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万别催我

脑洞大到受不了就开坑的设定狂魔……没有设定撸不出文,设定总是比大纲长

【ALL叶】论如何狩猎一只叶修 29

29 金色深渊


那是一头前所未见的庞然大物!

 

在海底翻滚游曳着一头巨大的游龙,它身上金灿灿的光辉穿透了海水照应在所有人眼中,将整片海域变得堂皇富贵。

这头龙有一对巨大的弯角,扁平的身躯,和宽大的尾鳍。

最恐怖的是,喻文州光是目测就惊恐地发现这头龙居然有旗舰差不多大小——也就是足足两百米!

 

两百米!

 

这意味着什么?

要知道普通人跑两百米至少要三十秒钟,也就是说这头龙轻轻甩一下尾巴,普通人就要拼命跑足足半分钟才能跑出它的攻击范围!

 

而一头两百米长的龙意味着什么呢?

一头二十多米的海龙可以轻轻松松地顶翻他体长两倍的战舰。

那么以此类推,两百多米长的蓝雨旗舰对这头金色的巨龙而言,也不过是一个漂浮的小玩具罢了!

喻文州此时也维持不住自己一贯的镇定和从容了,他铁青着脸,扬起手高声命令道:“不许攻击!所有人不许发动攻击!舵手右满舵,我们绕过去!”

 

没有任何人想要与这种深渊而来的恐怖凶兽为敌,谨小慎微,小心翼翼,最好大家能相安无事。

能绕过去就绕过去,能悄悄离开,就赶紧离开吧!

 

整支舰队悄无声息的转向了,如同几片落叶划过了水面,无声无息地拐了一个弯,远远地绕开了前方金灿灿的水域。

 

万幸的是,那头龙似乎对头顶飘过的玩意儿并不感兴趣。

它在海水中舒展身子,然后一个猛子扎了下去潜入了漆黑如墨的深海,消失不见。

 

直到海水中最后一缕淡淡的金光也被深渊的暗沉吞噬,蓝雨舰队这才松了一口气。

 

喻文州吐出一口气,放松了攥紧的拳头,看向旁边的黄少天问:“怎么样,少天,现在还想留在这里吗?”

黄少天明显瑟缩了一下,蔫巴巴地说:“不想了,船长,我们赶紧走吧。”

听到意料中的回答,喻文州勾起嘴角笑了笑,“加速!满帆!前进!”

 

随着舰队船长一声令下,巨大的风帆‘呼’地一声窜到了桅杆的顶部,高高地鼓了起来。

蓝雨舰队二十多艘船只丝毫不敢停留,飞快地离开了一块凶险的海域,向着他们的目的地——远在南方的那片陌生而富饶的大陆驶去!

 

 

 

深邃的峡谷中,一支数百人的队伍正在艰难地行走。

这是一支组成复杂的队伍,男女老少皆有,最小的是被母亲抱在怀中的婴儿,而最老的是白发苍苍拄着拐杖的老人,他们互相扶持着在荒野中龟速前行。

壮年男女皆背着沉重的包裹,他们一个个步履蹒跚风尘仆仆,神情疲惫恐惧,看向前方遥遥无尽的旅途眼神中充满了绝望与疲惫。

 

这是一队正在逃难的难民!

 

他们都来自一个非常小的村落,与马瑞奥尔这种大型的村庄不同,他们面对突如其来的狂龙袭击毫无抵抗能力。

人们当机立断乘上飞艇,想要前往大陆上最安全的地方之一,西部丘陵唯一的城市,‘西海的明珠’——安迪拉斯——躲避灾难。

 

然而天有不测风云,他们的飞艇队出发三天后遇到了雷暴,不得不降落。更不走运的是,一道闪电劈中了其中一艘飞艇的气囊,气囊内的气体发生了爆炸!

当时所有人都在吊舱内没有出现伤亡,但爆炸产生了连锁的反应,其他飞艇的气舱也都爆炸了。

没有了气舱飞艇就无法浮空,所有人不得不放弃飞艇步行赶路。

 

经过三天的航行,他们已经离家乡很遥远,而离他们最近的人类聚居地,是一个叫做迪尔撒拉的村落。于是他们带上了必要的物资上路了,目标是几百里之外的迪尔撒拉。

 

逃难的队伍在荒野中行走的速度非常慢,因为所有人都互相认识沾亲带故,没有人会丢下拖累的老弱,这也导致了队伍前进的困难。

他们在经验丰富的猎人带领下找到了一个与前进方向方向一致的干河道,顺着河道前进,避开起伏的山丘和茂密的丛林。

这已经是第五天了,而迪尔撒拉的影子都看不到,队伍气势非常低落。

 

领头的人不停的鼓励大家:“大家加油,不要放弃!互相帮助一下!前面有一块非常空旷的河滩,我们今天可以在哪里扎营!明天,明天我们就能到迪尔撒拉了!”

