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万别催我

脑洞大到受不了就开坑的设定狂魔……没有设定撸不出文,设定总是比大纲长

【ALL叶】论如何狩猎一只叶修 18

18 夫妻反目

 

“不是,都不是。那是一条壮年的雌火龙,有一窝幼龙。很多人见过她,翠绿的鳞片非常漂亮气质高贵。我们都认为她或许再过十几年就会长出樱鳞,没想到会发生这种事。以前从来没有她袭击人类的建记录,非常非常奇怪。”老龙人也很不解,他又想起了什么:“对了,据去过现场的人说那里全被火烧光了,整个山头都成了焦炭,她似乎很生气。”

“那就是有人惹它了,或许是有那个不怕死的跑去偷幼龙了?”叶修说。

“并没有,她的幼崽都死了。最奇怪的是,似乎是被她自己杀死的。”老龙叹息着,站起身,“我这里有一具幼龙的尸体,你要不要看一下。”

“好啊!”叶修很感兴趣。

 

老龙从一个箱子里拿出一个小包裹放在桌面上,打开包裹,里面是一条已经死去的灰色幼龙。

火龙是极少数雌雄体态差异极大的龙种,所以人们为了分别它们将其称为雄火龙或者雌火龙。

雌火龙多数为墨绿色鳞片,她们有强劲的后肢和带毒的尾巴和棘刺,还有非常强大的火焰吐息。因为飞行能力不强多数时候在地面活动,几乎没有天敌,人们尊崇其为‘大地女王’,与雄火龙的‘天空之王’称号相呼应。

火龙的幼崽却全部是灰色的,直到快要成年才会褪去幼鳞,披上墨绿色或者赤红色的鳞片。这种暗淡的色泽是种伪装,能够很好的保护这些尚且柔弱的幼崽。

 

这只死去的幼龙半大不小,和一条狗差不多大,但翅膀和爪牙已经长的整齐,战斗力远不是普通的狗能比拟。

叶修仔细翻看了一下这具尸体,下结论,“一头雄性幼龙,破壳半年左右。致命伤口在背部,贯穿伤。”

叶修测量了一下幼龙背部的伤口,宽度、深度、形状,他用棉布包着手小心取了一点伤口中的血肉放在眼前观察,甚至闻了一下,然后他的神色变得凝重严肃。

“似乎是雌火龙的爪子造成的伤口?不像是误伤,像是狩猎时的一击毙命。这怎么可能?”叶修不敢置信,可是无论是伤口的形状还是幼龙血肉中的毒素都在证明这一点。

“是啊,真是奇怪。”老龙人赞同。

 

雌火龙性格极其凶暴,特别是当她们有龙蛋或在抚育幼崽的时候。但无可否认的是,雌火龙是非常称职而且富有母爱的母亲,她们会不辞辛劳为幼龙捕猎、一口一口给幼龙喂食,为了保护自己的幼崽拼死战斗。

正是因此叶修和老龙人才如此难以相信,这头幼年火龙居然是死在雌火龙爪下。

 

他们猜测,会不会是外来入侵的雌火龙杀死了幼龙,可是并没有其他雌火龙出现的痕迹。也不会是误伤,因为五条小龙全死了,伤口一模一样,明显是刻意的。

他们讨论了很久,老龙人拉着叶修喋喋不休。似乎是因为在马瑞奥尔根本没有其他能够与他这样探讨的人了,叶修是他这么多年仅见的博学多识的人,而且比起龙人而言,叶修还有许多不平凡的阅历,这让他对叶修格外热情。

但讨论许久,到最后两人还是一头雾水,没有结果。

 

老龙人有些忧虑,这次死了几个人,谁也不知道会不会有下次,但如果继续这样下去,老龙人就考虑要不要申请出动猎龙队了。

可是出动猎龙队代价实在太大了!

这里的猎龙队可不是游骑兵。

强大的游骑兵几乎可以单挑巨龙,但猎龙队全是稍微强壮的普通人。

带着网、弓箭以及龙弩猎杀龙兽,成败看运气,纯靠人命堆。一般而言,哪怕出现飞龙袭击人的情况,只要不是非常严重就没有人会去追究,死了也白死。

理智的人都知道,与强大的龙死磕绝对是不明智的!

