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万别催我

脑洞大到受不了就开坑的设定狂魔……没有设定撸不出文,设定总是比大纲长

【ALL叶】论如何狩猎一只叶修 04

04 重逢!


带着小龙,漫无目的地在眠龙火山中走了许久,叶修现在又渴又饿,头也被眠龙火山的高温熏得隐隐作痛,他不知道自己多久没有进食了,也不知道时间过去多久。

他现在明显已经有点脱水和中暑,急需补充水分。好在他曾经来过眠龙火山很多次,知道怎么在这个看似荒芜的地方找到水和食物。

 

眠龙火山的雨水并不少,但落下的水会掺杂大量火山灰流向火山南部的平原,将平原滋润得非常肥沃,留在眠龙火山的水极其稀少,而且绝大多数被硫磺等酸性物质污染。能够饮用的水,都被深埋在地底下。

叶修现在自然没有精力去找地下水,但他有一个更好的选择——那就是生物水!

 

就像自然界里很多生物可以长时间不喝水,靠进食补充水分为生一样,叶修也可以通过猎杀生活在这里的特定的生物,饮用它们体内的水分。

红速龙不行,红速龙多数生活在环境恶劣毒性深重的环境中,例如火山、毒沼泽,它们血液和肌肉都带有剧毒。这样的血肉,人类吃了肠子都要烂掉。叶修虽然现在不怕火了,却并不想去试试自己有没有百毒不侵。

他的目标,是在眠龙火山中几乎无处不在的熔岩虫。它们像蚯蚓,但最小的也有人的胳膊粗细,靠吸食岩浆中的矿物和热量为生,除了向敌人喷出腹中滚烫的岩浆以外,几乎没有任何攻击和自保的手段。

对叶修而言,它们很安全,唯一的问题是熔岩虫有着与蚯蚓一样喜欢在地底下钻来钻去。

 

他身上没有工具没有装备,该怎么抓住它们呢?

叶修此时也一筹莫展。

他知道熔岩虫会在土地比较松软又靠近岩浆的地方频繁出没,他找到了这样一处地方,在地面上看到了熔岩虫钻过的孔洞和痕迹,就摊在那里守株待兔。

嗯,就像条毫无追求的咸鱼一样。

一条逐渐被高温烤干的咸鱼。

 

小龙在他肚子上蹦来蹦去玩耍,似乎察觉到什么,它突然抬起小脑袋从他身上跳了下来,伸着脖子东嗅嗅西嗅嗅,然后收拢翅膀一矮身转进了一个孔洞里不见了。

 

“小龙!”叶修大惊,一咕噜爬起来,吓得头都不疼了。

他跑过去想拦住它,却没想到这个小东西在地底下居然跑得飞快,钻进洞里就不见了身影。

担心它会出事,叶修趴在洞口喊它:“小龙!荆棘?快回来!”

他等了一会儿,一点动静也没有,就试图扒开洞口看看里面的情况。没等叶修扒几下,洞里忽然传出呼哧呼哧的声音。叶修急忙把手伸了进去,一抓一扯,拽着小龙的尾巴拔萝卜一样把它拽了出来,一起拽出来的,居然还有一只个头不小的熔岩虫。

 

小龙紧紧咬住了这只人小腿粗细的熔岩虫的头部,锋利的牙齿紧紧嵌进了熔岩虫的肉里,任由熔岩虫拼命扭动也不松口。

至于熔岩虫喷出的岩浆?那不过是给小龙和叶修洗洗澡洗洗手罢了。

 

“可以松口了,接下来交给我。”叶修抓住那只熔岩虫,毫不客气地使劲儿一拧,只听一阵令人牙酸的咔吧咔吧声过去,熔岩虫就软软地垂下了身子不动了。

 

小龙在旁边抱着叶修的手臂,扇着小翅膀,昂着头,一双豆豆眼炯炯有神地看着叶修。叶修心有灵犀地理解了它的意思,抱起它,摸了摸它的小脑袋,赞扬道:“做得很棒!”

听说小孩子要多鼓励多夸奖。

 

果然,小龙立马眯起眼睛一副心花怒放的样子,围着熔岩虫走来走去,洋洋得意,尾巴翘到了天上。

 

叶修则开始着手处理这只熔岩虫。

熔岩虫腹部有个很大的空腔,里面是都是它吸食的岩浆,只有脊背上被甲壳包裹的部分是可以使用的肉质。

当然,叶修的目标并不是那一小块肉,而是那些被熔岩虫储存在一节节身体中的水。

 

他拧开了一节熔岩虫,将里面微微泛黄的水凑到跟前闻了一下。说实话,味道一般般,隐隐有种硫磺的酸味,但比起眠龙火山自然界中的水,这个已经好了很多,至少喝了不会死人。

叶修没有犹豫,仰头倒进嘴里一饮而尽。

 

喝完了,他又拧开一节,放到小龙面前,问:“要喝吗?”

小龙伸出脑袋看了一眼,舔了一口就不感兴趣地走开了,抱着被叶修丢到一旁的熔岩虫甲壳啃了起来,显然是想吃甲壳中的虫肉。

叶修观察了一下,发现小龙虽然小,但咬合力并不差,嘎嘣嘎嘣把熔岩虫的甲壳咬得粉碎,也就不担心它了。

 

他将手里的水喝掉,感觉喉咙不再隐隐作痛了,正要继续,却在这时忽然听到了一阵马蹄声,而且正飞快地逼近!

