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万别催我

脑洞大到受不了就开坑的设定狂魔……没有设定撸不出文,设定总是比大纲长

【ALL叶】论如何狩猎一只叶修 28

28 离开与舰队


回去!

回到北方大陆!

回到眠龙火山!

去狩猎那头深红的巨龙!

 

叶修没有想到,他居然是因为这种原因不得不返回他遥远的故乡。

他的亲人、他的爱人、他的同伴、他的过去与回忆都在那里,这么多年来叶修不是没有想过回去看一眼,看一看苏沐橙,看一看一叶之秋,看看韩文清,看看游骑兵,再看看他曾用生命守护的王国与人民……

但遥远的旅途与某种隐晦的情绪阻止的了他。

 

恐惧和彷徨。

 

他害怕自己回到那里看到一切物是人非。

他不知道苏沐橙和一叶之秋过的好不好?

韩文清是不是还在苦苦守望他?

他们有没有怨恨他一去不回?

游骑兵团有没有像他当初设想的那样发展壮大?

他害怕回去看到不希望看到的结局,只能在远方自我安慰——这世上一切安好!

 

现在终于有一个理由,能够逼迫他这个离乡的游子踏上归家的旅途。

 

叶修与老龙人和龙疯子商量好之后没有再迟疑,收拾好东西当即准备上路。

现在各地已经开始出现大大小小的狂龙潮,狂龙病毒的传播扩散愈发凶猛。老龙人推测,大概两到三个月后,狂龙潮就将全面爆发,已经没有时间耽误拖延下去了!

 

马瑞奥尔如今一片风雨欲来的凝重。

这不是天灾,而是龙灾。

很难说天灾和龙灾比较哪一个更恐怖,但灾难总是可怕的。叶修想起他曾经在荣耀王国的时候经历过的龙潮,至今仍然心有余悸。

 

黑蚀龙引发的狂龙潮不一定比他经历过的龙潮更好对付。

荣耀王国有足足三座百丈高墙抵御龙潮,而马瑞奥尔却什么也没有!

叶修没什么能够帮助他们的,他将自己知道的一切有关龙潮的知识和经验全部告诉老龙人,剩下的备灾抗灾工作就与他无关了。

 

“我和小龙全速赶路,但来回的旅程就要花至少三至四个月时间。如果猎龙顺利的话,四个月内我就能赶回来,不顺利的话至少要半年甚至更久……我不一定能够在狂龙潮全面爆发之前赶回来。”叶修看着马瑞奥尔萧瑟的街道和行色匆匆的人们对老龙人忧心忡忡地说,然后他又懊恼道:“该死,如果当时杀了那头灾龙就好了!”

叶修很少后悔什么,但这一次他真的感到了懊悔与自责。

 

“这也没办法,这不能怪你。你做出了你最大的努力,我们也已经尽人事,剩下的交给命运好了。”老龙人淡淡地笑了,带着属于富有经验与阅历的长(这都违禁?!)者的豁达与淡然。

老龙人熟知历史,他在史诗中看了太多的风风雨雨起起伏伏,他知道人类的兴衰起落,见惯了世间的风云变化。

他知道这世上总有人所不能敌之事,所以他不再那么相信人定胜天。

 

——如果这是命运带来的灾难,那就将结局也交给命运吧!

 

“不!这就是我的事,这是我的责任。”叶修却反驳了他,坚定地说:“我会结束这一切!”

就像过去每一次那样。

我将用自己的力量带来安定、和平与胜利!

 

老龙人不赞同地看着他。

 

这个世界如此危险不平,人类与龙对比显得渺小可怜。

人们习惯了逆来顺受,就学会不去抗争了!

能活下去,难道不就是胜利了吗?

 

叶修却没有继续辩解什么,口中低声庄重地说着:

 

“我发誓驱逐荒野!”

 

“我发誓征讨龙兽!”

 

“我发誓抵御灾难!”

 

“我发誓遵从自然的规律!”

 

“我发誓守护国家与人民!”

 

“我发誓维护和平与正义!”

 

游骑兵的誓词!

 

从王国语言翻译成南方大陆语言之后,它不再那么工整押韵,但里面承载的信念却一脉相传!

过去陈旧的回忆徐徐展开,叶修仿佛回到了誓言要塞中身为游骑兵大导师的时光,年轻的游骑兵们站在台阶下冲他半跪抚胸行礼。

他们口中庄重而虔诚的誓词缭绕回荡。

 

叶修冲老龙人微微低头,右手握拳抚胸:

“请相信我,我必将竭尽全力!”

