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万别催我

脑洞大到受不了就开坑的设定狂魔……没有设定撸不出文,设定总是比大纲长

【ALL叶】逃杀游戏-第二局

#大逃杀paro,参考黎明杀机和第五人格等游戏,但只是参考

#相信我,这是一点也不恐怖的恐怖游戏,游戏宗旨就花式是追修修

#这款游戏又叫做“情敌挂死,修修留下!”“你跑跑跑,我追追追!”“追到我就把你嘿嘿嘿!”


前文指路: 第一局


#一万两千多字的大章!难道不多给一些小红心小蓝手,评论也是多多益善啊!#


第二局 START!


站在寒风中,叶修环顾四周,身体与心一起……一点点变凉。

 

他怎么又回到这里了?

 

这个恐怖的逃杀游戏!

 

他站在原地狠狠喘息了两下,双手在身侧攥成拳。与第一次进入游戏是的恐惧相比,他现在更多的是疑惑和愤怒!

 

他不明白为什么自己会一而再,再而三地被迫参加这种残酷的游戏?

 

这是什么惩罚吗?


是魔鬼的玩笑?


亦或是外星人的恶趣味?

 

叶修从来不觉得自己是什么大好人,但也不不至于是个坏人,他这一生没做过什么坏事,既不杀人放火,也不小偷小摸,自从十五岁以后他连小朋友(特指他双胞胎弟弟)的棒棒糖都没有抢过。就算他在荣耀网游中坑的人多了一点,抢的BOSS多了一点,但那算不上是坏事啊,他凭本事抢的BOSS有什么不可以?

 

叶修委屈。

 

他为什么会这么……倒霉?

 

姑且认为是倒霉吧,叶修弄不懂这个游戏的宗旨和目的是什么。

 

它甚至连奖励都没有!电影里小说里的那些逃杀游戏,如果想让人自愿参加或者在游戏中拼命抵抗,还在人跟前钓一根金光闪闪的胡萝卜呢!

 

叶修在心中狠狠将这个游戏的幕后黑手腹诽了一通,然后强迫自己打起精神,应对眼前的局面。

 

已经参加过一次,叶修很清楚这个游戏一点也不轻松,相反,它异常地残忍且危险。

 

上一局如果不是队友拼命救他,他根本活不下来。

 

这一次要更小心,要更谨慎!


叶修在原地蹦了蹦,坐了坐拉伸运动,甚至还压了压腿,给之后可能会需要的剧烈运动做好准备。否则到时候正被鬼追着呢,跑着跑着腿抽筋了、岔气了,岂不是完蛋了?

 

一边做准备活动,叶修一边环顾四周,打量自己所在的环境。

 

周围的景色很熟悉,叶修此时正站在一片凌乱的废墟当中,远处一个建筑尖尖的顶自废墟上方冒了出来。

 

叶修一眼就认出来了啊,那是教堂!

 

教堂旁边就有解码机的呀!

 

解码走起!

 

叶修眼睛一亮,蹑手蹑脚地走出这片废墟,往不远处的教堂走。

 

教堂一如既往的破败,唯有精致的雕塑与壁画彰显出它过去的辉煌。叶修绕着这座不小的教堂走了一圈……又一圈……连一根解码机的螺丝钉都没看到!

 

转到第三圈仍没有发现解码机,叶修不得不承认,解码机的位置似乎变了,教堂周围根本没有解码机。倒是那个恐怖的布满血渍的带钩架子,在教堂旁边找到一架。

 

叶修半是厌恶半是恐惧地远远看了一眼那架钩子,不得不承认自己似乎有一点开局不利,只好无奈地转身进了废墟。

 

他记得,在另一个方向似乎也有一个解码机,不知道还在不在,去试试看吧。

 

废墟很凌乱,也很寂静,许多停在断墙上的乌鸦歪着头,用一种好奇的眼神看着他,目光一路追随着他在废墟中缓缓移动。

 

叶修很不喜欢这些乌鸦,它们给他的感觉很诡异,他试图驱赶它们,但这些乌鸦只要他一靠近,就会扑扇翅膀飞起来,嘴里发出刺耳的“啊——啊——啊——”的叫声。

 

这叫声响亮而尖锐,吓得叶修一个哆嗦。

 

他当然不是怕乌鸦,而是怕乌鸦的叫声引来鬼,所以尝试过一次之后,他就再也没有接近过那些乌鸦,如果可能的话,他甚至会尽量绕开它们。

 

废墟实在是太乱了,叶修走着走着就迷了路,只是凭着模糊的记忆往一个方向前进,最终他找到了一台解码机,就在废墟一面断墙的墙角。

 

这台解码机显然不是他记忆中的那一台,但无所谓了,只要找到就好!

他没有犹豫,直接上去解码。

 

解码依旧是那一回事,解码机吐出一张张写满数字的纸,他将数字一个不差地输入进去……或许他输入了二十张纸,或者三十张纸?

 

叶修没有去计数,反正有很多很多张纸,直到叶修腿站得有些累了,解码机终于发出了令人惊喜的、悦耳的“咔哒”一声。

 

一个四位数的密码露了出来。

 

叶修将密码牢牢记载了心里,没去管解码机上面亮起的醒目的大灯泡,转身就往废墟深处钻!

