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万别催我

脑洞大到受不了就开坑的设定狂魔……没有设定撸不出文,设定总是比大纲长

【ALL叶】逃杀游戏-第一局

#大逃杀paro,参考黎明杀机和第五人格等游戏,但只是参考

#相信我,这是一点也不恐怖的恐怖游戏,游戏宗旨就花式是追修修

#这款游戏又叫做“情敌挂死,修修留下!”“你跑跑跑,我追追追!”“追到我就把你嘿嘿嘿!”

#一万两千多字的大章一次性放上来了,我真是良心写手,难道不多给一些小红心小蓝手,评论也是多多益善啊!

 

第一局  START


叶修站在荒凉的,弥漫着浓雾的废墟中,举目四望。

 

周围没有一个人影,唯有一只乌鸦站在半坍塌的墙头,一眨不眨地看着他。

 

他在睡梦中来到这个地方,莫名的声音告诉他,他应该干什么。

 

这是夜幕中充满杀机的游戏。

 

包括他在内,一共四个人,还有一个‘鬼’。

 

人要在废墟中解开五个解码机得到完整的密码,再找到大门,用密码打开大门逃生。

 

而鬼,杀人!

 

叶修不知道鬼是什么样子,也不知道它会怎么杀人。

 

他也不知道这究竟是一个格外真的的噩梦,还是一个真实的诡异的游戏,如果游戏输了他是不是会真的死亡……他不敢赌!

 

他捏了自己一下,很痛,顿时在夜风中打了个激灵。

 

现在他需要找到密码机,躲避鬼的搜索,最好还能找到另外三个同伴。

 

叶修深吸一口气,强迫自己在恐慌与迷茫中镇定下来。

 

他对自己说,这只是个游戏而已。

 

而他,最擅长游戏了!

 

一定可以赢的!

 

废墟中到处长满了高草,叶修发现只要自己蹲下或者趴下,大部分身体都可以隐蔽在草丛里。他看了看身上干净的睡袍睡裤,犹豫一下后趴在地上,一点一点向废墟内爬去。

 

他的心嘭嘭跳,心思却敏锐,一边爬一边左顾右盼观察周围的环境。

 

他看到许多搁在墙上的板子,看到几盏不知道为什么依然通电亮着的昏黄路灯,在浓雾遮蔽的远方他还隐约看到了房子的影子。

 

叶修不是很敢靠近房子,因为房子意味着醒目,醒目意味着危险。他宁愿在夜风里吹,趴在地上爬,将身体弄得脏兮兮的,也要将自己隐藏在丝毫不起眼的草丛里。

 

至少在情况明朗获得更多情报之前时是如此。

 

他感觉自己一点一点爬了大概有五分钟,终于看到一些不一样的东西。

 

那是一个靠在一个墙壁边上的机器。

 

莫非是解码机?

 

叶修眼睛一亮,赶紧蹭过去,但是到了近处他才发现不对。

 

那根本不是什么密码机,那是一个高高的铁架子,在架子的顶部垂下来一根弯弯的钩子,叶修一看到那根钩子就感到心中隐隐发凉,仿佛看到了天敌一样。

 

叶修看到那根钩子上、架子上、地面上,满是不明的暗红色痕迹。

 

他不愿意去深思那些痕迹究竟是什么,但直觉已经告诉他了——那是经年累月留下的一层又一层的血迹!

 

莫非,鬼就是靠这个杀人?


这该有多少血?死了多少人?

 

叶修头皮发麻,身体发凉开始颤栗,喘息也粗重起来。

 

他盯着那根恐怖的钩子看了许久,才转身爬走。

 

他心想,既然有钩子在这里,没准鬼就在附近?就算不在附近没准会回来看一眼吧!赶紧离开!

 

叶修不知道自己爬了多久,感觉自己的膝盖和手肘都开始火辣辣地痛了起来,他再次遇到了不同的东西。

 

哦,这次不是东西了。

 

是人!


那个人和他一样趴在地上,撅着屁股挪动。

 

叶修眼睛一亮,飞快地摆动手脚,像一只一弓一弓的虫子似地蹭了过去,在那人身后轻轻叫了一声,“喂!”

 

那人飞快的扭头,脸上的表情惊恐到扭曲,他张开嘴似乎想要尖叫,结果却被他自己一把手捂住了嘴,尖叫憋在了喉咙里。

 

他呼哧呼哧地摊在地上喘了好半天气,才迷茫地看着叶修,问:“老叶?你……你怎么会在这里?吓死我了!”

 

叶修凝视着他。

 

“我也想问你这个问题,少天。”

 

在这个诡异的恐怖游戏中,叶修遇到了他的好朋友,黄少天。

 

当然,现在不只是好朋友了。

 

还可以称之为难友……或者以后还可以称之为死友?

 

总之,与队友相遇是喜悦的。

 

接下来他们顺理成章地交换了情报。

 

黄少天和叶修一样搞不清状况,两个人知道的都差不多。他也见到了那个恐怖的钩子——叶修由此猜测钩子或许不是唯一的,而是有很多分布在各处。

 

但是黄少天还带来了一个好消息。

 

他找到了一台解码机!