 

所以,人啊!

面对命运,请相信人能胜天!

面对灾难,请千万不要放弃!

面对未来,请务必心怀希望!

 

老龙人吃惊地看着他,目光微微闪动。

他沉默了许久,仿佛理解了什么,神色渐渐变成了钦佩与敬意。他深深鞠躬,献上自己的期望与祝福:

“祝你猎运常在,英雄!”

 

“我不是英雄。”叶修再次声明,他爬上小龙的背,坐在高高的龙鞍上笑道:“我是个游骑兵!”

 

赤红的龙扬起巨大的翅膀,腾空而起!

它的鳞片在阳光下熠熠生辉,赤红的光芒仿佛初升的太阳亦或是冉冉升起的希望之火!

地面上,老龙人、龙疯子、关荣飞、罗辑、陈果、唐柔、楼冠宁、还有马瑞奥尔的无数人……

他们仰头看着它和它背上的战士乘着风,带着他们的希望与祝福越飞越高,消失在了北方的天际。

 

君莫笑这一次也跟着叶修一起。

它已经将近半岁大了,正是学习的关键时期,叶修不想把它留在马瑞奥尔以至于耽误了它。

它现在已经基本上能够流利地说话了——当然,是南方大陆的语言——现在正在学习认字。

 

前往眠龙火山的旅途遥远而单调,他们基本上全程高速飞行,除非必要的休息和补给不会落地,这也导致这趟路程非常无聊!

小龙专注于飞行赶路和辨认方向,叶修就真的是无事可做了,于是他开始教君莫笑说王国语言和认字。

叶修控制白云和水汽在空中形成一个个文字,耐心地教导君莫笑一一辨认。

艾露猫的学习能力比不上人类,但也差不太多,而且君莫笑非常认真努力,很快它就能够读懂简单的语句,并且能够用王国语言和君莫笑对话。

他们三个彼此陪伴,一起度过了这一趟艰苦旅程的一个个日夜。

 

大半个月过去了。

他们飞过了丘陵与雪山,越过了茫茫的草原与雨林,飞过了金黄的沙漠,最后他们来到大陆的尽头。

他们面前是无垠的大海。

 

“昂昂呜呜——”小龙长啸一声,腾空振翅,带着叶修扑进了海与天空的间隙。

一往无前!

 

 

一支庞大的舰队在海上破浪航行。

二十多艘大大小小的船组成了紧密有序的队列,将最中心两百米长的巨大旗舰包围,每一艘穿上都飘扬着蓝色的旗帜,剑与星辰的标志醒目耀眼。

 

这无疑是一支强大的舰队。

除了几艘捕鱼船和补给舰之外,其他全部都是全副武装的战舰。船头装有长长的龙击枪,锋利而狰狞;一门门火炮口如同船身上黑洞洞的眼睛;甲板上还放着一架架数米长的龙弩。

就连船上的人也一个个身手矫健,不同凡响。

 

旗舰高高的桅杆上的瞭望塔里,一个身穿轻甲的男人正拿着望远镜看向舰队的左侧,随着舰队的前进缓缓转动身体。

然后他仿佛忽然看到了什么,脸上露出了惊喜的神色,身子灵活地一翻倒挂在桅杆上,冲下方的夹板嚷嚷,“那边有海岛!海岛!你们难道没看到吗?你们瞎了吗?傻了吗?快掉头呀!快给我掉头啊!我们去那个海岛上看一看不好吗?”

 

“我们早就看到了!闭嘴好吗!”下方有人高声喊。

 

“那可是海岛!是陆地!”倒挂在桅杆上的人有些癫狂地喊到:“你们怎么忍得住?你们受得了吗?我们已经两个月没有见到陆地,没有上过岸脚踏实地,没有吃过新鲜的水果蔬菜了!快让舰队掉头呀!舵手!快掉头!掉头!”

 

“黄少!请你闭嘴好吗?我求你了——”底下的人也癫狂地喊着。

 

有个人悄声对身边的同伴嘀咕:“本来没觉得有什么,黄少一说完我也觉得好难受啊。我TM也想上岸啊!”

“就不该让他说话的!”有人接口。

“就不该让他发现那个海岛的!”

“就不该让他爬上桅杆拿到望远镜的!”