 

跑!

 

快跑!


跑得越远越好!


叶修在废墟中绕来绕去,直到有些喘不过气来才停下。

 

他不知道这里够不够远,够不够安全,但无论够不够远他都跑不动了……

 

他没有急着去寻找下一个解码机,而是找了自认为还算安全的角落休息一下恢复体力。

 

——这个游戏,安全比速度重要!

 

废墟的地面很凉,布满了各种尖锐的碎石,叶修找了一块稍微平整的砖垫在身下,一屁股坐下大口喘气。他胸口有些发闷,嗓子也很干,小腿酸得开始发痛……他状态很不好,却没有任何办法。

 

他开始胡思乱想,这一次的队友现在怎么样了?有没有遇到鬼?安不安全?找没找到解码机?有没有拿到密码?如果大家都顺利的话现在岂不是应该有四组密码了?如果已经有人被抓住了该怎么办?该怎么找到队友?找不到队友的话该怎么集齐五组密码呢?大门在哪个方向?我不会迷路了吧?如果鬼突然从我面前出现,我该往哪个方向跑……

 

各种念头乌糟糟地在他脑海里盘旋,最后叶修把自己给想晕了。

 

他摇摇头,决定先不想这么多,总之就两个宗旨——解码,躲藏!在做好这两样之后再去凭缘分寻找队友吧。

 

有缘,总会相见的……

 

等休息的差不多了,叶修再次上路了。他往反方向走,最后居然走出了废墟。

 

废墟外面是一片他从未到过的小树林,树林里堆着无数的木头箱子,这些箱子似乎很有年头了,不少都已经腐烂虫蛀,另一些则长满了青苔和菌类。叶修好奇地从缝隙往里面看了看,没看出来里面装的是什么,时间这么久了,估计里面的东西都已经坏掉了吧……

 

叶修犹豫了一会儿,考虑要不要打开箱子看看里面有没有能用上的东西,但当他看到一条巨大的蜈蚣,用那密密麻麻的腿蜿蜒着从一个箱子中爬出来后,他立刻打消了这个念头。

 

看什么看!虫子窝有什么好看的!

 

叶修扭头就走。

 

在箱子中间,一棵树的下面,叶修找到了另外一台解码机。他惊喜地走过去,然后发现了不对劲。

 

——这台解码机,已经被解了一半了!

 

他吃了一惊,心中的欣喜霎时间噗噗地冒了出来。他飞快地抬起头环顾四周,想找到队友。这位队友有可能以为他是鬼,被他吓到躲起来了,但既然解码机在这里,他总要回来继续解码的吧?

 

叶修这样想着,一边解码一边等待着队友。

 

但等了很久、很久、很久……等到这台解码机已经解码成功,叶修也没有等到想象中与队友喜悦相逢的一幕……

 

叶修失望极了,他都已经做好给这位素未谋面的队友一个热情的拥抱的准备了。在这种破地方,能遇到一个安全可靠的活人,给人的心理安慰是巨大的!

 

虽然表现得很淡定,很有经验,但其实叶修心里还是有点怕的。

 

好吧……不是有点,是很怕!

 

甚至,比第一局的时候还要更怕。第一局游戏他的害怕更多还是因为未知,他不知道鬼是什么,他不知道被鬼抓住会怎么样……在未知中,他懵懵懂懂地摸索。

 

但他现在都知道了。

 

鬼是一个戴着面具披着黑风衣拿着镰刀的怪物。

 

被鬼抓住……会死掉!

 

真的会死掉!叶修脑海里无时无刻盘旋着这个念头,化作一个名为恐惧的鞭子不停的鞭挞着他。

 

知道这样残酷的事实,并不能给人带来任何心理上的安慰,相反叶修更害怕了,哪怕他表现的很镇定,行为也非常理智。

 

是的,他自游戏开始以来一直表现的很镇定,在漫长的解码过程,他的手指丝毫没有颤抖,一次错误都没出过。

 

但镇定不意味着不害怕,理智也不意味着不恐慌。

 

相反,正是因为死亡的无尽恐怖,促使他用尽自己全部的能力去思考、去挣扎、去博取那一线生机!

 

第一局游戏给叶修留下了不可磨灭的影响,在他潜意识当中,队友就是可靠的代名词。

 

他多希望在这场残酷的逃杀游戏中能遇到一个互相依靠扶持的人啊!

 

有一瞬间,他甚至想要留在这附近,等待可能会回来的队友,但解码机上面那个大大的灯泡提醒他——这里已经不安全了!

 

光明一直以来都是温暖安全的象征,但叶修这一刻却如此憎恨头顶灯泡带给他的光明,这个光明不是天堂,不是阳光,不是温暖与快乐,而是死神投射下来的目光!