 

黄少天指给他看,在远离这一片坍塌的废墟外面,在两颗树、几块大石头和一堆乱七八糟的箱子旁边,有一台巨大的机器。

 

怎么知道那是解码机?

 

很简单,它上面印着‘解码机’三个字,实在是贴心极了。

 

他们对视一眼,犹豫要不要过去。

 

那台密码机的位置可不是现在这个遮蔽物众多的废墟,那里除了几棵树和一个箱子,周围一片空旷,连草都没长几颗,去那里解码基本上就是将自己暴露在外了。

 

两个人愁眉苦脸,一筹莫展。

 

最后,还是叶修下定了决心。

 

去解码!

 

这个游戏不是说躲就能赢,躲得了初一躲不了十五,逃生的唯一希望就是解五台密码机,趁现在四周风平浪静不去解码更待何时?


叶修率先站了起来,向解码机跑去。

 

解码与想象中不同,并不复杂,他需要的只是按照指示重复地将一张接着一张吐出来的纸上面的数字输入。这是一个需要时间和细致的活,只要输错一次,一整张纸上的数字就都失效了要重新来过。

 

叶修不知道有多少张纸,要输入多少数字,但他手速很快,性格也细致耐心,进度很不错。

 

黄少天在另一侧干着同样的事情。

 

解码机四四方方,一共有四个输入的键盘,显然是可以四个人同时工作,叶修猜测,人越多进度应该会越快。

 

解码机发出嘀嘀的声响,雪白的纸一张接一张源源不断地吐出来,叶修感觉自己身上出了一身的汗,自己的心跳简直像在打鼓一样。

 

就在这时,他听到远处传来一连串乌鸦的叫声。

 

随后,一声惨叫划破夜空!


叶修和黄少天手一抖,两个人手上的纸同时报废。

 

这个时候哪怕是他们也维持不住自己稳定的引以为傲的双手了,叶修这时才发现自己手抖得厉害。

 

死亡,果然是人类最大的恐惧!

 

“老、老叶,那边……那个……我们该怎么办?”黄少天牙齿打颤地说。

 

叶修吞吞口水,犹豫了一下,咬牙道:“你继续解码,我去看一看!”

 

黄少天一惊,一把拉住他,急道:“老叶!别、 别……”他颤抖着,没说出来。

 

叶修知道他是想说,别去找死。

 

但叶修依旧决定过去!


他忽然看到黄少天的眼神,简直像黑夜里两颗明亮的星辰,非常诚挚和依赖,哀求与不安的神色让叶修心一阵发软,里面某种更深沉的感情如同溢满的水一样流露出来,将他的心淹了一角。

 

黄少天张开嘴,叶修知道一会儿肯定会从他嘴里吐出长篇大论,核心思想是让他不要去冒险……但叶修不想听,他用手捂住了黄少天的嘴。

 

毕竟好不容易鼓起勇气啊!

 

他别开脸,不让黄少天看到自己脸上的恐惧,狠狠抱了他一下。

 

黄少天的身躯非常暖和,叶修感觉自己像是从中汲取了某种力量,忽然坚强起来。

 

“你在这里好好解码,有什么情况就多会废墟里面去。解完码就往另一边去,找其他解码机,知道了吗?”叶修叮嘱。

 

黄少天没有再说话,紧紧抓着他的手臂,身体有些打颤。

 

叶修拍拍他的肩,深吸一口气给自己做好心理建设,转身向惨叫传来的方向跑去。

 

过了约五两三分钟,叶修这个宅男已经跑得气喘吁吁,他终于来到了一栋建筑前方。

 

这是一栋高大的建筑,有尖尖的顶、圆形的拱门、以及同样高大的窗户,灰白的墙壁落满灰尘,角落里生长着苔藓。

 

叶修看了许久才发现,那似乎是一座废弃的教堂。

 

他有些疑惑,因为教堂应该是神圣的地方,为什么会与‘鬼’产生关系?

 

他猫在草丛里,小心翼翼地围着教堂转了一圈,小心的注意周围的动静。他没有找到什么与众不同的东西,之前那声惨叫过后也没有再听到什么声音。

 

其实,叶修冒着危险过来是有原因的,他在遇到黄少天的时候就已经有某种预感。

 

他怀疑,这个游戏里的三个人类同伴,或许全都是他认识的人!

 

他害怕里面会有对他而言很重要的人,他害怕他们进入这个死亡游戏,害怕他们遇到危险,在他不知道的情况下鬼杀死……

 

还是那句话,在这个死亡的恐怖游戏中,他不敢赌!

