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万别催我

脑洞大到受不了就开坑的设定狂魔……没有设定撸不出文,设定总是比大纲长

【ALL叶】论如何狩猎一只叶修 05

*要过年了,给老韩送点福利吧~

05 守护与爱意


专心致志咀嚼着嘴里的肉干的叶修韩文清吓了一跳,“老韩,怎么了?”

韩文清没有理他,双目发红,牙齿咬得咯咯直响,腮帮子高高鼓起,痛苦地说道:“艹!我就不应该离开!我就不该离开!”他举起拳头,又是一拳砸了过去。

叶修赶紧跳了起来,一把抓住他的手臂扣住了他的拳头,“老韩,这不关你的事,你不要这样。”


生怕韩文清继续这样伤害自己发泄,他伸腿一脚踢在了韩文清的腿弯上,用力按着人坐到了地上,然后凑上去,给了韩文清一个拥抱,双臂环在韩文清的背上,直到他感受到掌下紧绷的肌肉放松下来,他才放开。


“好了好了,别想太多。”叶修咬着肉干冲他眨了眨眼睛,“可别转牛角尖啊,老韩。”

“哼。”韩文清轻哼一声,没有接话。

 

叶修知道韩文清为什么会有这种反应。

这些年高天城和游骑兵之间的关系日渐紧张,韩文清和叶修通常都会坐镇誓言要塞的游骑兵总部。

他们是游骑兵的两位最高战力,虽然韩文清在人民和游骑兵当中的声望远远不及叶修,但实际上两个人的战斗力相差无几。当他们同时坐镇誓言要塞的时候,给高天城十个胆子也不敢向游骑兵总部动手。

 

那个雨夜,韩文清显然并不在誓言要塞。

 

韩文清似乎觉得,如果自己不离开誓言要塞,不去南方巡视,没有与叶修分开,叶修就不会出事了——这显然是在钻牛角尖。

哪怕高天城这次不动手,下次找到机会,他还是会冲叶修下手的,这与韩文清这次在不在根本无关。

 

但有的时候,人明知道一个道理,感情上却怎么也无法接受。

在韩文清看来,这就是他没有保护好叶修。

他坐在叶修身边,沉默地看着叶修狼吞虎咽地吃东西,眼睛里闪动着隐晦的温柔,最后逐渐变成了坚定。

 

叶修将整整袋肉干都吃完了,他将油纸随手扔进了熔岩湖里面,拿身上韩文清的衣服抹了抹嘴,懒散地坐在地上问旁边的人,“你不是在南方的雷鸣沙海吗?怎么会出现在这里?”

从雷鸣沙海过来,快马加鞭也要半个多月,天知道韩文清是不是一收到消息就赶过来了。但哪怕立刻就赶过来,估计也是千里奔袭,快马加鞭。

 

“出了这种事,我还能待在那里?”韩文清说。

“唉,说实话,你回来也没什么用啊,小心被一网打尽。”叶修嘲笑道,“你以为你多安全?下一个就是你。”

“我可不像你。”韩文清冷哼。

“那你就这样丢下南方的事不管了?你家乡不是在闹黄速龙龙灾吗?”

“那边没有我也没有大碍。”韩文清顿了顿,看着叶修意味深长的说:“这边的事更重要。”

“这样啊,说的也是。”叶修以为他说得是誓言要塞。

韩文清看得出他的想法,自顾自地继续说道:“龙灾,多我一个少我一个,不过是清理速度快慢的差别。但是,如果我不过来,或许我就要失去最重要的人。”

所以他来了,来找最重要的人。他没有说自己是怎么过来的,也没有说一路上他曾跑死了五匹马,无论多么辛苦,能够在这里看到叶修完好无损,就是最大的幸福!