 

他围着解码机恋恋不舍地徘徊了两圈,最终还是保持了理智,强压下心中的不甘与失落,转身往远方跑去。

 

叶修不知道的是,就在他围着解码机转圈的时候,远处浓雾中一个漆黑的身影也在沉默地徘徊着……

 

它默默注视着叶修所在的方向,围着几磊箱子一遍又一遍地转圈、歪七扭八地行走,能折返就不走直线,前往解码机短短的一段路硬是被它磨磨蹭蹭地扭出了无穷的花样,走了好久好久。

 

直到叶修离开解码机消失在视线的尽头,它才一副解除了封印的样子飞快地飘到解码机边上,再磨蹭了一会儿,然后兴高采烈头也不回地往叶修的反方向离开了。

 

这边叶修完全不知道自己曾与鬼擦肩而过,他又走了很久,来到了第一局游戏曾来过的墓地。他在墓地中无声地穿行,在墓地记忆中的位置找到了解码机。

 

或者说,不是他找到的解码机,而是解码机上头那个巨大明亮的灯泡指引他找到它。

 

直到这时,叶修才后知后觉地反应过来,解码机上头的灯泡不完全是为了提醒鬼,也是为了提醒人,告诉人们这里有一台已经成功解码的解码机,这样哪怕没有遇到同伴,人们也可以通过这种方式收集密码。

 

叶修在这台解码机上面收集到了自己的第三组密码,然后穿越墓地,继续孤独地向前。

 

然后,他又回到了废墟。

 

叶修不知道这一片废墟是不是自己之前去过的那一片,因为这里实在没什么显著的地标,地形也非常复杂,他不敢保证自己是不是绕了一个大圈以后又回来了……

 

但无论如何,到都到了,进去逛逛吧。

 

然后,这片废墟给了叶修第一个‘惊喜’!

 

解码机?

 

不。

 

才不是呢。


是人,或者说……是一具尸体!

 

叶修一开始并没有意识到那个在半空中晃荡的东西是什么,带着探究这个诡异的游戏的心态,他好奇地靠了过去。

 

首先,叶修先是感觉自己踩到了什么粘粘的东西,随后映入眼帘的,是一张毫无生气青白的脸。

 

这是个人,并且一只巨大的钩子从他背部插进去,穿透了他的胸膛,锋利的钩尖刺了出来……

 

似乎过了足足有一个世界那么长,叶修才意识到——这是一具死尸!

 

“赫赫……”他喉咙里发出急促的喘息,那不是尖叫,而是因为过于恐惧气都喘不过来是剧烈的抽气声。

 

他连尖叫都叫不出来了!

 

惊恐地看着悬挂在空中,随着夜风吹拂还在微微摇晃的尸体,叶修眼前一阵发黑,以至于有一瞬间什么都想不到,站都站不稳,直接腿一软跌倒在地,然后双腿用力蹬地飞快地将身体往后蹭,试图远离这具尸体。

 

过了好一会儿叶修才缓过劲儿来,被恐惧驱使着连滚带爬地从尸体边上跑走,他拼命跑拼命跑,直到慌不择路地跑到一个死胡同里头才不得不停下。

 

他蹲在地上剧烈地喘息,试图平复心情,就在这时他感觉到背部、手上、脚上似乎沾满了某种冰凉黏腻的东西……用余光瞥了一眼,只见自己满手都是黑乎乎的东西……

 

那是血!是人血!!

 

意识到这一点之后,脑海中掠过尸体清白扭曲毫无生气的面孔,叶修胃部一阵痉挛地收缩,剧烈的反胃感用了上来。他将头扭到一边,“呕”地吐了一口,吐出来几口稀薄的酸水。一边吐,他还一边本能地将手放在土地和草上面用力蹭,试图将血给擦掉,因为过于用力和急躁,粗糙的草叶和砂石将他的手掌上刮出一道道火辣疼痛红痕。

 

好不容易将手上的血擦干净了,叶修默默地将身体蜷缩在废墟狭小的墙角,任由黑暗将自己吞没。

 

乍见人尸的恐惧过后,无尽的悲伤与愤怒涌了上来,如同海啸一般将叶修淹没。

 

眼泪逐渐晕湿了他的面颊,愤怒与仇恨想火焰一样灼烧着他的心灵与身体!他想放声大喊,他想大声咒骂!他想找到鬼,找到罪魁祸首,将它们千刀万剐!

 

可是在这种地方,哪怕哭泣也必须咬紧牙关,人连嚎啕大哭、尽情宣泄自己情绪的资格都没有……

 

就是怎么悲哀。

 

就是这么无力。

 

过了不知道多久,叶修隐忍的啜泣声停了下来,他随手将脸上的眼泪抹掉,然后站起身毫不犹豫地往尸体所在之处跑。

 

他回到悬挂着尸体的架子下,仔细端详了一下,然后一把抱住尸体的腿,用尽全力拼命将尸体往上举、往后扯!

 

叶修手臂并不是很有力,尸体的重量将他压得摇摇晃晃,手臂酸痛得像是要断掉,他依旧咬牙坚持。

 

一寸、两寸……

 

终于!伴随着铁架子一阵吱呀吱呀的摇晃声,叶修手臂猛地一沉,被挂在架子上的尸体被他取了下来。

 

尸体整个扑倒在了叶修的身上,血沾满了他全身,令人不适的血腥味扑面而来,但他丝毫不介意。他艰难地抱着尸体,一步一步来到不远处一个平整的角落,将尸体面朝上放平。

 

他沉默地、悲哀地仔细理了理尸体的头发,将尸体的双手交叉摆在胸前,就像童话中公主的睡姿。然后又拔了一些草,用草茎捆成一束,放在尸体交叉的手上,远远看去,就像胸口摆着一个花束。

 

叶修沉默地端详了一下,露出一个不知道算不算笑的笑容,轻声说:“你说死了也要优雅,这样算优雅吗?小公主?”