 

他们达成了一致。

 

黄少天没有理会甲板上的人,从桅杆上一溜而下,蹬蹬蹬跑进了船长室,推开门就嚷嚷道:“船长!为什么不去那个海岛?我看那个海岛挺大的啊,没准有可以靠岸的港口,我们都这么久没有上岸了,不如去那里休息一下?”

 

“少天,小声些。”船长室内,喻文州抬起头轻声道。

他前面的桌子上摊着一张大大的航海图,尺子、量角器等等作图工具规整地摆放在盒子里。

他正在对照航海图记录航海日志。

 

“哦。”黄少天音量降下来了一些,他拉开椅子坐在喻文州的旁边,看着桌上对他而言如同鬼画符一般的航海图,蔫蔫地叹了一口气,一头黄毛软趴趴地搭在头上:“我只是很想上岸啊。”

 

黄少天心累,连话都不想说了。

 

“我也想,但是时间来不及。”喻文州放下手中的笔无奈地说:“再过一个月……”

“是是是,我知道!再过一个月就是季风期了,海上的洋流和季风都会转向,如果陷入了风暴或者洋流对冲形成的漩涡会非常危险,所以我们必须在那之前感到目的地,离开深海区!”黄少天打断了他的话,“你说了这么多遍,我都会背了!”

“这不是会不会背的问题,你要接受这个事实。”喻文州温和耐心地说。

“我一点也不想接受!”黄少天哀嚎。

“忍忍吧少天,如果顺利而且顺风的话,我们不用一个月就很抵达南方大陆的海岸线了。到时候我们沿着海岸线航行,你想上岸可以随时上岸。”喻文州耐心的安慰自己的副手,虽然这种话他同样不知道对黄少天说过几次了。

 

黄少天人有些不甘心他,痴痴地看向窗外海岛的方向——虽然他除了海水什么也看不到——做着最后的挣扎:“就一天?就一天吧船长!耽误不了多少行程的是吧?船长拜托了!我保证一定会按时回来的!求求你了,我这么憔悴,你忍心吗?”

“不行,少天。”喻文州满脸温柔地说出了冷酷的话与语:“哪怕半天也不行!”

黄少天呆愣了一会,然后从椅子上缓缓滑了下去,摊在地上翻着白眼伸出舌头做了一个鬼脸,“恶……船长,我生病了!我得了不上岸会死病,我需要大地,我需要泥土才能治好。”

喻文州站了起来,“既然这样,我去拿一些补给舰上要一点保存的故乡的泥土放进你嘴里,那样你或许会感觉好一点。”

“不不不!别!我好了我没事!”黄少天从地上生龙活虎地跳了起来,拉开了房门跑了出去,“我还有事,先走了船长!”

很快船舱外就传来黄少天气急败坏的叫嚷声:“小卢!卢瀚文你过来!我们来比划比划,活动活动身手练练剑,让本剑圣看看你水平有没有退步!来吧,拔剑!”

 

喻文州摇摇头,扶额笑了。

虽然有时候会觉得黄少天挺烦的,但不得不说他也在沉闷航行中的给大家提供了不少活力与乐趣。

 

没有黄少天的打扰,喻文州继续对照着航海图做航海日志。就在这时,他感觉船身剧烈地晃动了一下,然后外面传来了一阵巨大的喧哗声。

发生什么事了?

喻文州忧心的放下笔,快步走出船长室,迎面就有一位蓝雨游骑兵跑了过来,有些惊慌的说道:“船长,不好了!前面出现了一条龙!很大很大的龙!”

“快带我去!”喻文州脸色变了一下,但很快他恢复了镇定。

 

此时甲板上已经密密麻麻地站满了人,一些人在调整龙弩,一些人在搬运炮弹,一片紧张和忙碌,却井然有序。

人们看到喻文州过来纷纷让开一条路,走到船头喻文州这才看见了那头所谓的很大很大的龙。

 

原本他对‘很大很大’这个形容词不以为意。

但是只看了一眼之后,喻文州就猛地倒抽一口冷气。

 

妈呀!

这条龙,未免也太大了吧!!

 

--------------------------

一个自南向北,一个自北向南;一个在天空,一个在海上……我们的蓝雨就这样与叶神擦肩而过了23333

 

叶修:我走啦!回家啦!南方大陆的锅甩走啦!

喻&黄:没追到老婆反而成了接锅侠,暴风哭泣!


我很迷茫,我很懵,我不明白长(咳咳)者为什么要屏蔽……LOFTER我们讲点道理好吗?

评论(15)
热度(199)

© 千万别催我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