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万别催我

脑洞大到受不了就开坑的设定狂魔……没有设定撸不出文,设定总是比大纲长

【ALL叶】论如何狩猎一只叶修 31

31 高英杰的噩梦


这两位年轻的游骑兵为何在没有前辈带领的情况下出现在这种地方?

那就要从半个月前说起了!

 

荣耀王国,东部防区,隐士之森。

 

高英杰高举手中的片手剑,阳光在片手的刀刃上反射出一道明亮的线,眼睛死死等着前方,满脸都是冷汗,握刀的手都在微微颤抖。

他如临大敌仿佛正在与独角龙单挑,但事实上……在他面前的,只是一只被紧紧捆缚住的小小的蓝速龙罢了!

 

蓝速龙几乎称得上是除了大野猪之外最弱小的怪物了,任何一个经过了系统训练的游骑兵能够轻松解决一只蓝速龙。

更何况,这只蓝速龙不但被困住了四肢,就连嘴巴都被紧紧缠住了,它在地上拼命扭动却无法挣脱,如同砧板上的一条鱼。

它毫无威胁,只要将手中的刀落下,砍在它细细的脖子上,割裂它的喉管,刺穿它的气管,它就死了!

它身体会抽搐,血会流出来……

 

“啊啊啊!”高英杰惨叫一声,手中的片手‘哐当’一声落到了地上。

他大口喘息,双目紧闭用手捂住了脸,身体踉踉跄跄地倒向旁边,仿佛受到了极大的刺激。

 

“英杰!”一直在远处看着的少年担忧地跑上来扶住他,“你还好吧?”

“我、我没事……”高英杰死死按住自己颤抖的手艰难地对同伴说,垂着头喘息,“不用担心……一帆,我再试一次吧。”

“你要不要休息一下,你脸色好白。”乔一帆建议,“或者我们再换一种试试?或许蓝速龙也不行,我们去买一只羊试试怎么样?”

“我想再试试!”高英杰挣扎着弯腰去够地上的片手剑,“如果不行……”

 

“行了!不用试了!”

 

忽然一个声音插入,两个年轻人还来不及反应就见到地上那只蓝速龙身上骤然爆开一团血,它的脑袋飞了起来,被站在一旁的男人一脚踢飞。

将右手中的片手刃上的血迹擦净,将刀插回腰间的刀鞘中,忽然出现杀掉蓝速龙的男人这才转过身来看向他们,“这毛病不治好,换成什么都没用。”

 

“团团团长!”乔一帆哆哆嗦嗦地说。

“是团长。”王杰希一本正经地纠正,有一种冷幽默感,但此时无论是乔一帆还是高英杰都笑不出来。

“团长,你怎么会在这里?”乔一帆心虚地问。

“我的弟子都这样了,我不在这儿还能在哪儿?”王杰希看了一眼高英杰,眉头一皱,“看来挺严重的啊。”

“啊?啊!英杰!”乔一帆这才发现自己身上的压力越来越沉,他扭头看见身边的同伴已经脸色惨白地翻着白眼倒在他身上,似乎已经昏迷了。

 

乔一帆和王杰希将昏迷的高英杰带回了营地里,将他放在床上,然后一盆冷水泼了上去,高英杰悠悠地醒了过来。

他抹去脸上的水,正想问旁边的乔一帆发生了什么,一转头就看见了在床头双臂抱胸站着的王杰希。

 

高英杰惊恐地瞪大眼睛,“老老老师!”

“是老师。”王杰希不厌其烦地纠正,然后说:“你这样不行啊,办法都试过了,没用吗?”

高英杰沉默了一下,小声地说,“老师都知道了?”他和一帆一直偷偷地瞒着其他人,没想到还是被老师发现了吗?

“你是我的弟子,我会发现不了你的状况?”王杰希将头盔摘了下来扔到一边,一点也没有在乎它是珍贵的雌火龙套装,他在床边的椅子上坐了下来揉了揉额头,似乎有些头痛,“一开始我以为这只是小问题,想着你过段时间就想开了,没想到……唉,也是我这个老师失职了。”

“不!不关老师的事,是、是我的问题!是我做得不够好!”高英杰激动地说,眼眶微微发红身体颤抖,他低垂脑袋牙关紧咬,“我很抱歉……我真的很抱歉……”

高英杰知道自己的老师是多么伟大的人,知道老师有多么关心他。而他却只能让老师失望,连一点点小问题都克服不了……

实在是太没用了!太没用了!