 

说着,眼泪又不知不觉中掉了下来,他没去管眼泪,继续自言自语道:“唉,大概不算吧,满身都是血。连发型……都……我真后悔……对你说的最后一句话是……能不能别臭美你的发型了?”他哽咽着,似乎有些说不下去。

 

“啊——啊——啊——”远方传来一连串乌鸦的鸣叫。

 

叶修抬起头,看向乌鸦叫声传来的方向,将泪水抹掉,对地上的尸体说:“对不起,我要走了。”

 

他附身,紧紧拥抱地上的人。

 

仿佛从这具冰凉的躯体上,他能汲取勇气与力量。

 

许久,他松手,最后看了眼尸体,站起身毫不迟疑地跑进浓雾弥漫的废墟深处,往动静传来的方向前进。

 

别了,我的同伴。

 

求生的旅途还很长,我将去寻找新的同伴,愿我们同在。

 

叶修横穿了整个废墟,或许他的路线渐渐偏了,他没有找到惊动乌鸦的人,徒劳无功地在废墟中转圈。

 

突然,他听到了什么动静……

 

“吱……吱……吱呀……”

 

叶修脚步一顿,迟疑了一下,毅然转身往声音传来的方向走。在绕过了一面墙之后,一个黑黑的影子悬出现在他眼前。

 

叶修倒抽一口冷气。

 

又……又是一具尸体?

 

叶修感到一阵绝望,甚至没有胆量上去查看挂在上面的究竟是谁。但就在这时,没想到悬挂在架子上的“尸体”忽然出声了,“呃啊……”

 

一声微弱的呻吟,在叶修耳中却宛若惊雷!

 

活着!他还活着!

 

任何语言都无法形容叶修此刻的喜悦,他几乎要喜极而泣,疯狂地冲上去,呼唤:“肖时钦,肖时钦?你还好吗?”

 

他着急地围着肖时钦和架子转了一圈,不知道该如何是好。难不成直接取下来?就像取尸体一样?可是那样的话人背上、胸口漏两个大洞,还能活吗?

 

这样重的伤,留了这么多血,真还有救吗?

 

叶修不明白为什么肖时钦在这种情况下还能活着,或许是这个游戏的某种规则?就像人被鬼砍了一刀,身体不会受伤但是会很痛一样,有某种规则在保护人的生命。

 

叶修此刻不知道该不敢感谢这种规则,它让肖时钦活下来,但似乎又只是一种折磨罢了……它让人痛苦,承受肉体与心灵的双重折磨,它让人眼睁睁看着血一点点流尽,让人感受自己身体逐渐变凉,感受生机从身体内一点点流逝的绝望!

 

叶修开始开始无意识地在心里求神拜佛,将他知道的所有宗教、满天神佛通通拜了一遍。

 

其实叶修是不怎么信神佛,只是保持着基本的敬畏,他更相信求神不如求己,但这一次……这一次他现在宁愿信!他宁愿这个世界上是真的有神佛的,无论哪一个,请显一显灵吧!请保佑他!请救救他!

 

叶修暗恨自己没有医学相关的知识,面对这种情况束手无策,只能一遍一遍试图唤醒肖时钦的神智。

 

他的努力有了回应。

 

“叶……嘘?”肖时钦用非常虚弱地说,叶修的的修字没说全,只说了一个气音。

 

肖时钦正用一种非常明亮的眼神看着他,他的目光一点不像他虚弱濒死的身体,里面蕴藏的情绪使他目光拥有了一种超越躯壳的力度。

 

“你还好吗?我该怎么帮你?我能直接把你取下来吗?我该怎么办?”叶修飞快地问,声音微微颤抖。

 

肖时钦没有说话,似乎是完全没有力气了,他垂着眼帘,虚弱地、非常细微地点了点头。

 

叶修明白他的意思,抱住他的腰,紧张地咽了咽口水,道:“那……那你忍住……我把你放下来。”

 

他用力将肖时钦往上举,往后拉,他看到钩子一点点退出肖时钦的身体,看到肖时钦因为剧烈的疼痛而紧绷抽搐的身体,看到很多血流出来,其中一些甚至喷到他脸上,温热、黏腻,但他丝毫不敢闭上眼睛,甚至连手都不敢抖,因为他怕加深肖时钦的伤口。

 

肖时钦被他放了下来,靠倒在一个平整干净的墙根,流的血那么多,简直将他整个人浸泡在血水里。

 

叶修在肖时钦身边跪下,无助地伸出手试图无助他胸口和背上的伤口,让血不再流出来,让生命力不再流逝……

 

但他和肖时钦都知道这是徒劳。

 

贯穿前后的胸口的巨大伤口,哪怕偏离了心脏的位置也足以致命,更何况还流了满地的血!

 

他将自己身上的衣服脱下来,试图给肖时钦包扎,虽然不一定有用,但做点什么总比什么都不做要好!

