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万别催我

脑洞大到受不了就开坑的设定狂魔……没有设定撸不出文,设定总是比大纲长

all叶脑洞片段

#不是新坑,只是脑洞。不是大纲,只是记梗……

#我摸鱼我快乐

#all叶向,不知道带不带伞哥,不知道结局,不知道过程,我什么都不知道

#所有图片来自网络,侵删(似乎只有电脑上看得到配图,手机APP显示不了的样子,emmm……无能为力┓( ´∀` )┏)

#一直想写的神奇宝贝脑洞二号,叶修重生失忆,并且幼化兽化,其他人穿越成小精灵帮助小叶修完成任务复活,争锋吃醋的宠修之旅就开始了!


【初始】


他们深爱的人死了。


“你想救他吗?”

 

“想!”

 

“为了救他,哪怕付出沉重的代价,付出无与伦比的努力,你愿意吗?”

 

“我愿意!”x N

 

………………

 

“我为什么要找到十七块石板呀?”有兽尾兽耳的小孩问道。

 

“因为这样你才可以回家。”

 

“这里不是我的家吗?”小孩疑惑,他难道不是在这里出生的吗?

 

“不是哦。”

 

“会很难吗?”小孩皱了皱眉,故作忧心地问。

 

“会很难。”

 

小孩身后毛茸茸的大尾巴摇了摇,尖长的耳朵也随之耷拉下来,似乎有些害怕,“这样啊……”

 

“不过不用怕,叶修,因为这将是一次美妙的旅程,你会遇到哪些帮助你、深爱你、无可替代的存在!”

 

【叶修——半人类-伊布】



(大致如此,没有脖子上那一圈毛,请参考尾巴和耳朵)


………………

 

小叶修生病了。

 

“我不吃,不吃!”小孩的鼻子和眼睛都红红地,大尾巴上的毛都黯淡粗糙起来,却依旧倔强地不愿意吃药。

 

“百合百合!”生病就要吃药,不要任性叶修!

 

大脑袋上顶着几片绿叶的可爱的绿色小精英着急地叫了几声,似乎在劝他。

 

“反正我不吃,摘了你头上的叶子,你就不漂亮了。”小孩摸了摸绿色小精灵脑袋顶上长的几片青翠欲滴的嫩叶,吸了吸鼻子,认真说,“只要好好保护这些叶子,你以后一定能开出最漂亮的花,成为最美的裙儿小姐!”

 

百合根娃娃苏沐橙害羞地捂住了脸,但还是坚持将手中刚从头顶摘下来的叶子往他嘴里放。

 

美丽的外表,哪里及得上你万分之一重要?

 

小叶修眼睛躲躲闪闪,一对毛茸茸的尖耳朵紧紧贴在脑门儿上。

 

“百合?”苏沐橙迷茫地看着他。

 

过了一会儿,她忽然后知后觉地意识到,小孩说的或许是一个原因,但真正的原因估计是……他怕苦!

 

“百合!”

 

给我乖乖吃药啊!

 

【苏沐橙——百合根娃娃-》裙儿小姐】

 





………………

 

“宝宝?宝宝!”

 

一只通体黄色直立行走,带着叶子做成的帽子,穿着如同燕尾服一般叶子制成的衣服的小精灵在树林里一边走,一边轻声呼唤着。

 

忽然,他仿佛看到了什么,红色的眼睛亮了一下,飞快地跑到小溪边上,在草丛中找到了抱着百合根娃娃睡得正香的小孩。

 

“宝宝。”他神色明显温柔下来,将百合根娃娃随手拎到了一边,自己弯下腰轻轻将小孩抱在怀中,动作轻柔,丝毫没有打扰到熟睡的孩子。

 

被惊醒的苏沐橙气愤地看着他。

 

“宝抠。”自己跟上来吧。

 

抱着小孩的精灵瞥了她一眼,转身走了。

 

苏沐橙气呼呼地晃了晃头上的几片叶子,一蹦一跳地跟了上去。

 

“百合!”太过分啦!

 

就连叫声都不一样!叫叶修就是‘宝宝’,对我们就是‘宝抠’吗?

 

区别待遇太明显了吧,雪峰哥!

 

【吴雪峰——保母虫】

 


 

………………


这只九尾与其它金色的同类截然不同。


它身覆盖着华美的冰蓝色长毛,身后九条华美的尾巴轻轻舞动着。

 

“我知道了,九尾你一定是因为长得和同类都不一样,被赶出来了是吗?”小孩一本正经地说着,脸上渐渐露出了怜惜的神色。

 

听到叶修的话之后,美丽高贵的狐狸精灵再也维持不住自己的优雅,气急败坏地发出一声尖细的叫声。

 

“呦呜呜呜!”你才被赶出来了!老子可厉害了!