 

叶修又耐心等待了一会儿,确认周围没有动静了才小心地走到教堂旁边,趴在窗台上往里面看。

 

虽然光线昏暗,但他还是看清楚了教堂内部的景象。

 

里面没什么特别的,没有鬼或者怪物,也没有人,看上去就是一个普通的废弃的教堂。

 

教堂里面空间宽阔,摆着一排排的椅子,人们礼拜的时候就坐在椅子上,十字架与耶稣的雕像已经坍塌破碎,在教堂中心铺着一条脏兮兮的红毯,一直穿过大门向远方延伸。

 

他从门口走了进去,在教堂绕了一圈,然后从教堂出来,他在教堂的另一面的外侧墙壁旁边看到一台解码机,解码机旁边就放着一架钩子。

 

在教堂后面不远处还有一片废墟,叶修在解码和离开之间犹豫了一下,转身走进了废墟。

 

废墟很荒凉,他在里面无头苍蝇一样转了几圈,把自己给转晕了,期间他又看到了一个血淋淋的带勾的架子,他远远地离开了那个地方。

 

当叶修又转过一个拐角的时候,一只手忽然从黑暗中伸了出来,一把抓住了他的脚踝……

 

“啊!”叶修全身一个激灵,整个人都蹦了起来。

 

在这种未知的危险的环境中,本来他就全身戒备每根神经都绷紧了,被着突如其来的一只手抓住,其中的恐怖可想而知,吓得他差点叫出来。

 

好在理智和强大的求生欲让他控制住了自己,扭头看过去。

 

在一面倒塌倾斜的墙壁下形成的隐蔽空间里,趴着一个人,正在冲他招手。

 

似乎,应该,或许……是活人?

 

队友!是队友啊!

 

叶修大大地松了一口气,弯腰爬了进去,挤在那个人身边,两个人在这个狭小的空间里挤着并不舒适,但他们都感觉很安心。

 

这时他才看到那个人的长相,叶修心情非常复杂。

 

先是心里不安地咯噔一下,同时也有松一口气的轻松……

 

果然,又是他认识的人!

 

不安的理由已经说过。

 

轻松是因为大家互相认识,这让他们之间天然就带着信任与情谊,让人心里有所慰藉和依赖。

 

“张新杰,怎么回事?”他压低声音。

 

“叶……咳咳……叶修?”张新杰很惊讶。

 

张新杰说话声音很虚弱,叶修没有回答他的问题,转而焦急地上上下下地打量他,急问:“你受伤了?之前是你吗?”

 

那声惨叫很凄厉,叶修听不出来是不是张新杰的声音。

 

张新杰似乎有些羞愧,无声地摇了摇头,又点点头,轻声道,“放心,我没受伤,就是身上很痛,提不起劲……”

 

叶修打量了他一下,他和叶修一样穿着睡衣,但身上没有看到血迹和伤口,不过,没有受伤怎么会身体痛?

 

“你遇到鬼了?是它伤的你吗?怎么回事?”

 

张新杰将自己的遭遇娓娓道来。

 

他和叶修一样,莫名出现在这里,迫不得已参与这个恐怖游戏。他也小心谨慎,探明了情况后就去找解码机——正是教堂外的那一台。

 

但是他没有叶修幸运,没有找到同伴,在解码的时候还被鬼看到了!

 

“鬼是什么样的?”叶修问。

 

“不是想象中的那种鬼……”张新杰半闭着眼,脸上还有一些恐惧,“与其说鬼,不如说是一个怪物一样的人!他身材与普通人差不多,但奔跑和移动速度非常快。他脸上带着白色的面具,身上穿着带着血渍的黑披风,从来不出声,走路也没有声音……他的右手拿着一把镰刀,左手是一只骷髅手臂……。”

 

可以说描述得很细致了,叶修大致在脑海中勾勒出了鬼的形象。

 

与想象中那种无解的、虚无缥缈的鬼并不一样。

 

“没准他只是是个人假扮的?如果是这样,我们四个人或许可以制服他?我们把架子拆了,用上面的钩子作为武器……”

 

“不行!不可能的!”张新杰打断他,“做不到,我试过了。我冲他扔了石头,用拳头打他,他身体就虚化了,所有攻击都不能落到他身上。”

 

“虚化?”叶修一愣。

 

还真是鬼?

 

“更何况,他力大无穷,一只手就能将我轻轻松松的举起来,那不是正常人我们根本不可能打得过他!”张新杰飞快的说,他喘了一口气,意识到自己太激动,平静了一下心情让自己恢复镇定,才继续道:“我们只能逃跑,不过好消息是他不能穿墙,拐弯的速度也很慢,我们在废墟里面依靠地形可以摆脱他,我就是靠这个才逃命的。”

 

“逃杀游戏……”叶修低语。

 

他也玩过这种类型的逃杀游戏,很刺激很好玩,但亲身参与,才发现它的恐怖与残忍!