 

肖时钦将脑袋靠在墙上,眼睛微微眯着,专注地看着叶修,神色居然带着一丝满足。忽然,他手指动了动似乎想要抬起手,却失败了,最终缓缓吐出两个字:“别哭……”

 

叶修恶狠狠道:“我才没有哭,是你失血过多眼花了。”

 

“哈。”肖时钦嘴角微微勾了勾,胸腔震动一下,似乎是在笑。

 

“不许笑!”叶修见他一笑又是一股血流出来,急的简直恨不得将衣服直接塞进他的伤口里面堵住血液。

 

他并没有学过急救,只能胡乱地将衣服绑在伤口上,好在他还知道使用比较干净的部分减少感染概率,最后他开始费力地将已经变成绷带的衣服在肖时钦的胸口打结。

 

就在叶修与衣服和伤口作斗争的时候,肖时钦似乎看到了什么,脸色忽然变了一下,眼睛直勾勾地越过叶修的肩头看向废墟,随后变得极度惊恐。

 

他胸口剧烈起伏了两下,也不知道哪里来的力气,居然举起手推了叶修一把,苍白的面孔青筋暴起,声嘶力竭地吼道:“鬼……跑!”

 

叶修惊悚地扭头,就见那个熟悉的黑色身影正迅速向他们逼近!

 

是鬼!

 

叶修惊恐地睁大眼睛,慌乱而迷茫地想,为什么鬼会出现在这里?它将肖时钦挂在架子上后不应该离开吗?为什么会突然跑回来?


各种疑惑和念头在叶修脑海中掠过,他心里又急又恨,但现在显然不是纠结这些的时候,因为他有一个更重要的选择题需要做:

 

跑,还是不跑?

 

跑,他或许能逃走活下来,但是肖时钦岂不是死定了?他或许会被挂回到那个钩子上,就像一块肉铺挂起来贩卖的肉……他会死!

 

可是不跑的话,很有可能他和肖时钦都逃不掉,两个人都会死!

 

该怎么办?鬼越来越近了,他必须尽快作出决定!

 

求生欲让叶修本能地想要撒腿就跑,但是另一种强大、潜藏在他内心深处的力量却给了他留下来的冲动,那是善良,是勇气,是奉献,是爱……

 

有太多的理由让他可以毫无负担的跑走,但让他留下来的理由,一个就够了!

 

叶修吞了吞唾沫,站起来迈了一步,拦在肖时钦跟前。他打定主意了,他想试试能不能将鬼从肖时钦身边引开!

 

“你走……咳咳……快跑啊!”肖时钦在后面痛苦地喊,一边挣扎着试图将身体支起来,哪怕身体被铁钩贯穿这样的痛苦都不能击垮这个男人,但此刻他却一副痛苦得几乎崩溃的模样!

 

但是叶修根本没有理会肖时钦,此刻他心神都放在了前面的鬼身上,这种精神高度集中的状态与第十赛季决赛最后那6.5秒如出一辙……不!甚至还要更专注!

 

只要稍微出一点差错,或许代价就是两条命!

 

就在鬼几乎要来到一个路口的时候,叶修跑起来。他迎着鬼跑,双方之间的距离急速拉近,最后如叶修计算的那样在路口相遇。

 

叶修看到鬼举起镰刀,千钧一发之际,他拼尽全力扭身往侧面避开闪到了旁边的,头也不回地往前跑。

 

他没有感到疼痛!镰刀劈空了!

 

叶修心中一喜,放慢脚步回头看,只见鬼正在慢腾腾地收刀。叶修没有急着走,他必须确保鬼被他引过来,而不是又回头去找肖时钦,于是他停下脚步,就在不远处等着鬼来追自己,他与鬼之间的距离比鬼和肖时钦之间的还要短,叶修心想,鬼应该会来追他吧?

 

哪怕鬼再瞎,也不可能看不到他啊!


来追我,来追我,来追我……

 

叶修紧紧盯着鬼,心中默念,期待看到鬼转身向他飘过来的一幕。

 

然而,鬼接下来的动作让叶修心霎时凉了。

 

鬼甚至没有转头看他一眼,无声无息地继续往前向肖时钦飘去。

 

它……它怎么可以这样!

 

叶修过去曾庆幸鬼对自己的无视,庆幸鬼很‘瞎’,但这一刻他却如此憎恨这一点!

 

他忍不住怒吼:“该死,你眼瞎看不到人是吗?你来追我啊!”

 

明明他就在这么近的地方,活蹦乱跳,应该比躺在墙根的肖时钦显眼多了,为什么不来追他?

 

然而鬼简直将无视二字发挥到了极致,即不看叶修,也不搭理他的话,更没打算追杀他,而是我行我素地飘向躺在墙根处的肖时钦。

 

叶修见状,气得头都要炸了,恨得嚼齿穿龈。他居然追着鬼跑了上去,看见鬼正拖着肖时钦往钩子那里走,他猛地扑了上去,一把抱住肖时钦往后拖,想要将他抢下来!

