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万别催我

脑洞大到受不了就开坑的设定狂魔……没有设定撸不出文,设定总是比大纲长

【ALL叶】论如何狩猎一只叶修 20

考试前依旧偷偷摸鱼的某人……希望发文能攒点人品呀!


20 龙神信徒


那位可怜的义斩少主摔断了一条腿。

 

没有在飞龙袭击的时候受到任何伤害,却因为见到叶修太过激动而掉下了吊舱,摔断了腿……

他此刻正躺在床上,医生正在为他的断腿敷药。

 

这种药膏使用特殊的草药和龙身上的素材混合而成,有极强的消炎效果和愈合力,当然价值也非常高昂。

与其价格相仿的,是它那种可怕的气味。

这浓郁的臭味连叶修招来的风都吹不散,仿佛将所有空气都污染了一般。

 

叶修并不是很想待在房间里面闻这种药膏的气味,就连忠诚的君莫笑都受不了了,早就夹着尾巴不知跑到什么地方去了。

但那位摔断了腿的义斩少主一直用可怜巴巴眼神看他,叶修总觉得如果自己就这样一走了之了,似乎太冷酷无情了一点。

 

陈果跟在他身边,作为整个飞艇队上唯一一个与叶修认识的人,她当仁不让要站出来交涉。

此刻她正痛苦地捂着鼻子,恨不得把自己憋晕过去,她可没有叶修那种忍耐力。

 

“大、大神!”义斩少主痛得满头冷汗,精神却非常振奋,他看着叶修小心翼翼地问道:“请、请问,您是龙神吗?”


龙神,即御龙的战神,人们敬称其为‘阿帝尔’。


 “你是说阿帝尔?我是。”


如果叶修之前没有从陈果那里听说过龙神是什么,他大概会说不的,毕竟叶修知道自己不是龙神,他是一名游骑兵,永远都是。

但后来叶修查找了一些关于古代龙神的传说于资料,发现这种身份在传说中相当于‘举世无双的英雄’以及‘战无不胜的将军’,在南方大陆各地都拥有非常高的声望。

有龙神的身份,小龙就无需再遮遮掩掩,而且介绍自己的时候会自带‘崇敬’声望值。

龙神这个身份简直不能更好用!于是叶修毫不客气地就认了下来,反正也没人能够拆穿他。


听到叶修肯定的回答,义斩少主瞬间激动地跳了起来,身体像鱼一样从床上弹了起来。

但很快他就乐极生悲地“嗷——”一声惨叫,痛苦地倒了回去。

 

“你还是躺着比较好。”叶修忍不住说。

“我没……没事!您能关心我,真是太荣幸了!”听到叶修的话,他被疼得发白的脸飞快地染上了激动的红晕,呼吸急促起来,“原来真的有龙神!我就知道!我就知道!我真是太幸运了!这真是太伟大了!”

他似乎沉浸在了自己的世界中,看着叶修的眼神狂热得不可思议。

 

叶修默默地看着他陷入某种奇妙的癫狂状态,不明白他为什么这么激动,而且隐隐有些恶寒。

同时他还注意到,旁边有义斩成员一脸不忍直视的表情用手捂住了脸。

 

“咳咳,这位……大人,请不要介意。”有人开口,在对叶修的称呼上犹豫了一下,最后选择了最稳妥的‘大人’,“我们少主只是对龙神太过崇敬与狂热了。我们少主特别崇拜传说中的龙神,一直在寻找关于龙神的线索与传说,这几乎是所有人都知道的。”他生怕自家少主那诡异的行为和态度会得罪了眼前这位神秘强大的‘阿帝尔’。

 

叶修看向旁边的陈果,陈果无奈地冲他点点头。

整个马瑞奥尔,有谁不知道义斩少主疯狂地痴迷‘龙神’的传说呢?

就连陈果知道龙神的传说,都是因为这位少主当年流传甚广的八卦呢!

 

“真的!当年他甚至还曾尝试驯服蓝速龙王作为‘坐骑’。”陈果对叶修说。

 

训……驯服蓝速龙王?

叶修为这惊人的想象力、行动力和生命力感到叹服——这人还活着简直就是奇迹!

 

“他成功了吗?”叶修好奇地问,很想知道结果。

“失败了,结果很惨烈……”陈果有些犹豫要不要把后面的说出来,毕竟是人家的黑历史啊!


叶修点点头,惨烈什么的,不出他所料。


“我腿上的疤!我腿上的伤疤!大神你要看吗?”没等陈果说出口,义斩少主已经非常兴奋地自己说出来了,一点没有不好意思,反而美滋滋地。

旁边的义斩成员连忙阻止他:“少主,疤在你的断腿上,被药盖住了!"