 

什么啊,又是明天。

走在队伍边缘背着比他人还高的包裹的邱非翻了个白眼。

老爹每次都这么说,说什么明天就到了,结果明天的明天过去了,明天的明天的明天也过去了,迪尔撒拉还是没到。

 

姑且不论明天是不是真的能到迪尔撒拉,那片能够扎营的河滩倒确实是真的。

原本死气沉沉的队伍立刻恢复了些许活力,男人扎起帐篷,女人拾柴生火做饭,一派忙碌的景象!

 

十五岁的邱非与其他的同龄人不同,因为年幼体弱,他被归入了‘女人组’派去拾柴。

背着高高的柴娄拿着柴刀,他顺着河谷往下走寻找生长在岩壁上的灌木,邱非忽然注意到一个不同寻常的细节。

 

那时一大块破碎的石头。

虽然河滩上到处都是被河流冲刷出来的碎石,但那块石头却不一样,河滩上正常的碎石都是圆润的形状,但那一块却是零碎的布满棱角的碎岩。

那是一整块巨大的岩石被巨大的力量击碎形成的,邱非站在远处看了看,莫名觉得那块石头是被上方压下来的巨大力量生生碾碎了!

就像一颗被压碎挤扁的鸡蛋。

 

可是这种坚硬的岩石哪怕被湍急的水流冲刷数百年也不会破碎,究竟是什么原因让它碎裂了呢?

而且看样子,就是在近期发生的!

 

邱非心顿时高高悬了起来,他心里已经有有了答案——龙!

巨大的、强大的龙!

他心提到了嗓子眼,夜风一吹背上除了一身冷汗,腿肚子都有些发抖,手中的柴刀“铛”地一声跌到了地上,发出阵阵嗡鸣声。

邱非被这声音惊醒,他急促地喘了几口气环顾四周。

周围一片寂静,没有其他生物活动的迹象。事实上他们的队伍在荒野中行走了五天时间,很少遇到其他的生物,而且越往迪尔撒拉靠近,遇到的野生龙兽就越少。

 

一开始大家都觉得是运气好,认为是否极泰来,但现在邱非忽然意识到,根本不是这样的!

是因为这附近有高生态位、非常强大的龙在活动!

 

不行!快跑!赶紧回去告诉大家这件事!

 

邱非扭头就往回跑,跑了两步又倒回来,弯腰捡起了地上的柴刀。就在这时,柴刀旁边的一团黑色的痕迹引起了他的注意。

 

邱非蹲下来,小心地伸手在黑色的痕迹上摸了一把,摸到一手细碎的粉末他将手指放到眼前,就着黄昏暗沉的余晖仔细观察,还没有看出来那是什么,一股浓郁的血腥味先传进他的鼻腔中。

 

是血!

干了的血!

 

邱非赶紧将手上的血渣擦掉,把柴刀紧紧抓在手里,站起来警惕地看向周围。

他找到了不少血迹,包括那块碎石已经整个被血染红了。

一开始邱非只注意到碎石的形状,再加上光线昏暗没有看到地上的血迹,此时特意观察下,邱非才发现整个河道河谷地面上、两旁的岩壁上,上上下下左左右右。

全都是血迹!

霎时间,邱非头皮都要炸开了!

他蹬蹬地退了两步,心跳如鼓,好一会儿才重新稳住身子勉强恢复了镇定,心中安慰自己,这些血迹都是很久以前的了,所以现在应该没什么危险了吧?

 

做好心理建设后,邱非心中属于少年人的大胆和好奇又上来了:这里究竟发生了什么事?为什么会变成这样?

 

邱非不由自主地顺着河道断断续续的血迹一路往前走,然后他到了一处稍微开阔的河谷。

这里一片狼藉!