 

“我逃跑的途中被他追到一次,他用那把镰刀砍了我一下,我就变成现在这样了。”张新杰苦笑,“我身体没有受到伤害,但是感觉很疼,变得虚弱。我觉得我只能承受这一刀,如果再中一刀的话,我没准就要挂了。”

 

消息不算好,但其实也不算太坏。

 

至少鬼不是‘一刀斩’,他们有一次中刀的机会,这一点可以灵活运用。

 

例如张新杰如果再中刀就要翘辫子,叶修没有中刀,紧急情况下他可以为他挡刀。

 

当然,以上只是叶修用自己多年玩游戏的思维推测的,并不一定可靠……

 

张新杰或许是因为身上很疼,叶修听到他在不停地吸气,显然在拼命忍耐痛苦,但他休息了一会就说,“走吧,我们去看看解码机的情况,也不知道现在解了几个了……”

 

叶修忽然想到,他还没告诉张新杰黄少天的事,“对了,我之前遇到黄少天了,他现在应该在解码或者用已经解好一个了。剩下一个人如果顺利的话应该也解了一个,还差三个。”

 

“黄少天?”张新杰有些惊讶,扬了扬眉,很快面上又变得一片沉重。

 

显然他与叶修想到一块去了——怎么都是认识的人?

 

这个游戏,究竟是按照什么规则挑选玩家的?

 

他们爬出安全的“避难所”,缓缓向外摸去。

 

周围很安静,张新杰和叶修都没有看到鬼的影子,他们来到解码机旁边开始解码,两个职业游戏选手,输密码的速度不要更快!


过了约五分钟,叶修将手上的纸输入完毕,往下一摸,没有摸到下一张纸。他愣了一下,忽然意识到这是解码完毕了?

 

等旁边的张新杰也输入完毕,解码机忽然轰鸣两声,咔哒一声弹开了,露出一行白色的数字。

 

数字不长,四位数,叶修和张新杰都将它牢牢记住,这是他们逃生的钥匙!

 

呃,是钥匙之一……

 

但是还没等他们开心,意料之外的情况发生了!

 

之间解码机上头忽然亮起了一个大大的灯泡,与周围路灯半死不活的光亮不同,它明亮刺眼,在夜里简直不能更醒目!

 

叶修和张新杰心一凉,都飞快地意识到,这是在告诉鬼这里有人!

 

他们撒腿就跑,往地形复杂的废墟跑,还没跑到废墟,一直蒙头跑路的叶修忽然被张新杰狠狠拉住了,他听见张新杰恐慌的声音:“这边!”

 

叶修被他拉转了一个方向,跌跌撞撞地继续跑,他忍不住回头看了一眼,顿时吓得出了一身冷汗。

 

一个漆黑高挑的身影正飞快地靠近他们,无声无息,简直像在漂浮一样,他手上正是那把催命的镰刀!


鬼!


在这种危机时刻,叶修的宅男身体也被生生压榨出了潜力,速度骤然拔高了一截,居然跟上了张新杰的速度。

 

他们来到废墟前,在一面墙壁前,张新杰推了叶修一把,“你爬窗,他翻墙的速度很慢!”

 

叶修被张新杰用力推到窗前,张新杰甚至还在背后托了他一把,叶修还没明白怎么回事就已经趴在了窗沿上,只能慢吞吞地、艰难地、像乌龟翻身一样地翻过窗户。

 

他心里苦涩地想,我爬窗也不快啊!

 

张新杰没有跟着他爬窗,而是往旁边绕了一圈,叶修刚刚翻过去,站在墙对面,鬼已经追到了跟前。

 

他清楚看到鬼脸上什么花纹也没有的白面具,面具上黑洞洞仿佛虚无的眼睛,还闻道有扑鼻而来的血腥味……

 

叶修踉跄地后退两步,有些腿软,慌张地远离了窗口,往另一个方向跑去。

 

鬼站在窗前没有动,静静地看着他,过了一会儿,他转头看向同样在逃跑的张新杰,歪了歪头,似乎在做抉择。

 

是追叶修?还是追张新杰?或许是因为不想爬窗,鬼最终往张新杰的方向追去。

 

叶修扶着墙大口喘气,一边庆幸自己逃过一劫,一边为张新杰感到担忧。张新杰已经挨过一刀了,如果再被追上了,会……会死吗?

 

他的心揪了起来,荒凉的风吹过,身体一片冰凉。

 

他完全可以跑掉,反正鬼追张新杰去了,他会很安全,但叶修完全挪不开脚步。

 

他做不到就这样自顾自跑掉。

 

毕竟是认识的,关系也挺好的人啊!


怎么可能就这样眼睁睁看着他陷入危险呢?没准……没准他会死掉!


叶修不知道如果遇到的队友是陌生人,他还会不会这样勇敢无私,但这一次他是真的豁出去了。

 

他用手揉了揉已经开始发酸的双腿,深吸一口气给自己做好心理建设,然后向张新杰跑走的方向追了过去。

 

他做好了他们已经跑了很远的准备,但没过一会儿,前方传来了凌乱的脚步,叶修急忙迎了上去,看见张新杰跌跌撞撞地跑过来,在途经一个拐角的时候还狠狠将搁在一旁的厚木板放了下来,挡住了鬼的脚步。

 

张新杰看见叶修,脸上露出极度惊恐的神色,隐约还有一些愤怒,叶修一时分辨不出来那究竟是什么复杂的情绪。

 

“你干嘛回来?你快跑啊!”