某少主:“啊!那真是太遗憾了。”


叶修:“……”

 

不!完全不觉得有什么遗憾的!

他并不是很想看一个男人腿上的伤疤啊!

 

关于阿帝尔的话题到此结束,义斩的成员生怕他们的少主又说什么惊人之语,赶紧转移了话题,非常诚恳而恭敬地感谢了叶修对他们的救命之恩。

陈果说:“床上的是义斩少主,你见过的。”

“我叫楼冠宁,大神叫我小楼就好了!”断腿的楼冠宁插嘴道,然后他灵敏地追问道:“等等?见过?我们见过吗?真的吗!”

“我是叶修。我们前段时间见过,但是……”叶修抬手摸了一下自己脸上的面罩,犹豫一下又把手放了下来,镇定自若地说:“但是这里太臭了,我就不摘头盔了。”这是他最后一层防御了,他不能失去它!


楼冠宁:“……”

 

他真的很想看看大神的真容啊!这该死的药膏!

等等!

叶修?

叶修!

这个名字有些熟悉!

楼冠宁眼睛蹭一下亮了,用出了平生最大的努力去回忆,终于想起来自己什么时候见过叶修了。

“我想起来了!我们真的见过!啊啊!我曾经居然和大神单独待在一间房子里!”楼冠宁激动地叫道。

 

陈果:“???”

单独?什么单独?你当我是死人吗!

 

大概是因为楼冠宁实在是太兴奋了,而且实在太能岔开话题了,最终叶修、陈果和某位义斩的负责人将这位陷入癫狂状态的少主撂到了一边,走到通风的窗口交谈起来。

“我叫顾夕夜,我们少主之前多有得罪,我替他道歉。”顾夕夜苦笑道。

叶修摆摆手,“没事,年轻人嘛,挺活泼的。”

“他的形象彻底崩塌了吧。”陈果吐槽。

“嗯……我先前以为他是花花公子,现在才发现他其实挺有意思的。”叶修说。这个‘挺有意思’是什么意思,大家心知肚明。

“噗!”陈果没忍住。

“哈哈,习惯就好。”顾夕夜倒是接受良好。


“陈果,你怎么会在义斩的飞艇上?难道……”叶修转头问陈果。

“没没没!我只是搭个便艇罢了。义斩要运货去安迪拉斯,我也打算去那边碰碰运气,所以就和他们一起去了。飞艇上除了我,还有其他的乘客在。”陈果解释。

“安迪拉斯?你们这是要去安迪拉斯?”叶修回忆了一下,发现方向确实是去安迪拉斯的方向,他又想起蓝溪商会和艾露猫的线索可能就在安迪拉斯。


还真是非常非常凑巧了,今天这一连串的事情全部都是极其奇妙的巧合。


“对了,叶修你不是也要去安迪拉斯吗?不如一起去,没准那位楼少主能帮上忙?”陈果说。

顾夕夜闻言眼睛一亮,“大人也要有事要去安迪拉斯吗?如果有任何事需要帮忙尽管提,在安迪拉斯我们义斩商会虽然不说无所不能,但还是有些能量的。”

叶修深深看了他一眼,笑了一下,“无需紧张,今天我无论遇到谁我都会救下的,所以你们不必太过放在心上。至于我在安迪拉斯的事,你们或许能帮的上忙,如果需要我也不会客气,会来找你们的。”

“好的好的,您别客气。”顾夕夜有些尴尬地勉强笑着。他身上隐隐有些冒冷汗,感觉自己所有心思都被眼前这位神秘的龙神看透了。

陈果撇了撇嘴,刚想说话,却被打断了。

“大神你千万别客气,你把我当跑腿的就行了!”楼冠宁躺在床上扯着嗓子嚎了一句。

叶修当然不会把他当跑腿的,“我之前说过欠你一个人情,这次救下你们也是机缘巧合,大家做朋友就行。”

顾夕夜连忙想要应下,又被打断了。

楼冠宁:“朋友!真的吗,我真是……我真是太荣幸了!”

顾夕夜:“……”

 

好气哦!这种少主,未来的义斩还能不能好了!

终觉得有一天整个义斩都要被这个不靠谱的少主打包送掉啊!

 

他们对话没能继续下去,因为窗口被挡住了,原本还能呼吸到的新鲜空气消失了。

完全不能忍!

