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万别催我

脑洞大到受不了就开坑的设定狂魔……没有设定撸不出文,设定总是比大纲长

【ALL叶】论如何狩猎一只叶修 32

32 邪恶的画


方士谦的房子和院子里挂满了各种画,有些画是风景,有些则是人物,有一些则画着龙或者其他的怪物。

还有一些则看不出来是什么,似乎是神话传说?

 

高英杰和乔一帆渐渐地被这些画所吸引。

他们没有什么艺术素养,但这些画却非常有感染力,看着每一幅画,他们似乎都能感受到其中的感情。

开心、幸福、爱意、希望、憎恨、悲伤、恐惧、绝望……

 

他们入迷了,不知不觉地往屋子深处走去,衣一幅画一幅画地看下去。

忽然,乔一帆惊呼一声,“英杰,你看这里!”

高英杰跑过去,发现乔一帆站在一个被帘子遮住的走廊前,而乔一帆让他看的是走廊上挂着的画。

 

最大的一幅画挂在走廊的尽头,他们的正对面。

那是一幅油画,画面色泽灰暗,阴沉而厚重。

画面非常简单,乌云下的荒地,荒地上立着一根巨大的十字架。

十字架上绑着一个人,那人双手双脚和心脏被一根长钉钉在十字架上,血蜿蜒流到地上。他脸上丝毫没有痛苦,正仰着头神情麻木地望着天空,仿佛在苦苦等候着乌云散去的一刻。

 

高英杰和乔一帆看到这幅画,感觉心脏骤然被揪紧,愧疚与悲伤的情感如同潮水一般席卷而来,又如同一记重锤敲下,令他们呼吸艰难。

而让他们特别在意的细节是,那十字架上的人的脸与方士谦一模一样!

 

“这是……前辈的自画像?”高英杰吞了吞口水,移开了目光不敢再看。

“或许经过了一些艺术加工吧……”乔一帆弱弱地说。

 

他们又看向走廊两侧的画,发现这些画与外面的都不一样——它们似乎是一个系列!

其中有几幅画的差别非常小,而且它们之间的变化循序渐进。

两人顿时好奇起来,仔细观察起这一系列画作。

 

这些画给两个年轻人的感觉很不好,甚至还超过了方士谦的那副‘自画像’。

从一开始,这些画的氛围就是恐怖的!扭曲的!病态的!

其中的怨毒、憎恨、毁灭与痛苦的情绪简直化作了实质扑面而来。

 

太阳是黑色的,大而昏暗,简直不像是太阳,而是一个陨石或者圆形的乌云遮蔽了天空。

从左侧一直延伸到右侧贯穿整个画面的,是一个深邃的峡谷,峡谷下是猩红的岩浆。

地上布满了碎石,但仔细一看,那根本不是什么碎石,而是一只只向着天空,向着黑色太阳抓去的苍白人手。这些手扭曲狰狞,骨头和青筋根根鲜明,他们竭尽全力似乎要将天上的太阳活活撕碎。

 

画面中唯一一处明亮色彩,是画面中心从空中向峡谷深处坠落的一个模糊人影。

乔一帆凑过去仔细看了看,没清那个人的脸。

 

他们心里十分压抑恐惧,不敢多看这些令人难受的画,更不敢仔细观察细节,于是便走马观花地往前。

画面渐渐变化,地上的伸出的手更多了,它们绞在一起逐渐磊高,依旧拼命抓向黑色的太阳。

后来那些手越升越高!

画面中的憎恨情绪也越来越重!

 

最后终于有一副画,黑色的太阳被抓住了!

它被手撕扯着,向着深渊拖拽……

 

连环的画戛然而止。

 

挂在深处的一幅画与之前的截然不同。

如果不是每副画都有的那个坠落的人影与深邃的峡谷,高英杰和乔一帆都不敢确认它们是一个系列。

 

那幅画看上去明亮和宁静!

一颗翠绿茂盛大树长在大地上,它的根系与枝条几乎覆盖了整个画面,根包裹在坠落的人影的四周,而它的枝干托着天空明亮的太阳,整个画面看上去生机勃勃。

 

高英杰和乔一帆看到幅画,仿佛心中放下了一个大石头,原本无比压抑和恐惧的心情骤然放松了,冰凉的身体开始回暖。

他们长舒一口气,对视一眼见到对方苍白的脸色,皆不由得笑了起来。

 

“喂!你们在哪儿,快过来!”