 

张新杰说,将叶修往旁边一个拐角一推,“你往那边跑,我引开他!你跑就是了。”

 

“我来引。”叶修说。

 

但张新杰没有理他,转头就往另一个方向跑。

 

叶修很紧张,心里打鼓,看着鬼飞快地靠近,他紧紧盯着那柄巨大的镰刀,在心里计算,十米……七米……五米……

 

他想好了,等鬼靠近到三米,他就跑!

 

这么近的距离鬼肯定会来追他的,可能会中上一刀,但没关系,他已经想好之后该怎么逃跑了,那边有窗户,再拐过去有板子……

 

等鬼几乎近在眼前了,叶修按照计划一样转头就跑,但跑了几步他忽然感觉到不对。

 

他回头一看,发现鬼完全没有理他,无视了他这个人一样径自越过他离开了。

 

叶修愣住了,又气又急。

 

我从你旁边过去,这么近的距离,你不抓我?

 

你怎么能不抓我!

 

实力眼瞎?


看着鬼头也不回地掠过他向张新杰追去,叶修内心复杂极了。

 

鬼和张新杰速度很快,在地形复杂的废墟中绕来绕去,眨眼就没影了,叶修这个身娇体弱的宅男根本追不上,独自一个人孤零零站在夜风中。

 

他害怕张新杰出事,但又找不到他,一时间有些茫然,只能在废墟里绕来绕去,最后不知怎么地回到了与黄少天相遇的地方。

 

那台解码机已经解开了,亮着大大的灯泡,黄少天不见人影。

 

他往另一个方向探索,或许是因为已经遇到了鬼,他对这里的恐惧降低了一些,与鬼两次近距离接触后叶修抵抗力大大加强了,在废墟中行走也不像一开始那样怂怂的。

 

所以说未知令人害怕,当鬼的真面目露出来,虽然同样很可怕,但叶修没有了一开始的那种不安,顶多是戒备。

 

在废墟的另一边,叶修来到了一片非常大的墓园,密密麻麻的墓碑一直排列到视线的尽头。

 

叶修在墓碑中穿行,墓碑上全是他不认识的名字,其中一些明显年代很久了,已经开始倒塌破碎,乌鸦停在上面,歪着脑袋好奇地打量他。

 

又漫无目的地走一会儿,他听到了解码机发出的动静,滴滴答答,他欣喜地跑了过去,看见在几块墓碑中间有一个解码机,两个人在旁边埋头工作。

 

“你们都在这里啊!少天!”

 

黄少天抬起头看到叶修,立刻抛下手中的纸直接扑了过来,“老叶!你没事!太好了,真是太好了!你怎么这么鲁莽,自己一个人跑走,都不等我一下!你以为我很胆小吗!我明明可以和你一去,你别把我当做胆小鬼……”

 

叶修连忙捂住他的嘴:“好了,少天,冷静冷静!”

 

黄少天意识到现在是什么情况,乖乖地闭嘴了,却依旧蹭在叶修身边不愿意离开。

 

“叶修。”解码机前的另一个人,他们最后一个队友,冲叶修点点头。

 

“你好啊,江波涛,虽然并不是很高兴在这里见到你。”叶修打招呼。

 

江波涛笑了笑,知道叶修的话里的意思,他也说,“我也不高兴在这里见到你。”

 

“什么啊,我很高兴啊,江波涛你什么意思?”黄少天嘀咕,被叶修胳膊肘顶了一下,住嘴了。

 

叶修和江波涛对视一眼,笑了一下,也没有解释,也没什么心思抒发感情或者叙旧,都来到解码机跟前开始解码。

 

等解完码,他们在远处找了一个角落蹲下来躲着,这才开始交换情报。

 

叶修将他遇到张新杰和鬼的事情说了一遍,说道张新杰被砍了一刀还将鬼引走的时候,面上一片愁容。

 

江波涛安慰他,“放心吧,张副队既然这样做,或许是有把握,他已经躲过了一次,应该也能躲过第二次的。”

 

叶修叹道:“但愿吧。”

 

但叶修就怕张新杰不是有把握,而是打着自我牺牲的念头……

 

随后他们将密码交换了一下,江波涛和黄少天各自解开一个,叶修和张新杰一起解开一个,他们三人一起解开一个。

 

已经四个了,还差最后一个。

 

因为不确定张新杰有没有空继续解码,他们决定接着去找最后一个解码机,这样他们每个人手里都有五组密码,只要找到大门就可以离开了。

 

最后一个解码机并不难找,在一座废弃的仓库前找到了。

 

更令人惊喜的是,他们似乎还看到了大门!

 

那是一座非常高大的钢铁大门,离解码机有近百米,几盏亮堂堂的大灯将它照的光彩夺目,叶修发誓他简直没有见过那么漂亮、这么吸引他的一扇门。

 

虽然没有过去看,但三个人一眼就认定,那就是逃生的大门!