 

“英杰,别怕,我没有责怪你。”王杰希看着陷入牛角尖的弟子,叹了一口气,伸手抚了抚年轻人的发顶。

高英杰是他救下的孤儿,因为天赋非常好被他收为弟子,虽然性格过于腼腆柔顺了一些,其他的没什么不好。

然而就在半个月前发生了一件意外。

 

那本来是平常的一天,高英杰与另外几游骑兵组队去狩猎眠鸟,在经验丰富的前辈带领下,这本来应该是一次轻松愉快的狩猎。

但没想到的是,他们居然遇到了怪物乱入!

 

乱入的是一头恐暴龙,最凶恶的龙之一!

它毫无征兆地从密林冲了出来,张开血盆大口,一口将他们的狩猎目标眠鸟咬在了嘴里吃进肚子,然后开始疯狂地攻击几位游骑兵!

 

高英杰记得当年在誓言要塞培训时教官曾说过,恐暴龙绝不会放弃食物,它会一直、永远地追逐下去,直到食物被它吃掉或者它精疲力竭!

 

他从未直面过这种等级的怪物!

这也是他有史以来第一次如此接近死亡!

 

几位前辈拖着他往前拼命奔跑,他们努力往树木茂密的狭小地形钻,听到身后不断传来树木折断的声音,恐暴龙在他们身后紧追不舍。

他们拼命跑,拼命跑……甚至连跑回营地求救的时间都没有!

 

高英杰是所有人当中年龄最小的,实力最弱的,很快就落到了最后面。

他感受到追逐他们的恐暴龙逐渐逼近的脚步声,以及它的脚步令大地的震颤,它喷出气几乎呵到了他身上,口中的恶臭的涎水滴到了他的头顶!

 

高英杰已经记不清当时具体发生了什么——他被人推开了,有个人压在了他的身上,那个人没了……又有一个人拉开他,这个人也没了……

 

最后,一个东西从天上掉了下来,高英杰接住。

那是被活活咬断半截人躯,某种温热的液体喷溅到他的身上,满头满脸。

他大脑一片空白,抬手摸了把脸,才后知后觉地意识到那是什么……

 

是血!

那是血啊啊啊!

 

血黏在他的脸上、脖子上、胸膛上,顺着他的身体、铠甲往下流淌。

它流过的的地方仿佛烧灼了起来,高英杰眼前的世界天旋地转一片通红的色彩……

他彻底崩溃了!

抱着摔在身上的半截前辈的躯体,口中发出歇斯底里的尖叫!

 

“啊啊啊啊啊——”

 

收到艾露猫求救的王杰希赶到时,看到的就是这个情形。

他的弟子抱着战友被吃剩下的半截身体,在恐暴龙的血盆大口下崩溃地尖叫。

哪怕他及时赶到救下了高英杰,那支四人狩猎小队也只剩下高英杰一个幸存者……

 

这是一场灾难,此后,高英杰就陷入了很长一段时间的消沉。

 

王杰希能理解高英杰的心情,因为他也曾经历过类似的事情。

刻骨铭心!

他当年消沉痛苦了很长时间。也曾一度整宿整宿地做噩梦睡不着觉!眼前出现幻觉他分辨不清虚幻与现实!

或许一辈子王杰希都忘不掉当时的场景,记忆只是在脑海中掠过,就能让他痛苦得全身痉挛。

但后来他挺过来了——王杰希不把那叫做浴火重生,他更像是从地狱中爬了上来的一具恶鬼!

但无论如何,他确实做到了。

 

王杰希希望弟子也能挺过来,但高英杰的问题似乎越来越严重了……

一开始他在战斗中发愣恍惚,后来变成完全不能参与战斗,现在似乎连做出攻击都做不到了。

高英杰和乔一帆一直试图隐瞒他的情况,但王杰希对高英杰投入了那么多关注,他怎么可能不知道呢?

 

王杰希对高英杰充满了怜惜——他看自己年轻的弟子,就像在看年轻时的自己。

他说:“走吧,我带你去见一个人,或许能够帮你。”

或许他一辈子无法摆脱自己的梦魇与仇恨,至少让他的弟子得到救赎!

