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万别催我

脑洞大到受不了就开坑的设定狂魔……没有设定撸不出文,设定总是比大纲长

【ALL叶】论如何狩猎一只叶修 14

14 义斩与蓝溪


陈果对叶修很热情,她是一个重情义知恩图报的的人,一路上叶修好说好歹才让她将称呼从‘恩人’改成了‘叶修’。

“叶修,你来马瑞奥尔就该直接来找我们啊,这些生活用品我们商社多得是,哪用得着你还跑去买。”陈果说,“不过看到你这个样子,真的挺让我震惊的。”

“震惊?”叶修不解。

“是啊,这鸡这鸭,和你的身份根本不相符嘛!”陈果理所当然地说。

“……我的身份?”叶修茫然。

“龙神呀!”陈果扭头看他,眼睛闪闪发光,像是在看什么稀世珍宝。

“什么龙神?我可不是龙。”叶修很清楚自己是人。

“龙神不是你理解的那个意思,龙神在我们的古代方言中被称为‘阿帝尔’,意思是‘御龙的战神’。”陈果解释,“传说中只有最强大的战士才能征服和驾驭强大的飞龙。”

“哦,那我就是你口中的龙神了。阿帝尔这个称呼挺好听的嘛,我喜欢。以后请叫我阿帝尔谢谢。”叶修说。御龙?没错呀!最强大的战士?嗯,就是他!

“喂!”陈果满头黑线。

“这不是你说的吗?”叶修。

“龙神才不会这样吧!”陈果戳了一下笼子里的小羊羔,小羊羔抬起头“咩~”地叫了一声。

“龙神也是人嘛,人就要吃饭。”

“行行行!你说了算。”

 

他们走出飞艇码头往山下的村庄走,走了一段路后遇到了一支庞大的龙车队。

陈果远远看到了那支龙车队,忽然脸色一变,拽着叶修往路旁边靠去,似乎很想隐蔽自己。叶修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但还是跟着她牵着花马退到旁边。

她明显是在躲这支龙车队,但没想到那队龙车居然在他们前边停下了,龙车队上所有人都看着他们,霎时间几十双眼睛齐刷刷地看了过来,令人颇有压力。

一个骑在为首的食草龙背上的年轻男人晃悠过来,忽然冲陈果叫道:“呦!陈社长,怎么走啦?你这是放弃啦?”

“不关你事!”陈果冷声说。

男人一点不介意陈果的冷漠,“我说你别放弃啊,不如考虑一下我呗,你嫁给我,我就帮你。怎么样?”

人群起哄:“对呀,少会长不是挺好的嘛!考虑一下呗!”

陈果脸色冰寒,恶狠狠地瞪了那男人一眼,“呸,滚你的吧!”

“哎!我就喜欢你这火辣的脾气。美人发火的时候也是美人。”男人笑嘻嘻地说。

“我们走。”陈果深吸了几口气没有理他,无视了周围看热闹的人群和龙车队,拽着叶修大步往前走,人群指指点点,给他们两人让开了道。

好在男人虽然嘴上耍花花,却没有仗着人多势众做些别的,似乎并不是什么非常顽劣的纨绔子弟,至少比叶修在高天城见到的那些贵族王室子弟要好多了。

他只是在后面高声叫道:“总之陈社长你考虑一下啊,我可是很有诚意的!”

陈果头都没回,没听到一样。

 

直到再也看不到那支龙车队了,叶修才开口问道:“遇到麻烦了?”

“唉……是啊。”陈果叹了一口气。

叶修问:“怎么回事?”