 

“快快快!解码解码!”黄少天兴奋地说,和江波涛一起迫不及待地要拿到逃生的最后一个钥匙。

 

叶修也心不在焉地解码,虽然他没有出错,但心思全在生死不明的张新杰身上……

 

但这一次,他们似乎没有之前顺利的运气。

 

正在解码的江波涛忽然惊呼一声,“鬼?”

 

叶修一惊,抬头看去,就看见熟悉的黑影飞快地飘了过来。

 

他面色惨白,“跑!”

 

三个人一哄而散。

 

鬼看着他们三个人,似乎将三个人都挨个打量了一遍,好好地挑选了一下,最后不知道为什么,朝着黄少天跑去了。

 

叶修见状,怕黄少天不知道怎么对付鬼,也跟了过去,他学张新杰一样将黄少天推到仓库的窗户前让他翻窗跑进仓库里躲着,自己却停在了鬼的跟前。

 

这一次,有些瞎的鬼终于看到叶修了,向他飘过来,叶修扭头往黄少天和江波涛不同的方向跑,脚下生风,简直不敢想象自己能跑这么快!


他在废墟里绕了两圈,很快就跑不动了,他之前拼命跑彻底透支了他的体力,如今气喘如牛,双腿重得像灌了铅,这一刻叶修从未如此后悔自己没有好好锻炼身体。

 

不行!不能再这样下去,会被抓住的!

 

他意识到这一点,有些焦急地四处打量地形,想要找一个甩掉鬼的办法。

 

翻墙什么的不用想了,也没有找到板子和窗户……似乎只能躲起来。

 

他看到一个地方,一个T字形的断墙,心中有了一个主意。

 

他没什么把握,但值得一赌!

 

在鬼没有来得及拐过来的时候,他没有继续往前跑,而是绕着墙反跑了一圈,在反向的墙角蹲下,假装自己是蘑菇。

 

鬼靠近了。

 

叶修吓得小心翼翼地缩在墙角,拼命憋住自己的喘气努力不发出声音,心跳却像鼓一样响亮,他甚至开始担心自己的心跳会不会被鬼听到。

 

这里根本没有什么地方可以躲藏,他只能祈祷鬼不会绕着这面墙到处找他,不然他多都没地方躲,如果鬼转头只要一转头就能看到他。

 

鬼如果发现他了,叶修只能继续逃跑,但是叶修对自己的废材的速度和体力很有自知之明,他现在已经很累了……

 

没过一会儿,他看到鬼沾满血渍的黑色披风一角从拐角处飘过来。


他知道鬼过来了,正在找他。

 

叶修心跳如鼓,不停地默念,不要看过来,千万不要看过来!

 

鬼从旁边走过来了。

 

鬼……鬼目不斜视地走过了!

 

叶修目送他悠悠地径直往前走,最终消失在黑暗里,瘫倒在地,满心是绝处逢生的喜悦,庆幸极了。

 

原来,这只鬼这么耿直的吗?!

 

可是张新杰明明说鬼很难缠的啊?

 

叶修有些搞不明白究竟是他躲藏能力MAX,还是因为鬼真的很单纯。

 

无论如何,他又逃过一劫。

 

叶修休息了一会儿,兴高采烈地回到解码机处,黄少天和江波涛还没有回来,他就独自一个人继续解码。

 

过了两分钟,解码机咔哒一声打开,他们获得了最后一组密码!


看到解码机亮起的灯,黄少天和江波涛很快跑了回来,黄少天一把将叶修抱住,叶修发现他居然在哆嗦,脸上湿乎乎的一片,不知道他是哭了还是其他什么原因。

 

“吓死我了,吓死我了……”

 

他不停地说,不停地重复,似乎已经不出说别的了。

 

叶修安慰他,“不怕,我帮你引开他了,鬼已经走了。”

 

黄少天没理他,抱着不撒手——叶修根本没理解他的意思。

 

江波涛看了看解码机上的密码,默记下来,向大门走去,“我去开大门。”

 

叶修一边安慰黄少天,一边心想,张新杰现在怎么样了?

 

他逃走了吗?还是被鬼抓住了?他知道大门开了吗?

 

就在这时,刚刚向大门走过去的江波涛突然慌慌张张地跑回来了,他喊到:“快跑!鬼就在门口!”

 

叶修看见他身后追过来的黑影,愣了一下,这鬼这么狡猾?

 

黄少天反应很快,扭身扯着叶修就跑,叶修已经跑不动,几乎是被他拖着往前跑。

 

鬼追着江波涛跑走了,进了废墟,黄少天带着叶修也在废墟里转了一圈,最后滑头滑脑地回到了大门口。

 

“我觉得,鬼肯定不会想到我们会回……”

 

话音未落,黄少天眼睛瞪大。

 

“窝草!跑跑跑!”

 

叶修根本没看清什么情况,又被他拽着跑了起来,不过大致猜到了一些。

 

他晕乎乎地想,这鬼知道守门,也不傻啊。

 

就是眼瞎。

 

鬼追了过来,黄少天带着叶修慌不择路地到处窜,叶修觉得他们其实就是在绕圈子,因为大门的灯光一直可以看得到……

 

随后,他们居然与另外两个人在废墟里相遇了!