 

“没事,没事。”小孩忽然凑近了,抚摸九尾脖子上厚实的毛发,掀开身上宽大的斗篷,“你看我,我也和同类不一样。”

 

看着小孩斗篷下露出那条棕色的大尾巴,九尾神色忽然凝固僵硬,冰蓝色的眼睛里写满了震惊。

 

小孩丝毫没有注意到九尾的异样,依旧在笨拙地试图安慰他:“其实这根本没什么大不了的,你以后一定可以找到不嫌弃你的人和小精灵的。”

 

“呦呜呜!”九尾轻吟一声,低下头,轻轻在小孩额头上亲了一下。

 

不用再找,已经找到。

 

我是张佳乐,余生请多多指教。

 

【张佳乐——阿罗拉九尾】

 



………………


“放……放我下来!”叶修瞪圆眼睛,尾巴上的毛全都炸了起来,他做出一副萌哒哒的凶狠的模样,“不然我生气了!”

 

“嗷!”将小孩顶在脑袋上玩举高高的银灰色巨兽嗤之以鼻。

 

“我、我真的要生气了,波士可多拉!我没在开玩笑!”小孩瘪了瘪嘴,紧紧抓着波士可多拉头上的骨角,颤巍巍地做最后的通牒。

 

波士可多拉置若罔闻,兴高采烈地将小孩顶在头顶上,无视周围投射过来的那些嫉妒或愤怒的眼神。

 

“呜哇哇哇……”小孩又气又怕,一个没憋住,眼泪噼里啪啦地掉了下来,开始告状:“班吉拉,他、他欺负我!”

 

话音未落,叶修就感到自己被抱了起来,落入了熟悉的怀抱。

 

“班!”一头同样巨大狰狞的怪兽拦在了波士可多拉面前,轻轻将叶修放下,将小孩挡在自己的身后。

 

看着面前严肃的班吉拉,孙哲平裂开嘴,露出一个略显张狂的笑容,低下头亮出头顶危险的尖角,挑衅地咆哮一声:“嗷——”

 

来吧!接下来是巨兽与巨兽之间的战斗!


【孙哲平——波士可多拉】 




………………

 

一只面孔、头上的独角和尾巴是黑色的洁白之兽,正背着背上的叶修轻盈地往前走。

 

忽然,他仿佛察觉到了什么,头也不回地开口。

 

与其他所有小精灵都不同,他开口说的居然是人语!

 

“九尾,接下来请小心脚下。”

 

九尾张佳乐闻言愣了一下,条件反射地往旁边一跳,结果刚刚落地就感觉到脚下的土地塌陷了下去。

 

他咕噜噜地滚进了土坑里,身上十分爱惜的毛发被泥土弄脏了!

 

“呦呜呜!”你绝对是故意的!

 

从土坑里跳出来后,张佳乐气急败坏地吼道。

 

“不怪阿勃梭鲁,它只是能察觉到未来的灾难与厄运,其实并没有诅咒能力。”骑在阿勃梭鲁背上的小孩劝解道,“九尾,你下次小心一点就好了。”

 

“是啊,真是太冤枉我了。”阿伯梭鲁悠悠说。

 

九尾张佳乐气得全身都在发抖。

 

如果不是这个家伙突然开口,他怎么会无缘无故往旁边跳落到坑里!

 

“呦呜呜呜!”喻文州你别太过分!

 

【喻文州——阿勃梭鲁】



 

………………

 

叶修捧着手里粉红色的鱼,与他金色的眼睛对视,感觉到手中的这只小精灵似乎非常严肃地在打量自己。

 

“怎、怎么啦?”顶着脸上、手上因为玩耍弄出来的小伤口,小孩此时看上去可怜兮兮的。

 

“波波!”粉红色的鱼严肃地叫了两声,嘴里吐出几个泡泡。

 

“他说什么?”小孩问旁边的翻译阿勃梭鲁。

 

“他说,你再这样,下次你牙疼的时候他就不帮你了。”喻文州说。

 

“不要!我错了!”小孩将粉红色的鱼紧紧抱在怀里,飞快地认错,“我再也不敢了,保母曼波你最好了,一定不会不管我的。”

 

“波。”粉红色的鱼淡淡地瞥了旁边的阿伯梭鲁一眼,用鳍轻轻拍了拍小孩的手。

 

其实他刚才说得只是‘低头,我帮你疗伤。’

 

喻文州你乱翻译别人的话,戏还这么多,叶修知道吗?

 

【张新杰——保母曼波】



 

………………

 

“哇!斗篷下面还是斗篷,斗篷下面……”小叶修兴致勃勃地又掀开了一层斗篷上的巨大的兜帽,然后不出意外地看到下面依旧是一模一样的大帽子,他兴奋地拍手赞道:“还是斗篷耶!好厉害!”

 

‘这只是简单的魔术哦。’一道磁性而悠远的声音直接出现在叶修的脑海里。

 

漂浮在空中的紫色小精灵用手轻轻扶着头上的尖顶圆边的巨大兜帽,向小孩发出邀请,‘怎么样,要不要看一看其他更有趣的魔术呢?’

 

“可是我要回去吃饭了……”小孩有些犹豫,“再不回去他们会担心的。”

 

‘没关系。’紫色小精灵淡淡地微笑,他的气质优雅而神秘,仿佛一位博学通古的贤者,‘你快回去吧,下次再看也行。’

 

看着身形渐渐在黑暗中隐去的紫色小精灵,小孩咬了下嘴唇,尖耳朵不自觉地伏贴在头顶。


终于,他鼓起勇气开口道:“那个……你能和我一起回去吗?”