“那个……”

“你别说话!”韩文清打断他。

 

小龙在他们说话的时候从岩浆中探出头来,警惕地看向韩文清,如果眼神可以杀人,韩文清早就被它千刀万剐了。它望眼欲穿地看着叶修,疯了一样又叫又跳,希望引起注意,可是现在两个人都没空去理它。

 

韩文清握紧拳头,深吸了好几口气鼓足劲,紧紧盯着叶修,一字一顿斩钉截铁地说道:“你听好了,我爱你。”

这位铁汉表白连‘我喜欢你’都跳过了,直接就上‘我爱你’。

他就这样在这样一个荒芜的、危险的地方,向自己爱人表白了。四周是寸草不生的灰黑火山岩,背景是高高喷射的岩浆,天空昏暗而压抑,就连空气都在高温中扭曲,这仿佛地狱一般的景象丝毫没有一点浪漫温馨的气氛。但是环境什么的并不重要,他们曾在荒野中成长、相识、并肩作战、生死与共,未来他们也注定战死并埋葬在荒野。

对他们这样的游骑兵而言,危险神秘的荒野才是对他们而言最特殊、最有意义的地方。

 

小龙终于意识到自己无论怎么折腾两个人都不会理它,恶狠狠瞪韩文清一眼,它环视一周,找了一个稍微不那么陡峭的方向,搓搓小爪子,哼哧哼哧开始往上爬。

 

叶修呆呆地看着韩文清,还没从震惊中回过神来:“你、你说什么?”

“我爱你,叶秋。你知道我说的是哪一种爱,不许给我装糊涂!”这一次,韩文清说得顺畅了许多,甚至还记得将叶修的退路堵上。

“哦。”

 

韩文清挑了挑眉,就给他一个哦?

叶修无言地看着他,目光微飘,眼神无辜而茫然。

说白了,他就是懵了。

 

“我会一心一意,我会保护你。”韩文清深吸一口气,坚定沉着地对叶修的承诺,光听他的语气就可以感受到他的认真。

他不说他对叶修的心意,他不说他是如何喜欢上叶修的、什么时候喜欢上的、喜欢什么,也不说自己优点缺点,不说他们过去的交情。他甚至没有劝慰、恳求、吐露心意。

他只是表白,然后承诺。

而且他说到做到。

 

叶修忍不住笑了,眼神奇异地看着韩文清,说不上心里是什么滋味。有些感动,又有些好笑,还有些不自在。

“保护我?”他笑了一下,轻嘲道:“呵,我们谁保护谁还说不定呢。”

 

被誉为人类的最强者,英雄中的英雄,叶修一直是那个保护别人的角色。

他给王国人民,给游骑兵的印象是强大、坚定、智慧又富有魅力,仿佛无所不能,没有任何难题能够阻挡他,手持一杆却邪就无可匹敌。

所有人看着叶修,仿佛看到庇护整个荣耀王国的那棵参天大树,无论荒原上刮来多大的风暴,天上降下多少雷雨冰雪,他一直屹立在那里遮风挡雨,庇佑国泰民安。就连叶修自己,都已经习惯了成为那个付出、保护的角色,他习以为常地张开自己宽厚的羽翼,挣开自己茵郁的树冠,希望保护每一个人。

从来没有人想过要给大树撑伞。

 

“那是两码事!”韩文清忽然变得异常激动,一把拽住叶修将他拉近,低喝:“叶秋,你是个人,你并不是真的无坚不摧无所不能!别太逞强了。学习一下怎么依靠其他人,有很多很多人在乎你!”他手臂一展,将叶修死死搂在怀里。

 

被紧紧抱住的叶修惊讶地发现,韩文清的身体居然在微微颤动,他张开嘴想说些什么,却什么都说不出来,脑子一团乱,某种滚烫的情绪却在心底发酵。

知道韩文清为了他这样毫不犹豫地千里迢迢赶过来,又这样表白了,叶修说不感动肯定是假的。

而他对韩文清的感情……自然也是有的。

那感情不一定是爱情,却也足够深厚和纯粹。更何况他与韩文清认识了这么多年,他们既是无比信赖的战友,也是彼此竞争、相互督促的对手,彼此之间的了解与信任也弥足珍贵。

他们是第一批游骑兵,是最早也最艰苦的那一代游骑兵,在那样恶劣的环境中彼此扶持,无数次并肩作战,他们曾在丛林、荒漠、沼泽与雪山之巅并肩作战,叶修已经记不清他救了韩文清多少条命,而韩文清又救了他多少次。