 

迎头撞上,四个人都愣住了,扶着张新杰的江波涛看到坠在叶修身后的鬼,面色一变。

 

张新杰将江波涛推开,“你跑吧,带着我两个人都跑不掉。”

 

他语气一如既往的冷静,与惊慌的三人不同,他甚至称得上是安然自若。

 

“放屁!”已经累迷糊了的叶修不知道哪里来的力气,一把揪住他,让他也跑,居然还爆了一声粗口。

 

鬼可不管他们的恩怨情仇,追到跟前扬起镰刀,一刀落下。

 

四个人立时滚作一团,居然都躲开了!

 

趁鬼一刀砍空僵在那里,四个人从地上爬起来,慌里慌张的乱跑一气,一点没有他们在游戏里面走位的潇洒。

 

叶修累懵了,跑到了一个死胡同里,转了两圈没有转出来。

 

等回过神,就看见鬼正站在唯一的出口,静静地看着他转圈……

 

叶修“啊”地惊叫一声,蹬蹬后退两步,背紧紧贴着墙努力往后靠,也看着鬼,心中绝望极了。

 

他跑不掉了!

 

这里是死胡同,跑哪里去,躲哪里去呢?

 

鬼没有动,似乎在欣赏叶修绝望的样子,过了许久,才慢条斯理地一点点飘了过来,叶修闻到鼻尖的血腥味越来越重。

 

鬼慢慢举起镰刀。

 

刀……落下!

 

当身后传来刀劈在墙壁上的声音时,叶修已经被人拉着跌跌撞撞地跑出这个死胡同,救他的是张新杰。

 

张新杰带着他往大门跑,鼻尖的血腥味一直未曾散去,鬼追得很近很近,越来越近……

 

“我跑不动了,呼呼……新杰,你走吧……”叶修艰难地说,他鼻子、喉咙和胸腔因为疲惫和剧烈的呼吸隐隐作痛,双腿几乎没有知觉。

 

张新杰没有说话,但满脸都是倔强和坚韧。

 

门口处等候的黄少天和江波涛迎了过来,脸上的神色都很焦急。

 

叶修不明白,他们就在门口为什么不逃跑?他也搞不明白张新杰明明自己能跑,干嘛要拼命救他这个拖油瓶?

 

鬼近在眼前,叶修努力用已经发晕发痛的脑子拼命想,拼命计算,自己可以抗一刀,黄少天和江波涛可以各抗一刀……

 

他们有机会吗?有机会吗?

 

他看向大门的灯光,他们离大门依旧很远,尤其是大门前的那一片没有遮拦的空地。

 

——那简直是令人绝望的距离!

 

叶修算得出来,张新杰当然也算得出来。

 

他似乎笑了一下,然后一把推在叶修身上,将他推向跑过来的黄少天。

 

“你跑……你快跑,别回来!跑!”

 

张新杰最后已经是在声嘶力竭的嘶吼。

 

在叶修印象中,张新杰从来都是理智的,冷静的,充满条理的,哪怕是之前让江波涛自己逃跑,他都是一副游刃有余的样子。

 

叶修从未见过他如此失态的如此情绪化的模样……

 

张新杰转身,冲鬼怒吼:“来啊!来啊!”

 

大概是头一次,有人这样挑衅一只鬼!

 

其中的勇气与壮烈已经无需去阐述。

 

鬼如他所愿,视线从叶修身上移开,看向他。

 

叶修被赶过来的黄少天一把拉住,往大门方向拖,他拼命回头看,看到浓雾中鬼举起镰刀的剪影。

 

镰刀无情地落下,张新杰倒下了。

 

“不……不行!”叶修有些哽咽,挣扎着想要回去,被黄少天死死抱住。

 

“老叶,我求你了,求你了,我们赶紧走吧!求你了!”黄少天苦苦哀求,似乎同样有些歇斯底里。

 

之前在大门口输入密码的江波涛也跑过来,帮黄少天拖住叶修,将他拖到了大门口。

 

二十位的密码不长,嘀一声钢铁大门向两侧滑开,外面是未知的黑暗。

 

两个人毫不犹豫地一左一右拖着叶修,带着他往黑暗里跑,叶修意识渐渐模糊了……

 

 

 

 

“啊!”叶修猛地睁开眼睛,从床上弹坐起来。

 

他环顾四周,自己正在国家队集训的宿舍里,床头的荧光闹钟现显示现在是凌晨四点。

 

叶修大口喘气,抬手摁住自己的胸口,感觉到自己心脏正在嘭嘭地飞快跳动,某种剧烈的情绪几乎要爆炸开来。

 

他很惊慌,却不知道自己为什么惊慌,或许他做了一个噩梦?

 

现在他脑海里只有一个念头——张新杰!


他想要见他!他真的很害怕!