客厅传来方士谦的喊声,两个年轻人急忙走出这条走廊往客厅走去,不敢在这个可怕的走廊继续停留。

 

匆忙离开的高英杰和乔一帆没有注意到,那幅画更深的细节……

 

巨大的树木将里面一个个令人毛骨悚然的细节遮住,但若是仔细去看,却能够看出这幅画深处的扭曲与灰暗!

那流淌在峡谷的,究竟是岩浆,亦或是鲜血?

那树上的叶子,又哪里是叶子?那分明是一个个布满血丝的狰狞的眼睛,怨毒地瞪着他们!

那树盘根错节的枝条与根系,是一条条绞缠在一起的毒蛇!

那泥土与岩石的山峰,则是堆积成山的尸骨!

那天上的太阳又哪里是它真正的颜色?分明是抓在太阳上的无数苍白的人手,赋予了它看似明亮的色泽!

那棵大树将所有令人不寒而栗的黑暗与憎恨掩盖,用蓝色、绿色与鲜亮的黄色所构成的华美的画面粉饰太平。

 

唯有画面中心光辉中坠落的人影,依旧安详。

 

方士谦准备了半天,带回来了一整套作画的工具。

“你坐到我对面。”方士谦一边梳理画笔一边对高英杰说,头都没回。

高英杰规规矩矩地坐到了方士谦对面的椅子上,“前辈这是要给我作画?”

方士谦漫不经心地嗯了一声,“我退休之后偶尔会有游骑兵来我这里寻求帮助,他们有各种各样的心理问题,你这种……嗤!”他哼笑一声,“小毛病,心理问题比你严重的大有人在,所以你不用太紧张。”

“嗯,我知道了。”高英杰乖巧地点点头。

乔一帆脸上露出笑容,他觉得方士谦这样说一定是能够治好高英杰了!

“你这种毛病就是有心结没有解开,或者说被吓到了,有心理阴影。”方士谦说,“就算你治不好,顶多就是当不了游骑兵罢了,没什么大碍的,无害到了极点。”

“这、这也算是没什么大碍?”高英杰忍不住说,如果当不了游骑兵他觉得自己干脆死了算了!

“当然!总比心里黑暗得想要毁灭世界的要好。”

“……”无言以对。

不过乔一帆对方士谦的信心莫名更足了,他觉得方士谦既然连想要要毁灭世界的人都能拉回来,那治好高英杰的‘小毛病’一定没问题!

 

高英杰忽然问道:“这么说,屋子里的画全是前辈画的?”

方士谦:“是的。我通常给每个病人治病前画一幅,治疗结束后画一幅,会很有成就感。”

“哇!好厉害!”乔一帆赞叹。

“那个,我们在前面的走廊里看到一些画……”高英杰对那画中十字架上的人很在意,“十字架上的人是……前辈?”

“你们看到那些画了啊!”方士谦笑了一下:“没错,那副是我的自画像,我给我自己画的。”

“那其他的画是谁的?也是前辈的?”

“当然不是我的!你们觉得我有那么恐怖?”方士谦详装愤怒的样子。

“没没没有!”高英杰几乎从椅子上跳起来。

“别紧张,没有怪你们。那幅画的主人不能告诉你们,你们以后也少去看,对你们心里健康不好。小孩子还是要积极向上一些才好。”方士谦将颜料盘中的颜料调匀,然后对高英杰说:“好了,我们开始吧。”

“嗯嗯!”其实不用方士谦说,高英杰和乔一帆都对那一系列的画产生心理阴影了,根本不准备再回头去看!

那些画看完让人难受极了,何必自讨苦吃呢?

 

方士谦画得很快,一个下午就画完了。

高英杰一直一动不动的坐在椅子上,一听方士谦说完成了就忙不迭地跳起来,跑过去想看一看画。

没想到方士谦将一把将画布遮住了,“不行,只有治疗完成之后你才能看这幅画。”

 

接下来他们开始正式的治疗。

治疗包括聊天谈心和服用特殊的药物,当然最主要的还是睡觉和听音乐。

 

没错,睡觉和听音乐!