 

叶修走过去,毫不留情地怼起了罪魁祸首——小龙。

“走开,你挡着通风了。”叶修手抵在它的脸上,想要将它推开。

小龙此时正好奇地将眼睛凑到窗口前往屋内看,听到叶修的话它挪开眼睛,然后换成了它的鼻子,轻轻吸了一口气……

 

叶修忽然微笑起来,他预感到接下来会发生什么了。

 

“嗷嗷嗷……”小龙仿佛被狠狠锤了一下鼻子,猛地缩回脑袋,用爪子捂着鼻子惨叫一声,痛苦而悲愤。

叶修勾起嘴角嘲笑道:“哈哈哈,你知道什么是不作不死吗?”

 

小龙痛苦地哼哼,惊恐地看着叶修所在的房间一眼,一蹦一跳地远离了这艘飞艇。

它的鼻子可比人类的灵敏多了,药膏那种可怕的臭气对它而言杀伤力也更大了,这已经不只是臭了,它鼻子都疼了!

脑袋像是被狠狠揍了一榔头,晕乎乎地!

它趴在地上拼命摇晃脑袋,身体晃来晃去,翅膀一扇就是一道劲风,走一步大地就要震上一震,看得周围的人心惊胆颤。

 

叶修知道小龙的脾气,但其他人可不知道啊!

在人类眼中龙都是强大的、凶残的,哪怕这头龙是‘龙神’的坐骑,这样近距离与一头强大的飞龙接触给人的心理压力也是很大的,生怕这头龙一个不高兴大开杀戒。

就连曾经骑在小龙背上的陈果,再次见到小龙也很紧张。

 

顾夕夜吞了吞口水,小心翼翼地问:“它不高兴吗?”

叶修安慰道:“大概不太高兴,不用紧张,是它自己太调皮了。”

顾夕夜:“!!!”并没有感觉被安慰呀!好怕!

 

“你们这药膏挺好的,不知道能否给我一些?下次它再调皮我也能治一治它。”叶修勾唇看着小龙轻笑了一下,小龙莫名打了个寒颤。

“没问题呀!全部都给您!”楼冠宁一声应下,将剩下所有药膏都塞给叶修了,一点不在乎这些药膏值千金。

 

接下来叶修和顾夕夜商量了一下之后的事。

叶修决定和义斩的人一起去安迪拉斯,可以由顾夕夜或者楼冠宁待他去拜访蓝溪商会——至少不会吃个闭门羹。

 

这时被派去寻找坠毁的飞艇的人也陆续回来了。

情况不太好。

 

在叶修赶来之前,飞艇队已经损失了八艘飞艇,还有三艘飞艇破损得几乎不能再使用了。那些坠毁的飞艇中的人几乎没有幸存的希望了,但大家还是派人去寻找残骸,至少要将尸体带回来安葬,不能让人暴尸荒野。

飞艇上的货物也要规整好,要扔掉一部分不值钱的,分配到剩下的飞艇当中。

义斩的人全部忙碌起来,楼冠宁邀请叶修在飞艇中休息,自己则拖着包扎固定好的断腿,一瘸一拐地指挥众人干活。

叶修看在眼里,对他印象稍微改观——虽然逗比又花心,至少责任感还行。

 

楼冠宁似乎不怕小龙,反而十分想亲近。

再一想到他以前有过‘骑蓝速龙王’的丰功伟绩,这就不足为奇了——正常人不会想要去骑蓝速龙的!

 

但小龙丝毫不给他面子。

它趴在地上将头扭了过来,张嘴呲牙毫不客气地冲他吼了一嗓子,全身上下每一片鳞都写着‘滚!不要靠近我’!

超级超级凶!

 

楼冠宁很伤心,一步三回头地走了。

他走后,小龙狠狠打了个喷嚏。

这个人好臭!

 

坠毁飞艇上的尸体被带回来,一个个用布包起来专门放在一艘小飞艇上,要连夜运回死者的故乡马瑞奥尔下葬。

其他的人则忙忙碌碌地整理破损的飞艇和货物。

叶修在一个空气新鲜的房间找到了君莫笑,一人一龙一猫轻松简单地休息了一晚上,义斩的人则忙碌了整晚。

第二天飞艇队已经准备妥当,等太阳升起来,地表的上升气流足够强之后,飞艇一艘接一艘地升空了,向西方繁荣富饶的滨海之城——安迪拉斯前进!

 

-------------------------------

楼冠宁:我不花心的,超级专一!我我我可以解释!!大神信我!!!

叶修:铁证如山,小楼你翻不了案的。

楼冠宁:……(哭瞎,想掐死过去智障的自己)

 

评论(13)
热度(188)

© 千万别催我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