叶修穿上拖鞋,甚至来不及打开房间的灯和给自己披一件外套,匆匆忙忙地往张新杰的房间走去。

 

他急促地敲门,房间里一时没有动静,他心急如焚。做事一向妥帖的叶修甚至没有注意到自己半夜四点敲门会不会打扰到别人休息。

 

最终,房间的门打开了,张新杰站在黑暗里,叶修看到他,心中大石头落地,而这块石头将他的心脏狠狠撞了一下,令他胸口一闷,某种情绪如同决堤洪水一样将他淹没。

 

等他反应过来时,他正紧紧抱着张新杰,满脸都是泪水。

 

张新杰由他抱着,踌躇半晌,伸手在他背上轻轻拍了拍,什么也没说,带着叶修走进房间,坐在床沿,还给叶修披了一件外套。

 

叶修紧紧挨着他,感受到张新杰身躯传来的的热度与力量,从中汲取支撑自己情绪的能量,他感觉到了难以言喻的安全感,过了很久,他情绪才逐渐平复下来。

 

张新杰问,“还好吗?”

 

“我不知道,我只是很害怕……很担心你。”叶修觉得有些丢脸,老大的人了,居然在后辈面前哭成这样,但他根本忍不住。

 

他并不是在难过,而是很复杂的感情。

 

见到张新杰的那一瞬间,那种难以抑制的喜悦和感动像潮水一样袭来,将他淹没,那些溢满出来的感情最后变成了泪水流下来。

 

叶修低着头,抱着张新杰的手没有松,抽了抽鼻子,心想,完了!我的形象!

 

但张新杰没有笑话他,甚至多问他在担心什么,为什么会哭成这样,只是拿了抽纸递给他,然后安静地坐在他身边。

 

叶修拿纸巾用力揉了揉眼睛,很快被张新杰拦下来。

 

“不要这样揉眼睛。”他说着,用干净的纸巾一点一点帮叶修轻轻擦去脸上的泪痕。

 

叶修微微仰着头,任他动作。在以前这种略显过分亲密的举动叶修一定做不出来,但这一次他却没有任何尴尬难堪的感觉。

 

“真抱歉,这种时候把你吵醒了。”叶修将视线落在张新杰的脸上,眼神似乎涣散,又似乎非常认真。

 

“没事。”明明生活规律,张新杰对叶修的容忍度却似乎出乎意料地高。

 

“我似乎做了一个噩梦……”叶修说,“这样说似乎很丢脸,但我真的很害怕。能看到你,真好。”

 

张新杰看着他,露出一个笑容,“我也是。”

 

叶修没有深究他的‘我也是’是指什么,是指能看到叶修很好,还是……也做了一个噩梦?又或者两者都有?

 

因为他们被突然闯入的两个人打断了。

 

“老叶!你在这里!我到处找你都找不到,可真是吓死我了!”冲进来的是黄少天,他直接忽略了这个房间的主人,直接扑到叶修跟前,伸手想要抱他。

 

叶修有些嫌弃的扭身,往张新杰方向蹭了蹭,“少天?小江?你们怎么在这里?”

 

江波涛笑了笑,耸耸肩没说话。

 

黄少天支支吾吾,“那个……我做了一个噩梦……虽然并不太记得究竟梦到了什么,总之就是很恐怖很恐怖的那种……我到处找你发现你居然不在房间了,真是吓死我了!老叶,你大半夜怎么在张新杰的房间?”

 

说到最后他转而开始控诉叶修的‘失踪’,眼神怀疑地看向张新杰。

 

“有点事。”叶修没有正面回答,他不想让黄少天知道他之前抱着张新杰哭这件事——黄少天知道了,指不定会闹的多大呢?

 

他相信张新杰不会把事情传出去,于是递给坐在身边的人一个笑容,然后开始赶人,“行了,都走吧,别打扰新杰睡觉。”

 

黄少天嘀咕:“新杰?怎么成新杰了?什么时候?你们发生了什么我不知道的事情?”

 

叶修没听到一样走回自己的房间,给了黄少天和江波涛一句非常迟的“晚安”,关上房门。

 

他躺回床上,这才发现自己身上还披着张新杰的外套,他犹豫了一下,没有脱掉,直接闭上眼睛睡觉,心想迷迷糊糊地想,明天再还过去吧……不打扰新杰了……这个外套挺暖和的啊……

 

黄少天和江波涛找到了叶修,心中莫名的恐慌也散去也各自回了房间,黎明时忽然的喧闹平息了下去。

 

但是无论是叶修还是黄少天和江波涛都没有注意到,走廊的末端的黑暗中站着一个人,正静静地看着他们,看着叶修哭着抱住张新杰,看着黄少天和江波涛慌慌张张地找人。

 

真是不爽啊!

 

那人心想,忙活半天居然被张新杰摘了桃子。

 

不过没关系,他嘴角勾起一抹微笑。

 

这只是第一局!

 

——————————————

鬼:并不耿直,也不眼瞎。并不是动作慢,也不是追不上。因为不想伤你,便假装看不见。实力放水就是我,我为自己带盐。


#一万两千多字的大章一次性放上来了,我真是良心写手,难道不多给一些小红心小蓝手,评论也是多多益善啊!#

评论(37)
热度(357)

© 千万别催我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