 

鬼那只骷髅左手抓着肖时钦的一条胳膊,叶修伸手想将鬼的手掰开却摸了一个空,那里什么也没有,仿佛是一团空气在抓着肖时钦。他拿鬼完全没有办法,只好一屁股坐在地上,试图用体重拖住鬼,同时脚往前伸蹬地往反方向使劲用力往后拉肖时钦。

 

鬼的脚步顿了一下,似乎在疑惑为什么手上的人会突然变重,但它很快就无视了这一点变化,继续拖着肖时钦和叶修两个人往钩子走,脚步丝毫没有变慢。

 

肖时钦苦笑着看着正拼命和鬼抢自己的叶修,长长叹了一口气,眼睛一眨不眨地看着叶修,眼神温柔而眷恋,却又蕴藏无尽的悲哀,轻声呢喃:“抱歉……”。

 

真抱歉,我不能继续陪伴你。

 

真抱歉,要让你承受失去同伴的痛苦与恐惧。

 

真抱歉,留下你一个人孤零零地面对这个残酷的游戏。

 

肖时钦也怕死,他也曾拼命地逃跑、反抗、挣扎,当他被挂在钩子上感受生命一点点离去的时候,他也曾疯狂而绝望……然后叶修出现了。

 

遇到同伴的喜悦是相对的!与叶修相比,肖时钦的喜悦中还包含着更强烈的死里逃生的庆幸,以及某种复杂的满足感。

 

那一瞬间他甚至在想,哪怕就这样死去,能在死亡之前见到自己喜欢的人,是多么幸福的一件事啊!

 

他还以为自己会孤独地死在这里,没有人知道,直至尸体腐烂被乌鸦啄食干净。

 

当叶修为他包扎伤口的时候,肖时钦心想,我一定要努力活下来,和叶修一起成功逃生!

 

如果他们能活下来,他就表白!

 

在过去他害怕被拒绝,害怕表露心意之后连朋友都做不成,但如果连死亡都面对了,连这样的艰难困苦都经历了,还有什么值得害怕呢?他再也不浪费光阴与生命,他要告诉叶修他的心意,如果叶修拒绝了,他就离开,默默祝福他有用一个美好的未来。

 

如果有那么一丝的可能性……叶修答应了他!他们就在一起,他会一辈子对叶修好。

 

他甚至连他们日后该怎么布置两人的家都想象好了……然后鬼出现了!

 

将所有美好的幻想打得支离破碎。

 

他让叶修跑,那一刻什么表白、什么未来都被他抛在脑后,他连自己的生命都不在乎!

 

他宁愿自己死掉也要叶修能够逃跑,他不希望叶修也承受他所遭受的痛苦与折磨,他希望叶修平平安安的收集到密码,打开大门逃离这场游戏,将这一切当做一个噩梦,继续过自己的生活,带领国家队拿到冠军,在荣耀里兴风作浪……

 

肖时钦用尽全身的力气,抬起一只手一把抓住叶修扯着他的手臂,一字一顿,吐字清晰地说:“记好了,8,8,4,6,5,0,4,1。”

 

叶修听了一串数字,立刻意识到,这是肖时钦知道的两条密码,他用力抱紧肖时钦,摇了摇头似乎在拒绝。

 

肖时钦没有理他,自顾自重复道:“8,8,4,6,5,0,4,1……”

 

他的声音越来越虚弱,越来越艰难,他在尽最后的努力将自己知道的密码告诉叶修,让他能够牢牢地记住。

 

鬼的速度很快,叶修的阻挠似乎没有给它带来任何麻烦,此时他们已经到了那架钩子下面。鬼将肖时钦用力提起来,还抖了抖,像是要将肖时钦身上的附带的‘脏东西’给抖掉一样,叶修力量不够抢不过鬼,迫不得已松开了手,眼睁睁看着肖时钦被举在半空中,对准了那根血腥的弯钩。

 

他大脑一片空白,从未像这一刻这样觉得自己即失败又无能。

 

“活下去!跑啊!”

 

就在这时,一声怒吼响起,唤醒了他的理智。

 

叶修看见肖时钦从他吼道;“快跑!”

 

这是相遇以来肖时钦说话声音最大、最有力的一次,仿佛是回光返照,将他所有的生命、力量、感情一并燃烧了……

 

一瞬间,叶修心底掠过一个模糊的身影,挡在鬼和他中间,对他嘶吼:“快跑啊!”那个人影似乎与肖时钦重合了。

 

那个人究竟是谁?是谁让他快跑?

 

跑?对!快跑!

 

叶修从地上爬起来,转身往废墟深处跑,他的脚步越来越快,也越来越沉重,他不敢回头,不敢看,不敢想,他只记住肖时钦对他说的最后两个字——快跑!

 

迎面而来的夜风扑在脸上,他感觉自己脸上一片湿凉,原来是眼泪不知不觉中又落了下来。他很少哭,苏沐秋死掉的时候为了照顾安慰苏沐橙,他表现的坚强,只红了红眼眶在无人之际偷偷摸了两把眼泪;他丢掉了自己第一个冠军的时候,没有哭;被嘉世赶走被迫退役,没有哭;被迫交出一叶之秋时同样没有哭……

 

无论是成功还是失败,他皆泰然自若,坦然接受——但这段时间,他的眼泪似乎格外地多。

 

叶修在废墟中一直跑到精疲力竭,简直恨不得累昏过去,这样就不用时不时去想肖时钦的下场。他为自己头也不回地逃跑感到羞耻和极度的歉疚自责,休息了一段时间后他便想要回去看一看肖时钦的情况。

 

至少……至少帮他收敛一下尸体!

