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万别催我

脑洞大到受不了就开坑的设定狂魔……没有设定撸不出文,设定总是比大纲长

混世 29 (cp 叶修X叶修)

#主cp斗者叶修X电竞叶修,副all叶(或者叶all?)

#【ALL叶】荣耀世界的番外文,与荣耀世界正文情节无关联!只有背景相关!

#内容梗概:荣耀世界斗者叶修穿越原著电竞世界的故事

#混世番外的目录在正文目录下方,一直往下拉就看到啦


29


第二天,9月27日,第十赛季第四轮,兴欣主场迎战霸图。

 

出门时异世叶修特意穿上了陈果支援的一套小西装,人模狗样儿地跟着兴欣一路溜达到了体育场,黏在叶修身边没个正行,直到在后场遇到了霸图一行人他才挺直了腰板。

 

这是兴欣内部商量好的,当两个叶修在外人面前同时出现的时候,异世叶修就假扮成叶修的双胞胎兄弟叶秋。不过异世叶修根本没有见过自己的兄弟是什么样,连脑补都脑补不出来。

 

“你就严肃一点,精英一点好了。”叶修说。

 

陈果怀疑地看着他。她没觉得叶秋哪里严肃哪里精英了,虽然是比叶修这个家伙好多了。

 

异世叶修秒懂,扯了扯衬衫领子,唬着脸说:“这样?像老韩?”

 

他身上自有股气势,当他严肃起来还是很吓人的,至少那种威严就绝不是这个世界的叶修身上能有的。这样一看,大家都觉得不错,至少和叶修这个家伙是绝对不会弄混了。

 

叶修看着异世叶修心里挺诧异,因为他是真的做不出这样威严的样子,他懒散随意惯了,也从来没有什么机会培养气质。如果他一直是人前万众追捧的斗神的话,他或许有机会能够变得有气势一点,但他没有他不是。他就是个单纯的打游戏的宅男。所以他就算装,也只能装个表面装不像。

 

他们确实是不同的啊。叶修心里淡淡地流过这样一个想法,而且越来越清晰。

 

霸图的人见到两个叶修似乎一点也不意外,就连昨天没有来兴欣串门的人也表现得很平淡,显然所有人都做过功课,被交代过了。只有几位年轻人好奇地多瞅了异世叶修两眼。

 

说实话,他们的反应让自以为准备充分的兴欣众人有种一拳打到了棉花上的感觉,难受极了。

 

两位叶修倒不在乎这些,他们黏在一起低声讨论些什么,偶尔还会用莫名的眼神来来回回看霸图几人。两个人时不时哈哈笑成一团,异世叶修有时候居然乐得身上的马甲都快要捂不住了。

 

他们的举动令霸图的一些年轻人顿时有些坐立不安,总在猜测兴欣这群人是不是在说他们坏话。还好霸图的大佬韩文清对他们的行为嗤之以鼻,表示不屑,维护住了霸图年轻选手们心理健康。

 

“兴欣这又是什么奇葩的诡计!不要中计!”

 

叶修们当然不是在说坏话,或者说,他们不完全是在说坏话。他们只是非常开心地把几位熟悉的霸图选手扒了又扒,难得表现出了强大的八卦欲望。他们从韩文清的钱包脸扒到了张新杰的强迫症,魏琛方锐和苏沐橙在旁边添油加醋。

 

毫无疑问,钱包脸这个梗彻底戳中了异世叶修的笑点,他差点笑摊在叶修身上。

 

到了双方选手入场的环节,霸图先上台,整个体育场瞬间沸腾起来。

 

虽然今天是兴欣主场,但其实萧山体育场中大部分霸图粉丝或者被豪门霸图吸引而来的中立粉丝,兴欣作为一个新战队还没有成立正规的粉丝团,零零散散的粉丝看上去蛮可怜的,粉丝很努力地助威,却无力回天

 

异世叶修走到一个能够看到屏幕的角落,看着台上的人,台上的叶修,心想,哪怕只是个游戏,荣耀也有如此魅力啊。

 

他爱荣耀,因此产生了一些与有荣焉的骄傲感,更多确是莫名的难受和焦躁。异世叶修很清楚这种情绪的由来——他想念自己的荣耀了。

 

就像毒瘾一样,这种‘瘾’、这种焦躁与难受与日俱增。这也是控制欲,他难以忍受荣耀世界不在他掌控中的感觉,如果可以,他简直恨不得将荣耀世界整个放在眼皮子底下时刻看着——但他做不到,他连回去的路都找不到。

 