 

‘你喜欢我吗?’黑暗中传来一声问话。

 

“喜欢啊。”小叶修毫不犹豫地说。

 

漂浮在黑暗当中的小精灵笑了,他重新显现出身形,牵起小孩的手,‘既然如此,我们走吧。’

 

我有很多很多魔术想给你看。

 

倘若这些魔术能够让你开心,能够让你将目光放在我的身上。

 

因为,我也喜欢你啊。

 

【王杰希——梦妖魔】



 

………………

 

“咧咧咧咧咧……”

 

“唉!”叶修用自己的大尾巴捂住脑袋,翻了个身坚强地想要继续睡觉。

 

“咧咧咧咧咧呜!”

 

“呼……”他深吸一口气。

 

“咧咧咧咧咧伊——”

 

声音还在继续,还越来越大了。

 

“咧咧咧……”

 

小叶修忍无可忍。

 

“烈咬陆鲨!你是音速小精灵,不是音波小精灵!能别再叫了吗?!”

 

【黄少天——烈咬陆鲨】




………………

 

“又该洗澡了!”叶修看着保母虫把木质的简陋浴桶搬了出来,高兴地说,“拜托你了,哈克龙。”

 

“咪呜。”漂亮的蓝背白腹的蛇形小精灵眯着眼睛蹭了蹭他,温顺地叫了一声,张开嘴吐出水注满了浴桶。

 

不远处一只赤红色背生巨翼的龙,听到洗澡两个字,全身都哆嗦了一下,露出了屈辱的表情,拍打翅膀急急忙忙地想要飞走。

 

“喷火龙,你去哪里?”小叶修站在地上看他,招手,“快来。”

 

“吼吼吼!”不可能!我告诉你,叶修,我绝不会屈服的!

 

“他在说什么?”小叶修竖着头顶的长耳朵问身边的阿勃梭鲁。

 

“他说,为了让你洗澡更舒适,他需要酝酿准备一下。”阿勃梭鲁喻文州开始了例行的魔性翻译。

 

“吼!”才不是!

 

“他说,我说得对。”喻文州面不改色的胡说八道。

 

小叶修听了脸上露出灿烂的笑容,他脱掉身上的衣服,跳进浴桶里面冲天上不肯下来的喷火龙说,“没关系的,虽然你做的不好,但我会不介意的。”

 

喷火龙感到屈辱和愤怒。

 

“吼!”我才不管你呢!

 

喷火龙深刻表达了自己的向往自由绝不屈服强权的决心。

 

他扬起脑袋,仿佛是自由与正义的代言人,然后转身就往高空飞去,没看到身后哈克龙愤怒的目光。

 

“咪呜!”生气!

 

凌空射过来的一记水炮……

 

当喷火龙从昏迷中清醒过来的时候,一切已成定局。

 

他趴在地上,班吉拉和波士可多拉两尊巨兽分别踩在他两只翅膀上,他就像被人摁在地上的一只鸡,毫无尊严。

 

更可怕的是,在他的尾巴末端、他燃烧着的生命之火、他的‘尊严’的上方,此刻正架着一只浴桶。

 

浴桶里的水被烧得温热,冒着一缕一缕白烟。

 

小孩在洗澡,哈克龙时不时吐出清水调节浴桶里的水温。

 

如果说哈克龙是那个深受宠爱的贴身侍者,那喷火龙是什么?

 

烧水的炉子?

 

面对这惨淡的人生,喷火龙生无可恋。

 

【周泽楷——哈克龙】


 


 

【孙翔——喷火龙】


 

……

 

后来,小孩渐渐长成了少年,小叶修身边的伙伴越来越多。

 

“我要成为世界上最强的精灵训练师!”看向身边恐怖而威严的巨大怪兽,他笑得眉眼弯弯,“班吉拉,身为我的初始伙伴,一定会帮我的是吧!”

 

“班!”班吉拉发出低沉的吼声。

 

班吉拉韩文清冷眼看着叶修身后那条摇来摇去的与众不同的大尾巴和头上尖长的毛耳朵,伸出爪子将他一把塞进了斗篷里,心里又无奈又忧心。

 

比起成为训练师,怎样不被别人抓住才是你应该考虑的!

 

“好的,我知道你答应了。”少年完全不懂韩文清的操心忧虑,自顾自地说道,抓住旁边怪兽身上的尖角往上爬。

 

韩文清无奈地用爪子托住少年,将他放在自己的肩头,感觉到那条毛茸茸的大尾巴此刻正环在自己的脖子上,柔软而温暖。

 

少年很轻,韩文清却觉得身上沉重。

 

因为,他背着自己的全世界啊!


坐在班吉拉的肩头,自高处眺望这个世界,少年意气风发,“出发!”

 

【韩文清——班吉拉】

 

 



*以上只是脑洞,只为记梗,开坑遥遥无期。好了,我滚去填其它坑了……



评论(20)
热度(105)

© 千万别催我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