 

但因为之前逃跑时情绪过于混乱,存粹是在瞎跑一气,他再也找不到回去的路了,他越找越着急,但似乎反而越走越远了。

 

最后他没有再找到解码机,也没有遇到队友,反而遇到了意想不到的东西。

 

他找到了逃生的大门!


叶修心情复杂地站在大门口,忽然发现自己居然已经不知不觉中集齐了开门所需的五条密码,这一刻,肖时钦抓着他的手密码的样子再次浮现眼前。

 

要开门吗?游戏中最后一个队友会不会还在苦苦挣扎?

 

要不要去……找他?

 

叶修踌躇、犹豫,脚像被钉住了一样挪不开步子,许久他抬起手将五条密码依次输入。

 

“滴”一声。

 

门开了。

 

外面是一片无垠的黑暗,叶修往外走了两步,又退了回来,在门口原地蹲下抱住脑袋,脑海里两个念头在打架,打得一片风起云涌翻江倒海。

 

一边是肖时钦对他喊:“活下去!跑啊!”

 

另一边是,还有一个队友没有见到,怎么能自己先逃跑?

 

叶修挣扎着在逃跑与返回之间左右摇摆,自己最终还是没有成功说服自己,他就在原地呆着了,心想,我就在这里等着吧,不走太远的话就就不会有危险,如果鬼来了……就逃走!

 

想归这样想,但他心底又难掩地感受到一丝愧疚与羞愧。

 

但是,没等他给自己做好心理建设,在大门口找一个舒服的位置蹲下,前方迷雾中传来了一阵由远至近的脚步。

 

一个人影穿过迷雾跑了过来,叶修惊喜的站起来看向他。

 

那个人跑得飞快,也惊喜地看着叶修,或者说,他是惊喜地看着叶修背后已经打开的大门……

 

他直奔大门,在路过叶修的时候脚步停了一下,然后一把拉住叶修,嚷道:“你傻呀,还不跑!”

 

叶修被他扯了一个踉跄,差点跌倒,听到他的话不由得有些怒,我好心好意开了门在这等你,见面头一句话就是骂我傻?

 

“呵呵,有本事孙翔你别走这扇门!让你来你开的了吗?”

 

叶修不觉得孙翔有收集五条密码的本事。

 

果然,孙翔对此避而不谈,只是嚷嚷道:“你管我开不开的了门,开了门不还不跑不就是傻!”

 

他振振有词。

 

叶修有心想反驳,但随着他们逐渐步入门外的黑暗,意识渐渐模糊,叶修想说也说不了……

 

 

 

叶修在床上睁开眼,侧头一看,果然又是凌晨四点。

 

怎么又在这个点醒来?叶修难受地在床上翻了个身,怀疑自己是不是得了什么失眠的毛病。

 

他感觉自己心脏跳得很快,心底的烦闷和焦躁感挥之不去,却又不明白究竟是怎么回事。他有些烦躁地狠狠锤了床垫一下,从床上爬起来,披上外套想出门看看……

 

看看谁?

 

手搭在门把上,叶修回过神。

 

他刚才是想看谁来着?


想不起来了,叶修揉了揉眉心,觉得自己行为很古怪,凌晨正是大家睡得香的时候,他跑去见谁都是扰人清梦啊!

 

这样想着,他努力将心中挥之不去的烦躁与焦虑感忽略,重新躺回床上,用被子捂住脸。

 

睡觉。

 

伴随着窗帘缝隙中逐渐明亮起来的阳光,叶修不知不觉中睡着了,他不知道就在他房间的门口,一墙之隔的地方,有一个人正默默地站在那里。

 

他曾数次抬起手,似乎想要敲门,却又犹豫着将手放下了。最后,他苦笑一声放弃了,转身在叶修房间门口的走廊上随地坐下,看着窗外黎明的微光,看着太阳一点一点升上天空……


张新杰是国家队中生活最有规律的,平时最早起床最早到饭堂吃早餐,一点也不像某些队员还需要叶修挨个儿叫起床。

 

但今天出现了例外。

 

“咦,肖时钦今天你这么早啊?”张新杰惊讶地看着捧着一杯茶坐在餐厅发呆的肖时钦。

 

肖时钦看了他一眼,似乎昨晚没睡好,眼睛下面有一圈黑眼圈,淡淡地应到:“啊,失眠。”

 

张新杰点点头:“最近失眠的人挺多的啊。奇怪?压力太大了吗,还是水土不服?”

 

肖时钦没说话,捧着茶继续发呆,似乎有心事。

 

到了七点,餐厅开始热闹起来,叶修揉着眼睛走进餐厅就如往常一样得到了热情的迎接,没有理会窜到身边开始喋喋不休推荐早餐菜色的黄少天,他若有所思地看向正在啃一根小香肠的张佳乐。

 

“佳乐啊。”他拍了拍张佳乐的肩,说:“我想了想,决定还是批你两个小时的假,你晚上去把头理一下吧,换个发型。”

 

张佳乐差点被小香肠噎住,“你昨天可不是这么说的!”