异世叶修闭上眼,冷静地梳理自己的情绪。这时他有些后悔自己没有带千机伞出门,在这里只有千机伞能够给他一定程度的心里安慰了。有时候他自己都会害怕,怕自己会忍受不了这种‘瘾’,为了找到回去的路而做出什么不理智的事。

 

过了一会儿,异世叶修被人群的喧哗声惊动,听到解说的报幕接下来是第二场个人赛,到叶修上场了,他的对手是张佳乐。

 

异世叶修终于抬起头,将自己的目光施舍给了台上的比赛。

 

叶修打得很凶,而张佳乐明显蒙了,全然不知所措,或许是被散人的疯狂连击吓到了吧。异世叶修瞅了眼屏幕上卡卡变来变去的千机伞和跳来跳去的君莫笑,飞快地移开自己的目光,转而去看比赛席上的叶修。

 

啊,叶修打比赛的时候更好看了,就连对对手的挑衅也很可爱!这才是他全力以赴,最认真,最精彩的时候吧。

 

异世叶修简直恨不得把时间停止了,将这一刻保留下来。

 

但是,比赛很快就结束了。本来就是直来直去的擂台赛地图,两个人上来就开干,张佳乐还被快节奏的散人给打蒙了,比赛结束得出乎意料地快,出乎意料地简单利索。

 

屏幕上,百花缭乱的尸横角落,君莫笑归刀入鞘,伞开,撑起在半空,挡住了上空飞落下来的血花。

 

“我最近练得可是很凶猛的。”

 

看到叶修敲下这样一句话,异世叶修当场就笑了。在他看来叶修这种略带得意和霸气的小挑衅实在是可爱极了。至于张佳乐看到这句话心里怎么想,emmmm……

 

叶修走下来,看着异世叶修笑了一下,异世叶修冲他比了个大拇指。叶修笑眯眯地招招手示意他过来坐下,异世叶修拒绝了,做了个吸烟的手势,一个人绕到后台洗手间里去了。

 

看到屏幕里打得热闹的君莫笑,他实在有些手痒,‘瘾’也重了,需要抽根烟冷静一下。

 

另一边,输了一场比赛的张佳乐呆坐在选手席上,有些心不在焉。他想到那恐怖的散人快打,又想到叶修最后对他留下的话。那是在暗示他懈怠了吗?不!张佳乐认为自己没有。

 

他脑子转啊转,不知不觉又偏到了远处,想起昨天的事儿,越想心越乱。

 

这时方锐和霸图的新人宋奇英已经开打了,在场上你欺我诈。他没有心思去看,跟张新杰说了一声后独自身离席往洗手间去了,想要上个厕所洗把脸,为后面的团队赛调整一下状态。

 

虽然比赛就注定要有一个输家,而张佳乐也早已习惯了输赢,但输了就是输了,他心里还是有些难受。有时候他也在想,同样是大龄选手,叶修的实力、叶修的状态凭什么这样好呢?是他还不够坚持吗?不够努力吗?

 

一定是这样。

 

张佳乐将一捧水泼到了脸上,抬头看着镜子里自己,抹了把脸。

 

要继续努力!叶修练得狠,我也可以。我输了,是我自己的问题。加油张佳乐!

 

就在这时,洗手间内传来一个懒洋洋的声音,“照个镜子也能照这么久,没想到你还挺自恋啊,张佳乐。”

 

听到这句话,以及话中熟悉的语气,张佳乐想也没想条件反射地怼了回去:“你才自恋呢,叶修!瞧瞧你说刚刚的那些话……”

 

他没说完就卡住了,因为他从镜子中看到在他斜后方的人穿着一身整齐的西装。

 

不是叶修……

 

这下就尴尬了。

 

“那个,原来是叶秋先生啊。”张佳乐露出尴尬而不失礼貌的笑。

 

“呵。是叶修。”异世叶修夹着烟轻笑,“这就认不出来了?不行啊佳乐。”

 

张佳乐拼命忍住不要在脸上露出‘你TM逗我’的表情。这样太不礼貌了。

 

“叶秋先生真爱开玩笑哈。”

 

“我什么时候开过玩笑?”异世叶修将手里的烟在垃圾桶上摁灭,然后弯腰洗手。

 

张佳乐眼睛不受控制地在他那被修身西服勾勒出来的腰线上转了一圈,直到异世叶修直起身子开始挤洗手液他才反应过来,慌忙移开了目光。

 

理智告诉他,这个人不可能是叶修,只不过是很相似的双胞胎。但是真的太像了啊!张佳乐也认识几对双胞胎,却从未见过外表和神韵都如此相似的——相似到从感情到莫名的直觉都在叫唤,这个人就是叶修啊!