陈果:“还不是为了那批货物。”

 

一路上,她将前因后果给叶修讲清楚了。

 

兴欣商社是陈果父亲留下来的商社,在陈果父亲过世后由她继承。商社并不大,只有一艘飞艇——那艘倒霉催被飞龙袭击坠毁的飞艇——做一些运输矿物倒卖赚取差价的行当。

而往返雪山与马瑞奥尔的航道兴欣商社已经非常熟悉了,不止他们,还有很多大大小小的商社的飞艇往返于这条航道上。这本应该是一条安全的航道,绕过了所有已知的飞龙领地,陈果的父亲在这条航道飞了一辈子没有出事,但那天却出事了。

所有人都想不明白,但事情就是发生了。

 

失去了父亲留下的飞艇,陈果很伤心,但这并不特别严重。那架飞艇有已经很老很旧了,前不久她才订做了一个新的更大的飞艇,但她也因此欠了一大笔钱。

本来这一趟货物运回来卖掉,她就有钱还债了。但现在出事了,飞艇没了,货物也没了,她还不了债,订做的新飞艇也拿不到手了。

这才是大事。

 

“所以我想找人先借一架飞艇把落在那里的货物运回来。”陈果说。

“没有人愿意借给你?”叶修恍然。

“是啊。”陈果无奈地说,“没有人愿意冒这个风险。我们遇到了飞龙袭击,说明这条航线已经不安全了,没有人愿意借飞艇。”

叶修点点头。他可以理解,因为飞龙对飞艇和人类而言是无解的,是致命的,除非关系特别好,谁愿意为了兴欣商社的债务担这么大的风险呢?

“刚才那个人愿意帮你?”他好奇地问。

陈果脸色冷了一下,摇摇头,“他也不愿意动用飞艇,不过他可以帮我把债务还上。他是义斩商会的少会长,非常非常有钱,买下整个兴欣轻而易举。”

“原来是这样。”

 

叶修知道陈果没说完的话。

那个义斩的少会长肯定不是白出钱,就像他之前说的那那样,陈果要嫁给他才行。不过那时兴欣也就不再是一个独立的商社了,难免要并入义斩商会。而且有钱有势的男人多数三妻四妾,无论是在王国还是在这里都是一样的,陈果嫁过去估计生活也不好过。

叶修没有多提这件事,最终怎么选择是陈果的自由,这件事叶修也帮不上什么忙。

 

“对了,你以前见过袭击你的那种飞龙吗?或者有其他人见过吗?”叶修想起另一件事。他想要搞明白为什么千刃龙群会出现在这里。

“我不知道,没见过。”陈果说,“我回到村庄就就拜访了最博学的龙人长者,但他也不知道,从来没有这种飞龙的记录。金色竖起的鳞片,宽大的翅膀,头上有独角,巨大锋利的爪子……我闭上眼都能把那群飞龙的样子画下来!但没有人知道它们。”

“唔……有意思。”叶修摸摸下巴。他怀里的君莫笑抬起头,好奇地伸出爪子挠他的手掌,叶修饶有兴趣地与它你一下我一下地玩起了拍手手的小游戏。

“难道你知道?”陈果看着旁边一人一猫幼稚的行为满头黑线。

“对,我知道。它们叫做千刃龙,生活在树海。”叶修捏了捏君莫笑的小肉垫。

“千刃龙?树海?”陈果根本没有听说这个地方。

“树海在很遥远的地方,要先穿越整个丘陵,往东穿越草原,再往北穿越沙漠,位于大陆雨水充沛的北部。那里才是千刃龙的家乡。”叶修耐心地解释。

陈果懵懂地点点头。

 

听到叶修的描述,她意识到树海很远很远。

但她见识有限,她去过最远的地方就是曾跟随父亲飞艇去过的草原上的村落,她知道北方有沙漠,知道东方有草原……

但更远的地方是什么呢?。

那究竟有多远呢?

陈果毫无头绪,也想象不到。

 

“其实你们根本不用担心,我已经回去过那里,千刃龙早已经走远了,你们不会再遇到危险了。”叶修这样对她说。

陈果苦笑:“我当然信任你,但没有人会信任我。”

叶修哑然,不知道该怎么安慰她,就没有再说话。

 

他们走过城中心宽阔的石板路,拐了一个弯,最后在一个大院子前停下。

“我们到了。”陈果说。

叶修看到院子前方竖着一个木牌,上面写着兴欣商社的文字。

“唐柔应该在家,我带你去找她。”陈果带着叶修走进院子,院里里面站着几个人,其中有一两个叶修有点印象,似乎是被他从飞艇上救下来的人。当然,能够让他有印象的人肯定是当时叫得特别大声、特别惨的几个。

“社长回来了!你成功了吗?”他们兴奋地围过来。

陈果摇摇头,“没有。我回来找小唐有事,她在吗?”