 

“我这不是为了国家队队员的心情着想吗。”叶修义正言辞地说:“如果你因此得了抑郁影响了训练,岂不是我这个领队的罪过!”

 

“谁会为了这个抑郁啊!”张佳乐黑着脸,“我才不会为这了这种事影响训练。”

 

叶修做惊讶状,“哦?那你的黑眼圈是怎么回事?我以为你是为了这件事伤心了一晚上没睡觉呢。”

 

张佳乐哼了一声,正准备反驳,就在这时一个人走到叶修身边,轻声问:“叶修,吃完饭我能和你单独谈谈吗?”

 

是肖时钦。

 

叶修有些惊讶地看着他,心不知为何忽然软了一下,不自觉地点点头答应了,“好啊。”

 

此言一出,周围的张佳乐黄少天周泽楷等人都用看贼的眼神看着肖时钦,但无论黄少天怎么撒泼打滚都没能改变叶修的主意。

 

吃完早饭,叶修问肖时钦:“去哪里谈?”

 

“去外面吧。”肖时钦环视一周,看见周围不少鬼鬼祟祟的身影,立刻作出决定。

 

谈论秘密最好的地方从来不是一个可能隔墙有耳的房间,不是什么人来人往的走廊拐角,更不是洗手间,而是一个空旷宽敞的地方,无论有谁来你都看得到。

 

于是他们就到酒店外面的马路边找了一个位置,一颗景观树下面,叶修掏出烟,问:“介意吗?”

 

“不介意。”肖时钦摇头,心不在焉地皱着眉。

 

“有什么事吗?”叶修掏出打火机将烟点燃,一边抽一边打量肖时钦,不知道为什么他,他忽然觉得肖时钦站在树荫下,阳光洒在他身上那种生机勃勃的样子……好看极了!

 

肖时钦深吸了一口气,双手紧紧握拳,似乎做好了心理准备才说:“请相信我,我没有在开玩笑或者玩真心话大冒险。我……”他鼓起勇气:“我喜欢你,喜欢很久了。”

 

叶修瞪大眼睛,似乎很惊讶,肖时钦突如其来的告白实在是让他有些措手不及。

 

愣许久后他将烟从嘴里拿开,认真地说:“对不起,我不能答应你。”

 

肖时钦追问:“你有喜欢的人吗?”

 

“现在……没有。”

 

“你不答应我,没有关系。”肖时钦笑了一下,没什么伤心的样子,反而颇为豁达地说:“我不是和你关系最好,最熟悉的,只能说是朋友。我也不一定是你喜欢的类型,甚至你有可能完全不会接受一个男人……这些都没关系。”

 

“那你为什么要现在表白呢?”叶修问。

 

“因为我觉得不要再浪费感情和生命了。”肖时钦说。

 

“你觉得喜欢我是……”叶修挑了一下眉。

 

“不是这个意思”!肖时钦连忙打断他:“我只是突然觉得,人的生命这样短暂,一个人能够拥有的感情也是有限的,如果就这样默默无闻地让它消散掉,岂不是太可惜了?我情愿它没有任何结果,也希望这段感情能够让你知道,让你知道曾有一个叫做肖时钦的人因为你产生了这样浓烈的、美好的感情。”

 

“我理解了。”叶修笑道,“肖时钦,我知道了你的感情,然后你打算怎么办呢?”

 

肖时钦笑道:“告白被拒绝了,当然是展开追求啊!你既然愿意听我说这么多,又没有表现得很反感,我想你要么是不讨厌同性恋的,要么是在照顾我的心情。”

 

“你觉得是哪个呢?”

 

“从你的反应上来看,我觉得是前者,异性恋拒绝同性恋的发音不会是你这样的。”肖时钦认真地说,“所以我真的觉得我还有机会,我要努力一下。”

 

叶修上上下下打量肖时钦一圈,忍不住咬着烟笑了起来,“难道我不允许你就放弃了?随你便,总之就是不能影响训练和比赛。”

 

叶修自己感觉挺无所谓的,他确实不反感同性恋,也不排斥谈恋爱,毕竟他都到这个年龄了,又已经退役,遇到合适的人不妨处一处。

 

“绝对不会,我也是职业选手啊,一定不会让你失望的。”肖时钦哪怕拼命压抑,依旧露出难掩的喜悦之色。

 

“走吧,我们该回去,训练要开始了。”叶修将烟头摁灭在烟灰缸上,与肖时钦一起往回走。

 

走远的两个人都没有注意到,就在树荫下阳光照不到的地方,一个影子站在那里,正气得挠墙。

 

我告诉你们——

 

下一次我追得你们团团转!

 

谁也别想遇到叶修!!!

 

刷好感?谈恋爱?

 

做梦去吧!

 


---------------------------------------------

鬼(抓狂):谁TM想做神助攻了!

 

#一万两千多字的大章!难道不多给一些小红心小蓝手,评论也是多多益善呀(づ ̄ 3 ̄)づ!#

评论(20)
热度(237)

© 千万别催我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