 

叶修向老龙人讨要了雌火龙所在的领地以及地图,还询问了这次出事的地点,就告辞了老龙人,骑着吃饱了青草的花马顺着地图的指示往事发地点赶去。

虽然这只是一头火龙,事情也只是吃了几个人,在叶修看来不是什么大事。

但他本来就无事可做,闲着也是闲着,倒不如趁这次机会带君莫笑去见识一番,让它经历一下龙兽的恐怖。

 

这头雌火龙领地与马瑞奥尔相隔不远,翻过几个山头便是了。

这让叶修非常感慨——要是在北方大陆,这么近的距离下人类和火龙绝无和平共处的可能!

但南方大陆,这种和平似乎成了常态。

 

叶修先带着君莫笑去了出事的地点,一路上全是各种烧焦的痕迹,树木全部被烧成了黑炭,一片荒芜,仿佛刚发生森林大火,有几处地方甚至连岩石都被烧成了结晶,由此可见龙息的恐怖。

他顺着这些痕迹一路最终,最后发现了火龙的巢穴。

 

龙巢建在高高的乱石山顶上,可是此刻已经彻底毁坏了,巨石倒塌,满目疮痍,到处是焦灼痕迹。

叶修在倒塌的巢穴旁的巨岩上抹了一把,上面有一道深深的爪痕。

 

君莫笑缩在叶修怀里不敢出来,但依旧勇敢地瞪大眼睛观察四周。

花马踱着步子喷着气,被周围火龙留下的气息吓得瑟瑟发抖,一步都不肯再往前走了。叶修也不勉强它,将它拴在一块岩石上然后自己抱着君莫笑往前走。

他很小心,因为他没有穿上装备也没有带武器,小龙也不在身边,怀里还有一个拖油瓶,他只是来看一眼的,并不想找火龙的麻烦。


他顺着焦黑的痕迹走了很久,越走越疑惑,越发觉得事情似乎不像他一开始想的那样简单……

 

“这头火龙喷了多少火?它疯了吗,领地不要了?”叶修看着前方被烧干的小溪和溪边被活活烧死的动物尸体,实在忍不住了。

火龙破坏力有多强叶修一点也不怀疑,但它这样疯狂地破坏自己领地却很不对劲。

树木烧没了,就没有动物,没有动物它就没有食物,它是在找死吗?

 

越过这些已经有些发臭的动物尸体,叶修继续向前。

君莫笑盯着焦黑的尸体,身体紧绷,一双尖耳朵紧紧贴在脑门上,似乎被吓得有点狠了。


过了不久,叶修听到了动静,是龙的吼叫和翅膀扇动的声音!

他急忙往那边跑,过了一会儿他突然停下,蹲下在地上摸了一把。

“龙血。”叶修将手上的血凑到君莫笑跟前让它闻,猫崽偏过头,强忍恐惧闻了一下。

又走了几步,叶修在地上捡起几样东西。

“龙鳞。”这些龙鳞有红有绿,也就是说有雄火龙也有雌火龙的鳞。

 

它们受伤了!

 

叶修猜测,是不是这一对火龙夫妇遇到了强大的敌人?

他仔细地侧耳倾听,却只听到了两对翅膀扇动的声音,没有第三条龙的动静。

难道它们的敌人不是飞龙,不会飞?

 

继续往动静传来的方向走,叶修躲在一片岩石后面,带着君莫笑慢慢蹭了过去。

越过一颗巨石,叶修抬头往前看,眼前的景象令他大吃一惊。

 

那对雄火龙和雌火龙居然在彼此厮杀战斗!

原来,根本就没有第三条龙!


可是这怎么可能?

这是怎么回事? 


全世界都知道雄火龙是妻管严!

它们对配偶好得不像话。雌火龙孵蛋期间心情暴躁,吼一声雄火龙就屁颠屁颠去为配偶觅食,雌火龙不予许它回巢,它就可以足足数个月不回巢穴休息,不眠不休地在领地巡逻。

这样让单身狗恨不得举火把烧烧烧的夫妇,居然彼此之间打起来了?!

而且是舍生忘死拼尽全力的战斗,不将对方杀死据不罢休!

 

叶修一路上遇到的大量烧焦痕迹其实是两头火龙战斗的结果。

此刻在他前方就是一片火海,龙的怒吼震耳欲聋!