 

他们用闪光弹从天上炸下来了几头晕乎乎的翼龙,抓着这几只可怜的翼龙作为临时的交通工具,飞回了微草的总部临山城。

临山城位于王国的最东部,是大扩张后才新建的城市,位于第三座高墙之外、近些年新建的东墙以内。

王杰希带领高英杰和被高英杰一起拉过来的乔一帆两个人从临山城快马加鞭赶到了游骑兵的总部,誓言要塞。

 

誓言要塞随着游骑兵势力的增强和扩张,也扩建了数次,是游骑兵一手遮天的大本营,无论是王国贵族还是商会的势力都无法在这座为战争而建造的庞大要塞中发展。

誓言要塞,已经彻底变成了一个国中之国!

这里完完全全属于游骑兵!

 

高英杰和乔一帆对誓言要塞非常熟悉,他们是在这里认识彼此,在这里度过了整整十年的训练生活。

他们在这里学习成长,在这里于大导师的塑像下宣誓,然后被授予他们最初的武器,成为了一名真正的游骑兵!

没有任何一位游骑兵能够忘记曾经在誓言要塞的生活,这里是游骑兵的圣地,他们的‘故乡’!

 

王杰希将他们带到了誓言要塞一个偏僻的屋子前,他没有靠近屋子,只是遥遥指着屋子的房门对他们说:“那个人就住在哪里,他一定在。你们过去告诉他你们的来意就行,他会帮你们。”

说完,王杰希转身就走,仿佛在这里多带上一刻都无法忍受。

 

两位年轻人对王杰希的态度感到有些茫然,但还是照办了。

屋子的主人热情的迎接了他们。

 

“我是方士谦。”那人说。

他脸上的笑容非常灿烂,虽然面孔十分年轻,但他看着高英杰和乔一帆的眼神却带着长辈的慈爱与宽容。

 

高英杰和乔一帆见到方士谦都有些兴奋。

他们知道方士谦——一位微草非常古老的前辈干部,曾号称是全世界最好的支援与治疗!

不过很多年前,在他们成为游骑兵之前,甚至在他们出生之前,这位游骑兵前辈就彻底隐退了。

 

他们将来意告诉方士谦,方士谦果然答应帮助他们。

 

“王杰希那家伙没来吗?到门口了也不来见见老朋友?”方士谦问。

“老师带过我们过来后就走了。”高英杰老老实实地说。

“哼,果然如此。这里会让他记起某些令他痛不欲生的回忆,他大概一辈子都不想回到这里吧,那个胆小鬼。”方士谦嗤笑。

“才不是!”高英杰有些不高兴了。

“呦!小鬼,还挺护着你老师的嘛!不过你可别把他当成什么圣人。”方士谦笑眯眯地说。

 

高英杰和乔一帆非常尊敬王杰希,对方士谦的话有些不满,但方士谦也是他们的前辈,所以他们不满也只能憋着——这是大佬之间的战争,他们小虾米可参合不了。

 

“你的毛病是怕血。”方士谦挠挠头,“你知道自己问题出在哪里吗?”

“我、我……”高英杰呼吸急促了起来,他目光闪烁,面色惨白,身上飞快地起了一身的冷汗。

“好了好了,别想了!”方士谦急忙打断他,“放松一点。”

 

他拿出一个狩猎笛,放在嘴边轻轻吹了起来。

明明只有简单的四个按孔,狩猎笛却在他高超的演奏技巧下奏出了一曲舒缓动人的歌。

高英杰渐渐被安抚下来。

 

“我大概看出来了,这事儿急也没用,不能硬来。”方士谦放下狩猎笛笑道:“你们师徒俩也真是有意思,一个个出了问题都跑我这来,我都退休了还给你们当心理医生。”

高英杰和乔一帆恭敬认真地说:“多谢前辈!”

“不用这么多礼。”方士谦伸了个懒腰站起身,“你们就在院子里和屋里随便逛逛,我去拿一些东西,很快回来。”说完他就走进了一间屋子。

 

方士谦不在,高英杰和乔一帆有些拘束地在房子里看了看,也不敢随意走动。

但很快,他们就被屋内墙壁上挂着的画吸引了注意。


------------------------------

雌火龙是绿色的……雌火龙素材做的头盔,emmm

王杰希:为什么我要用这种帽子???


评论(22)
热度(174)

© 千万别催我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