“她在里面练剑呢。”有人回答。

“走,我们去找她。”叶修迫不及待地往里面走。

 

他很想知道艾露猫的来历,因为这或许与他的故乡荣耀王国有关。

他已经数十年没有回去了,他越走越远,回家的路也越来越难,或许借此机会他可以得到一些关于王国的消息?

想到这里,叶修心情不由得热切了一点。

 

唐柔果然在院子里面练剑,穿着紧身的短褂,一柄长刀舞得虎虎生风,神色专注而肃穆。叶修一路走来看她练剑,发现她的剑法并非杀人的剑法,而是典型的与怪兽战斗的剑法——游骑兵的剑法就是这一类,不过比她的高明很多。

剑法并不高明,但基本功足够扎实。

叶修不由得点点头,小姑娘练得不错,下过苦功。

 

“小唐!能停一下吗?”陈果叫道。

“咦,果果?你回来啦!事情办好了?”唐柔回头看见陈果眼睛亮了一下,反手“蹭”地一声收刀入鞘,快步跑了过来。

“唉,别提了。”陈果叹息地摆摆手,指着叶修说,“今天是他来找你。”

唐柔转头看向叶修,愣了一下似乎有些疑惑,最后看到叶修怀里的君莫笑才恍然大悟,满脸惊喜地说:“恩人是你啊!你来找我是关于猫崽的事吗?”她弯腰去逗君莫笑,惊叹道:“长大了,眼睛睁开了!小猫,你还记得我吗?”

 

君莫笑懵懂地看了她一眼,闻了闻她的手,喵地叫了一声,似乎确实还有印象。

不过它是忠诚的艾露猫,对叶修以外的人都不感兴趣,面对唐柔的挑逗,小猫崽非常有骨气地扭开了头。

 

“我找你确实与艾露猫有关。”叶修丝毫不灌完抹角直入主题:“你知道艾露猫的来历吗?或者你能告诉我你在哪里买到它的吗?”

“艾露猫?”

“对,艾露猫是一个非常聪明非常奇特的智慧种族。”叶修解释。

听到他的话,唐柔和陈果皆惊奇地“啊!”地叫了一声。

“原来是真的啊!它们真的能学会说话吗?我还以为小唐是被人忽悠了呢。”陈果说。

 

南方大陆与荣耀王国不同,除了人类以外还生活着其他智慧种族,其中最出名的,与人类最相似也最亲密的是龙人一族。

也正是因为多族杂居的原因,陈果和唐柔对艾露猫这样的存在接受的很快。

 

“很抱歉,我过去并没有听说过艾露猫这个种族,也不知道它的来历。”唐柔说,“不过我可以告诉你那个商会的信息。那是来自西面沿海地区的大型商会,名叫‘蓝溪商会’,每隔几年会到各个村庄售卖海特产,艾露猫就是他们带过来的。”

“他们现在还在吗?”叶修急切地问。

“很遗憾,他们才走。”唐柔无奈地摇摇头。

“那你知道他们去哪里了吗?”叶修追问。走了没关系啊,骑着小龙一路追过去就行了,飞艇的速度可快不起来。

唐柔歉意地看着叶修。


没有得到想要的答案叶修有些失望,但他也知道这种事急不来。

秘密,总是要一步一步慢慢揭开的,叶修早已习惯去享受过程。

 

“或许有其他人知道他们去了哪里?哪怕是巡回的商队,也该有一条路线的。”陈果忽然插嘴道。

“谁?”叶修打起精神。

“龙人长老,或者其他的大型商会。龙人长老会须有关于他们的记录,而蓝溪商会的合作者也有可能知道他们的路线。后者的可能性更大一点。”陈果思路清晰地说。

“比如说?”

“呃……”陈果迟疑了一下,“比如说义斩商会。”

 

--------------------------------

小楼啊,你在你男神那里的第一印象……啧啧!默哀默哀~

楼冠宁:我以后流的泪,一定就是我当时脑子进的水!!!


评论(9)
热度(185)

© 千万别催我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