叶修看着两条火龙面不改色,但君莫笑已经在发抖了。

叶修对它一点也不客气,将它从怀里推了出来,让它现场观看这场恐怖的龙战。


观察了一会儿,叶修眉头渐渐皱紧。

他发现,这两头火龙似乎都没什么理智。它们战斗没什么章法,雌火龙没有发挥优势在地上以逸待劳,雄火龙也没有在天空发挥自己高超的飞行技巧,它们在乱打一气,却又毫不留情。

最重要的是,火龙对火焰抗性极高,它们的火焰并不能给对方带来多少伤害。

只要还有理智就会知道,这种情况肯定不能浪费体力去疯狂喷火,用爪子用牙齿用尾巴反而更有威力。

 

它们已经打了很久了,最后雌火龙在空中被雄火龙咬住了咽喉。

叶修眼睁睁看着它被原来恩爱至极的配偶咬断了脖子。

 

雄火龙也不好过,它的胸膛被雌火龙翅膀上的长棘刺穿了,流血如注。

它脱力倒在地上,落在雌火龙尸体旁边,依旧在疯狂地撕咬雌火龙的尸体。

 

叶修看着这一幕心里一阵发寒。

着究竟怎么回事?实在太疯狂,太残忍了!

 

他将君莫笑藏在岩石后面,叮嘱它不要动,自己快速向两头火龙靠近,想要看的清楚一点。

雄火龙发现了他,抬起头张开嘴冲他喷出一道炙热的龙息,叶修往旁边一跳轻松闪过。

这时,他才注意到这头雄火龙的眼睛是不正常的颜色,非常诡异地一片血红,凶暴而血腥,不见一点理智和清明。

雄火龙没有力气了,喷了一口就不动了,反而不顾伤势拼命挣扎想要爬起来攻击叶修。

叶修看见诡异的黑烟不断从它的口鼻中冒出来。

它看上去疯狂而痛苦!

 

因为过去的经历恨屋及乌,叶修对雄火龙没有丝毫的好感,但他也不愿意看着它这样继续痛苦。

他张开手掌,无尽的寒气从他身体里冒出来,四周的温度骤降,就连摇曳的火焰都暗淡熄灭了不少。

很快,叶修周围的地面生成了薄薄的白霜。

手一握,一柄长而锋利的冰矛出现在他手中。

 

“安息吧。”他说。

话音未落已经冲到了雄火龙旁边,扬起冰矛高高跃起。

 

“吼!”雄火龙发出怒吼。

 

手起矛落,怒吼声戛然而止——


叶修轻巧地落到地面,被冰矛贯穿头部而亡的雄火龙这才轰然倒地,与它曾经深爱,却被它亲口咬死的配偶并排而列。

 

“唉……”叶修看着它们,心情复杂地叹了口气。

他手轻轻一招,两颗赤红色的龙魂悠悠飞了过来,被他一把拍进了胸口。

与之前融合崩龙灵魂时的艰难不同,两头火龙似乎并不能给叶修带来什么麻烦,只是周围温度骤然升高了一阵,很快恢复正常。

 

“喵呜!”君莫笑发现似乎已经安全了,跌跌撞撞地跑了出来,扑进叶修的怀里。

“好好看,这是火龙。”叶修抱着它凑近了两头火龙尸体。

他一只手提着君莫笑,空出的手灵活地拿出了烟草,卷起一只烟叼在嘴里。这里到处都是火,他叼着烟凑近了一束火,飞快地燎了一下,烟卷瞬间就就被点燃了。

他深深吸了一口,只觉全身舒畅,胸口的压抑的感觉散去了一些。

 

君莫笑刚开始还害怕,很快就恢复过来,开始大胆地接近火龙尸体,过了一会儿居然开始伸爪子去挠,然后在尸体上上蹿下跳,玩的不亦乐乎。

叶修由着它去闹。

战斗猫需要知道龙的恐怖,从而心怀警惕与敬畏,同时也要有与龙战斗的勇气。

他让君莫笑旁看龙战,让它知道龙的恐怖。

又让它看龙的尸体,让它消除恐惧。这样一来,他最初培养教育君莫笑的目的就算是达到了。

 

但是,这两头火龙不对劲的原因还没弄清楚。叶修想起雄火龙赤红疯狂的双眼和口鼻冒出的黑烟,心有疑虑。

这时他忽然莫名想起了千刃龙的异常。

莫非,这两件事之间有所关联?


--------------------------------------------

很快就要去打第一个小BOSS啦!在那之前一定要让兴欣的小可爱们出来几个!我发四!

 


评论(9)
热度(182)

© 千万别催我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