遍地的碎石,开裂的地面和岩壁,仿佛狂风席卷过的狼藉的滩涂,还有大滩大滩的血迹。

 

在几个星期或者几个月前,这里曾发生了一场大战。风雨刷洗掉了这里的一些痕迹,但更多的遗留了下来。

邱非满怀敬畏地观察着身边的种种痕迹:深深的爪痕、碎裂的石头、干涸的血迹、零碎的鳞片……

透过这些痕迹,他在脑海中幻想着过去发生的场景。

 

——两头龙,它们在厮杀!

 

邱非捡到了一片非常美丽的浅红色菱形晶体,它约摸巴掌大小,边缘非常锋利坚硬,而且晶莹剔透如同水晶。邱非发现它的时候它正深深插在一块岩石上,由此可见它的坚硬与锐利。

他非常喜欢这块不知什么材质的晶体,花了不少时间将它从岩石上掰下来,并将它放进了贴身的包裹收好,觉得自己这一趟探险已经非常值得了!

 

邱非看看几乎全黑的天色,忽然想起自己寻找柴火的任务还没有完成,意识到自己不能再往前走了,准备原路返回。

 

就在这时,一道非常明亮的闪光在邱非的眼角余光处一闪而逝。

 

那是什么?

有什么在发光?

邱非停下脚步看向亮光的地方。他等了一会儿,忽然看到一道亮蓝色的光芒闪了一下,仿佛一道小小的闪电!

 

果然有什么东西!

 

邱非好奇心又起来了,他犹豫了一下,决定还是去看一眼。稍微晚一点回去应该没什么关系的,没准有宝物呢?

这样想着,邱非摸了摸胸前口袋里自己刚刚找到的‘宝物’,握紧柴刀小心地走了过去。

 

那里没有什么宝物,当然也没有危险,只有一堆乱石和茂密的灌木。邱非在地上摸索了许久什么也没找到,有些沮丧。

他正准备放弃了,忽然身边不远处骤然闪过一道刺目的光芒!

与此同时,他还听到了一阵令人毛骨悚然的‘刺啦啦’的电流声!

 

邱非猛地扭过头,看见一道细长的影子……

 

这道影子隐藏在灌木的枝条中毫不起眼。

顺着影子往上看,他这才发现就在自己几步之遥的岩壁上一个非常隐蔽的位置,正插着一根长长的东西!

他之前一直看着地面,并没有注意到岩壁顶上有什么,直到光芒闪现他才发现了它。

看来这个才是真正的宝物吧!

邱非心砰砰跳,屏住呼吸小心翼翼地凑上前去,看清了那根发出光芒的东西的模样。

 

那是一杆长枪!

 

邱非曾见过安迪拉斯的守卫兵团,那些威风凛凛穿着铠甲的骑兵手中就拿着这种武器。

不过,在他面前的这根与那些都不一样。

 

它非常长!

不算没入岩石内部的部分,光是露出来的部位已经有足足三米长了!

长枪整体是银白色点缀着红色,前段细后面粗,形成非常流畅的梭型,漂亮的纹路和凶气凛然的血槽遍布枪身。

伴随着一声声刺啦啦的细小声音,邱非还看到了无数小小的闪电在银白的枪身上闪烁、游走、堙灭。

过了大约三分钟,仿佛积蓄了足够的能量,一道大大的电弧‘刺啦’一声亮起,吓了邱非一跳。

 

邱非用柴刀小心翼翼地碰了碰枪身,他当即感觉到手一麻,半边身子都僵了,柴刀也握不住了掉在地上。

好在虽然麻了半边身子,但邱非没有受到其他的伤害,缓了一会儿之后邱非又用柴刀试了试顶部的枪柄。这一次没什么感觉,邱非顿时兴奋起来。

他爬到了长枪上方,伸手小心翼翼地握住了长枪的柄,用力往上一拔……

 

长枪纹丝不动。

 

邱非愣了愣,没有气馁,变换角度不停地尝试。

也不知道是因为长枪在岩石中卡得太紧的缘故,还是因为它本身就很沉重,哪怕他将吃奶的劲儿都用出来了,脸涨得通红,全身都因为用力过猛发酸发痛了,也改变不了事实。

长枪连晃都没有晃一下!

 

-------------------------------

却邪:咦?老子怎么漏电了?窝草!你是谁啊你?我主人修修呢?

邱非:这就是传说中的主角奇遇吗?那么身为男主角,我还缺一个美丽的‘女’主角,叶修那样的就很好!

叶修:呵。却邪,电他!

却邪(乖巧):刺啦啦——

邱非卒,享年十五。


评论(20)
热度(184)

© 千万别催我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