 

“昨天那个,那个……”张佳乐又想起自己昨天做的事,然后整张脸红了,也不知道是气的还会羞的,“那个叶修,其实是你对吧!你们互换了身份!”

 

听到他的话,异世叶修是真的惊讶了。张佳乐有这么敏锐?

 

异世叶修眼皮一掀,“可惜,错了。”

 

“你少糊弄我!”张佳乐说完就后悔了,他再次意识到眼前的人虽然很像,但并不是真的‘叶修’,于是冷静了一下,态度也客气了一些,“不过叶修能做出这种事也可以理解。”

 

异世叶修似笑非笑:“你真的这样认为?你觉得我哪里不像叶修?”

 

张佳乐以为他说的是昨天的事儿,他想了想回答道:“呃,我觉得哪里都像……不过昨天晚上张副队已经和我们说清楚了!”张佳乐咬牙,气哼哼地说道,“哼!这都是你们兴欣的诡计。”

 

异世叶修:“你这是以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再说了你们自己昨天突然跑过来的,这难不成这还要怪我们?太冤枉人了啊。”

 

异世叶修的话张佳乐想想觉得确实很有道理,无法反驳,所以一时间不知道该说什么。如果眼前的人是叶修,张佳乐还可以毫无压力地胡缠蛮搅,但这个人在他看来是叶秋不是叶修,所以他做不出来这种事。但他又模模糊糊地感觉有什么地方不对,却想不出来就究竟怎么回事,他歪着脑袋发呆,一副懵懂困惑的样子而不自知。

 

异世叶修见状差点笑出来。也就在张佳乐面前异世叶修才会如此放松,换成张新杰甚至韩文清,他都不会留下这些破绽。

 

“你刚才不舒服?输了比赛很难过?”异世叶修问。

 

“没有!”张佳乐拒绝承认。

 

“也是,你早该习惯了。”异世叶修点点头。

 

张佳乐又不知不觉开始将眼前的人当成叶修了,这样一来,异世叶修本来还算正常的话就变得莫名地嘲讽起来,他瞬间炸了:“你什么意思!”

 

“我的意思是,你别想太多了。”异世叶修似乎想安慰他,但话锋一转就变成了“反正你无论如何都打不过我,想这么多也没用,开心点吧,好好体会散人的强大不就好了。”

 

张佳乐一口气堵在胸口差点上不来。

 

这是什么话啊!他什么叫想这么多没用!张佳乐气得甚至连异世叶修‘打不过我’这样古怪的话都没有注意到。

 

“你不服?”异世叶修挑眉,笑呵呵地说,“我理解我理解,以后用事实说话或许会让你好过一点。”

 

“……”张佳乐无语。你什么都别说我就好过了。

 

这时,洗手间的门被人推开,张新杰探了身子进来,“张佳乐你在里面?怎么耽误这么久,擂台赛已经开始了。”

 

“这么快!”张佳乐连忙往外走,“来了来了。”

 

张新杰也看到了异世叶修,目光闪了闪,不动声色地上上下下打量了几眼,然后礼貌客气地冲异世叶修点点头,带着张佳乐走了。

 

张佳乐急急忙忙走到门口,忽然神差鬼使地停下回头看了一眼,他看到异世叶修站在洗手台灯光下半个身子在阴影之中,正抽了一张纸巾擦手。张佳乐目光落在那双手上,几乎移不开眼。

 

窝草,这双手真漂亮。哎呦!他真帅呀……等等,我在想什么!

 

异世叶修侧头瞥了他一眼,疑惑问:“还有事?”

 

张佳乐:“没!没事!呃……我是说你可一定要来看团队赛,看我们怎么把兴欣打的落花流水。哼!”

 

说完他就忙不迭地转身离开了,有点落荒而逃的意思。

 

tbc.

 -----------------------------------------

新年快乐!

·异世叶修其实没有隐瞒身份的意思,完全是在配合兴欣众。一只老虎生活在兔子中完全无需隐藏身份,扮成兔子纯粹是为了不要把兔子们吓坏了——这是傲慢,但可以理解,毕竟老虎已经在努力藏起爪子保持温柔了。

·对异世叶修的看法:

韩文清的想法是,懒得管你是谁,我只在乎叶修。

张新杰足够敏锐和聪慧,但他总是想得太多。

只有张佳乐属于直觉系,最接近真相。


评论(6)
热度(154)

© 千万别催我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