现在被韩文清抱在怀里,叶修都忍不住回想起曾有一次他身受重伤,被韩文清一步一步背着穿越广袤的沙海与危险的沼泽,历经许多磨难艰险,最终相互扶持着回到高墙的经历。

那已经是很久很久以前了发生的事了,叶修记得那沙海的银白的月色,也记得沼泽弯曲的泥径,他们的影子交叠在一起,蹒跚地前行。回忆那时仿佛在看一卷古老的画,退了颜色,模糊不清,但画中某种情绪却已经升华,历久弥新。

 

叶修心嘭嘭跳,感觉脸上开始发烧。

他感觉到抱着他的那双手臂逐渐在收紧、僵硬,他们贴得这样紧密,叶修甚至感觉到了韩文清心跳急促的节奏。老韩有在呼吸吗?他一直屏着呼吸吗?叶修有些好笑地想,原来有胆量直面发狂的一角龙的老韩,也会这么紧张吗?

最终,他轻轻叹了口气,妥协闭上眼睛,抬起手臂也回抱住韩文清,他放松身子将额头轻轻搁在韩文清的肩上,任由韩文清抱住他、支撑他的身体。

 

下方裂缝中的小龙爬不上来,又急又气,四只爪子在石壁上飞快地刨着,两只小翅膀拼命扑闪着,但根本爬不了多高又跌回下方岩浆中去了。它看见两个人相拥,嚯地瞪大眼睛,黄豆眼被生生瞪成了蚕豆大小,将小乳牙咬得咯吱作响,爪子将岩石抓得咔擦作响。

 

小龙的动静完全没有打扰到两个人,韩文清试探地抬起一只手轻轻摸了摸叶修发丝和后颈,叶修侧了侧搁在他肩头的脑袋却没有拒绝,那是无言的默许。韩文清仿佛受到了鼓励,低头看着枕在他肩头的叶修,用指尖细细描绘他的容颜,笔挺的鼻、修长的眉以及微翘的唇。

韩文清也很少见到这样柔软温顺的叶修,他们两人相处时也常常争锋相对,争强斗胜。当叶修睁开眼睛,他就永远挺直腰杆锋利而凶骜。他眼中盛满了荒野苍凉与月夜星空,岁月与风霜雨雪打磨他,将他磨砺成了如今的强大和神秘,也令他逐渐失去了原来柔软的模样。

最后,他手指停在叶修唇角不动了。

叶修嘴角不知不觉泄出一丝笑意,睫毛扇了扇却没有睁开眼,韩文清看着他,狠了狠心,低头吻了下去。

 

他吻得很用力,唇瓣挤压在一起,牙齿都要磕在一起,叶修有些痛往后缩了缩,却被韩文清一把按住了,韩文清的舌头已经霸道地挤了进来,扫过唇瓣、牙齿、上颌,带来一阵酥麻的触觉。

叶修觉得自己有些窒息,他瘫软在韩文清怀里,因为骤然变得狂热的亲吻而不知所措,脑子也像是被鬼狩蛛的蛛网黏住而动弹不得。他并不厌恶韩文清的亲吻,甚至感觉很舒服,这种从未有过的亲密举动仿佛有某种魔力,他意识仿佛在往天空飘去,又像是在往下沉沦,不知不觉中他开始动情地回应。

 

而在旁边的裂口下方,好不容易爬到一半高度,小龙雄心勃勃地抬起头,却正好看见了两人拥吻的景象。它彻底呆滞住了,仿佛心如死灰,僵在那里一动也不动,所有雄心壮志都成了泡影。

只见那趴在岩壁上的小东西逐渐往下滑,往下滑……最后落进岩浆当中,沉了下去,咕噜噜冒出一串泡泡不见了踪影。

 

 -----------------------------------------------------

对了!本章MVP——专业抢镜头·小龙!撒花✿✿ヽ(°▽°)ノ✿

小龙:为什么颁给我?

某催:这是个好问题。大概是因为看你太可怜了,安慰一下吧。

小龙:……

某催:顺便恭喜一次表白成功的韩文清大大!

老韩:谢谢。

某催:其他人的感想呢?

其他人:这只叶·小怪·修似乎挺容易狩猎,我们有了信心!

叶·BOSS·修:呵呵。天真。


评论(9)
热度(269)

© 千万别催我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