么被收拾的,他现在依旧怎么被收拾!

 

“喵喵!加油加油!”

就连当年的一叶之秋拉拉队都有了新的继承猫。

 

“你还发不发精神病了!”左边一拳。

“你还敢不敢再作妖了!”右边一拳。

“你还认不认我大导师!”上面一拳。

“听不听话!听不听话!”下边一拳。

 

真是劈头盖脸一通暴揍,毫无还手之力啊!

你叶神依旧是你叶神。

你大导师依旧是你大导师。

 

“听话,听话!”

王杰希捂着肚子,满头冷汗,感觉被轰龙的龙车迎面撞上也比不上叶修那拳头!

真是久违的回忆。

这些拳头,在当年都是大导师满满的爱啊!

 

叶修满意地点头。

这才对嘛,有毛病揍一顿就好了,这些毛病都是给惯出来的。

或许是这些年他不在,这帮家伙也都飘了!

当年他在的时候可从来没有人敢作妖,都规规矩矩的,现在是没人能收拾他们,一个个都要上天了。

没事,大导师帮你治病。灵拳妙脚,百试百灵。

 

于是,王杰希就这样被叶修从神秘的、缥缈的蛇精病的幻象世界生生锤回了现实。

打不过人家,势比人强啊!

唉……这可悲的现实,一点都没有蛇精病的生存空间。

 

叶修拍拍王杰希身上被他生生一拳锤变形的雌火龙铠甲,欣慰道:“听话就好孩子,大导师爱你。”

 

王杰希默默咽下一口血。

我想要的不是这种爱啊!

 

他抹了抹嘴角的血迹,小心翼翼地用余光瞟叶修,看见他弯腰将地上滚落的烟卷重新捡起来叼在嘴里,那只烦人的艾露猫正凑上去给他点火。

 

这幅无比熟悉,仿若已经刻印在记忆灵魂深处画面令他恍惚了一下。

 

眼前的叶修穿着的红色铠甲逐渐变幻成了当年那套同样赤红的雄火龙铠甲……背上的白伞变成了被布匹包裹的却邪……他悠然站在那里吸烟,一叶之秋垫着脚举着打火石为他点火……

 

一瞬间,数十年的光影仿佛只是虚幻。

从未有过死亡,从未有过分别,从未有过变化……

 

当年游骑兵草创时非常穷,因为不受贵族领主的待见,游骑兵团完全是靠平民百姓的支持以及在荒野中收集的资源支撑下来的,大家哪有钱啊?一个个都穷的要命。

唯独大导师最大方,把所有钱都用来给他们买肉吃,买药用,买马买装备买武器,王杰希记忆中自从他被叶修捡回游骑兵团后就从未挨过饿,整个游骑兵团从未有人因为药品武器不够而死去。

偏偏他自己什么都不在乎舍不得花钱,两套衣服换着穿直到破成碎片了才换,全身上下值钱的只有雄火龙铠甲和却邪。

 

他还三天两头把所有人叫过去,挨个揍一遍,美其名曰锻炼他们。

最常说的话就是,“我宁愿你们被我揍,恨我,也不希望你们因为实力不足死在荒野,最后尸体都找不回来。”

 

想要让大导师手下留情只有一个办法,就是给他买烟抽……

他抽烟的样子就是现在这样。

可好看了。

 

大家总是不服输,奋起反抗又被摁下去。

嘴上都骂骂咧咧,其实心里哪里会真的恨他呢?

至少王杰希从来不会——他知道,这一辈子大概只会有一个人这样不求回报的爱他、为他付出、保护他了。

是世界上唯一的,最宝贵的那个人!

 

王杰希记得当年每次他们出征讨伐前,大导师总会靠在斑驳的城门上叼着烟,装作漫不经心的样子,说,“都给我活着回来。”

当他们回来了,他就挂着浅淡的笑意说,“做的不错,欢迎回家!”