 

高英杰喝下了方士谦给他的药之后就躺在床上,闭上眼睛努力放松心情,方士谦会奏响他的狩猎笛,用特殊的音乐安抚他的精神。

 

治疗很有效果,一开始高英杰在音乐中睡着之后会连续地做噩梦,但后来噩梦渐渐消失了,他精神状况明显改善。

高英杰渐渐能够冷静地直视鲜血,最后终于有一天,他在乔一帆和方士谦的帮助下割开了一只被困住的蓝速龙的喉咙,任由鲜血喷溅自己身上。

 

“太棒了!”乔一帆激动地抱住自己的好友,“英杰,太棒了!你已经没事了!”

“是啊。”高英杰脸上露出腼腆喜悦的笑容,“我很快就能够回到游骑兵团了吧,谢谢你前辈!”

“你现在可以试一试亲自去荒野狩猎。”方士谦说,“等你回来,我就给你再画一幅画。”

“我们这就去!”高英杰和乔一帆振奋地说。

他们知道,这意味着高英杰问题已经解决了!

 

两个年轻人迫不及待地进入了荒野,回到了隐士之森挑选自己的目标。

他们没有选择轻松简单的大野猪王或者蓝速龙王,而是选择了眠鸟。

高英杰认为,从哪里跌倒,就应该从哪里爬起来。

 

然而不幸的是,他们又一次遇到了怪物乱入——飞雷龙——这便是他们叶修相遇的契机!

 

“所以你们连续遇到了两次怪物乱入?还真是不幸啊!”叶修听完后这样评价,“你应该找个灵验的地方拜一拜。”

“前辈说的是。”高英杰苦笑两声。

 

所谓怪物乱入意思是怪物入侵了其他怪物的地盘——尤其是位于同一层次生态位的怪物之间。

眠鸟虽然远逊于飞雷龙,但也称不上是飞雷龙的食物,或许飞雷龙只是过来抢地盘的?

至于高英杰上一次遇到的恐暴龙……叶修只能表示,这种走哪儿吃哪儿的饕餮从任何地方、任何时候冒出来都不奇怪,只能说遇到的人十分不走运。

 

当然,以叶修的经验来看,这种‘不走运’还有另一种解释——下一次龙潮就要到来了!

 

越来越多的龙开始聚集到王国的周围,龙兽的密度变得极大,甚至两三头龙生活在同一个区域!

在莫名的力量约束下,它们能够彼此相安无事,哪怕天敌之间也能互相容忍,积蓄力量默默等待进攻王国的那一刻!

 

叶修不知道背后驱使这些龙的幕后黑手是什么,他还远没有去追究探查这一切的力量。

就像正在默默积蓄力量的龙潮一样,叶修也在忍耐,在积累!

 

但是,无论龙潮是否正在酝酿,叶修都不打算再多管闲事,或许游骑兵团的高层早已经知道了龙潮的消息,正在做准备。

叶修回来不是为了这件事,现在更重要的是处理掉南方大陆即将爆发的狂龙之灾!

 

叶修与高英杰和乔一帆简单告别,将飞雷龙的尸体也留给他们,然后带着君莫笑走进了丛林深处消失不见。

看着他的背影,高英杰失望地说:“我还不知道这位前辈的名字呢!也不知道他长什么样,以后该怎么报答他呢?”

“像这样强大的游骑兵肯定不会籍籍无名,我们或许可以去打听一下?我记住了他的铠甲的样子。”乔一帆建议。

“你说的对!”高英杰脸上露出了憧憬的神色:“真希望我有一天也能成为这样强大的游骑兵。”

“你可以的,英杰,你可是天才。”乔一帆说。

“那只艾露猫也好厉害啊!”

“是啊,如果我们也有这样的伙伴就好了!”

“算了吧,我们现在可没有精力去培养艾露猫,也不是每个人都能像嘉世那个孙翔一样好运。”高英杰摇摇头说,“果然还是要找个地方拜一拜,去一去身上的霉气。你有什么建议吗?”

乔一帆想了想,“我们回到誓言要塞之后,不如先去游骑兵总部拜一拜大导师的雕像?或许会有用?”

高英杰认同地点头,“拜一拜大导师吗?肯定有用的,我们赶紧走吧!”

 

-----------------------------

叶修:拜我去霉气?哪儿来的迷信-_-||

游骑兵(狂热):信叶神,得永生!


评论(18)
热度(206)

© 千万别催我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