 

——简单的两句话,大概是当年无数游骑兵在荒野中苦苦挣扎时唯一的坚持与慰藉。

 

记忆中最幸福的时光大概就是在誓言要塞接受训练的时候吧。

大导师会手把手教导他们,会笑着拍拍他们的肩膀,说:“加油努力,听话就是好孩子,大导师爱你们哦。”

 

他们当中大胆的会大声回应,“大导师,我们也爱你!最爱你了!”

 

王杰希从来没有。

他希望的从来不是一句‘大导师爱你们。’,而是一句‘我爱你。’

不是大导师,不是你们。

 

爱我,只爱我一个好不好?

 

这……是他叛逆的欲望,他罪恶的贪婪,他隐蔽的期望。

也是他的求而不得。

 

后来建立了微草游骑兵团,成为了许许多多游骑兵的首领,王杰希在渐渐了解、理解了大导师当年的付出与苦心。

他如今被誉为最负责任的兵团长,但他总觉得不够!永远不够!

因为他曾经的兵团长,他的大导师,才是世界上最好的兵团长!

 

每当他指点年轻的游骑兵的时候会想,叶秋当年是不是也是这样看他们的?

这样满怀期望的,温柔的,仿佛看见未来与希望。

 

如今王杰希也有了站在城门口送别或者迎接归来的游骑兵的习惯,他总是会不由自主地说出记忆中的话。

那一刻,他仿佛化身成为了心中的那个人,亦或者在这种虚幻的想象中带入了自己。

 

就好像站在这里的不是他,而是叶秋。

一如往常,在对他说:“做得不错,欢迎回家!”

 

真可怜啊!有时清醒的时候他也会自嘲。

可怜到只能从这些地方拐弯抹角地找一些心灵支撑,聊以慰藉!

 

王杰希捂住脸,感觉胸口一阵酸闷,视线变得模糊起来……

有水滴落在土地上,晕开一个深色的点。

 

“呦?被我揍哭啦!”叶修笑眯眯地凑了过来,“你这样不行啊大眼,退步了啊。”

“没有。”王杰希全身上下都在痛,他依然咬牙强撑直起身子,露出一个勉强的微笑,“怎么会退步呢?岂不是给你丢脸!”

“呵。”叶修轻笑一声,“其实这倒没有什么所谓,说实在的,我也不是你的兵团长了,你要怎么样我也管不着。只要你对得起你自己,和你的誓言。”他吐出一口烟,低头看着跪蹲在地上的王杰希,“那么,你做到了吗?”

 

“我……”王杰希愣了一下。

 

游骑兵的誓言,只有区区六句话,大概是所有游骑兵难忘的六句话了。

当他们将手握拳放在心口向大导师跪下,庄重地发下了誓言——成为一名游骑兵之后,这就是他们一辈子的指导和准则!

 

“我……发誓驱逐荒野!”

王杰希跪在地上,仿佛当年跪在叶修面前宣誓时的那样,说完他停顿了一下,轻而坚定地说:

“我,做到了。”

 

“我发誓征讨龙兽!”

“我做到了。”

 

“我发誓抵御灾难!”

“我做到了。”

 

王杰希半跪在地上,一句誓词接一句誓词,每一句誓词后面接一句‘我做到了’。

 

“我发誓遵从自然的规律!”

“我也做到了。”

 

“我发誓……”

 

“行啦,不用一句一句说,这又不是在誓师大典,我相信你。”叶修打断了他,向他伸出一只手,“起来吧。”

 

王杰希忽地停下,看着面前的手愣了半晌,忽然莫名地笑了一下。

相信我吗?

是啊,你总是这样,无条件地信任着我们。

 

后面的誓词他没有说下去……大概永远不会再对叶修说了!

 

——我发誓守护国家和人民。

他,没有做到。

 

——我发誓维护和平与正义。

呵。真是惭愧啊!

 

王杰希是低着头,握住的叶修手站起来,眼神深处一片晦暗。

抱歉让你失望了,亲爱的大导师。

 

-----------------------------

叶修:大导师爱你哦~

王杰希:痛并幸福着……


评论(24)
热度(230)

© 千万别催我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