想到正四处在找他踪迹的拥王者,叶修面色一变。他一把捞起小龙,也没管剩下的熔岩虫,身手敏捷地跳到了一出岩石裂缝中,小心地侧耳倾听,观察马蹄声传来的方向。

 

只有一匹马,应该也只有一个人。

他心中下结论。

 

那人似乎直直往他所在之处过来,马蹄声很近,叶修已经不敢动也不敢抬头去看,怀中的小龙也非常通人意地一动不动。他紧张地听着,猜测来者的身份。

拥王者骑士?

还是游骑兵?

 

“叶秋!你给我出来!我知道你还活着!”

出乎意料,叶修听到一个熟悉的声音传来,那人的马跺着蹄子嘚嘚作响,却也掩盖不了那人语气中的煞气。

叶修愣住了。怎么会是他?他不是应该在南方吗?为什么会出现在北部的眠龙火山?

 

或许是因为震惊,叶修的反应慢了,那人明显更不耐烦了,催动马匹走来走去找人,口中喊道:“出来!我知道你在这里!”

 

叶修缩着身子,仔细想了想躲着让人找到的后果和自己主动出去后果,再一对比……他立马怂了,抱着小龙从岩缝中蹭了出去。

“咳咳,老韩啊……好久不见。”

 

马背上,韩文清骤然回头,一跃而下落到叶修身前,一把将叶修拽了过去。然后他愣了一下,立刻又烫了手一样把人飞快地推了回去,扭开头,声音提高了八度:“你怎么不穿衣服!”

 

“我这不是没有衣服嘛,不是你硬要我出来的吗?又不是没看过。”叶修满不在乎地说。他的衣服都被岩浆烧没了,而且常年在荒野中行走,爆衣可是常态,有什么好大惊小怪!

看着将头扭开,耳朵似乎都有些泛红的韩文清,叶修忽然惊奇地瞪大了眼睛。

老韩这是在害羞?

不可能,一定是他看错了!对,看错了,一定是附近岩浆的光影导致的。

老韩怎么会害羞呢!

 

韩文清沉默了一会,忽然开始解身上的铠甲。

沉重的铠甲一件接着一件落下,发出沉闷的嘭嘭声,最后他解开腰带,将上衣脱下,一把将自己的上衣罩在了叶修的头顶。

“穿上。”

 

叶修也不客气,笑嘻嘻地将他的衣服套在身上。韩文清身材比叶修高大许多,衣服也大了很多,叶修穿着松松垮垮地,长度也垂到大腿。

不过好在虽然看上去不伦不类,但至少不会走光了。叶修穿上衣服,抱着小龙大大方方地走了出来。

 

韩文清没有再穿上他的铠甲,就这样赤裸自己的胸膛。

他身上遍布着密密麻麻的各种伤疤,齿痕、爪痕、烧伤、冻伤……其中最醒目的当属韩文清左侧脸靠近耳根的部位的一道长长的疤痕,疤痕一直延伸到脖子,那是被一头疯狂的一角龙顶的。当时韩文清的脖子都几乎被顶穿了,能过活下来纯属命大运气好。

而叶修以前也是这样的,身上的疤痕层层叠叠、数不胜数。不过现在他已经莫名其妙地失去了这些‘男人的勋章’。想到这儿,叶修忍不住在韩文清身上多看了两眼,对这一身‘荣耀’的疤痕也说不上羡慕不羡慕。

 

韩文清没注意叶修的目光,看向叶修怀里的小龙,皱着眉问,“这是什么?”

“一条龙啊。”叶修说。

韩文清眼神冷厉地看着小龙,一伸手就捏着小龙脖子将它提了起来。

“龙?”他沉声问。

小龙不过一只鸽子大小,哪里怼的过杀龙无数的韩文清?它在他手里拼命挣扎扑腾,扑扇小翅膀,蹬着小短腿,却毫无用处。

“等等!你快松手!”叶修大惊,一把将小龙抢了回来,心疼地摸了摸小龙的脖子,不满地说:“你干嘛呢老韩,没看出来吗,这是我的龙!”

韩文清上上下下扫视小龙一圈,嗤笑一声,“太弱。”

 

小龙并没有受伤,它扇扇翅膀,窜到叶修的肩膀上,身体躲在叶修脖子后面,炸起鳞片,愤愤地探出脑袋瞪着韩文清,嘴里发出毫无威慑力的奶气的吼叫。

看它那副炸鳞满脸凶相的样子,叶修毫不怀疑如果小龙现在会喷火,它肯定一口火喷到韩文清脸上去了。

“好啦好啦,老韩不是故意的,我替他道歉。他只是不喜欢龙而已,不是针对你。”叶修伸手戳了戳它的小屁股。

 

韩文清对所有龙都深恶痛绝,他对小龙已经手下留情了。

但很明显,叶修的安抚并没有任何用处,小龙像炸了毛一样跳起来,竖起两只小翅膀,忽地一转头,瞪着眼睛一脸谴责委屈地看着叶修。

叶修莫名其妙,“怎么了?”

小龙顿时更生气了,冲叶修扯着喉咙一通乱七八糟的嗷嗷叫,然后身体一卷,卷成了一个圆滚滚的‘龙球’,再也不理人了。

 

捧着手里的龙球,叶修也觉得好委屈哦。

我做什么了我?

 

再看看旁边黑着脸的韩文清,叶修心里打鼓,实在是害怕他又一伸手把小龙给捏死了,赶紧将小龙抱到一个地裂旁边,对它说:“你现在里面呆着,我一会儿来接你。”

听他这么说,龙球顿时再也维持不住了,小龙蹭一下翻过身钩着爪子抓着叶修,嘴里发出可怜兮兮的‘呜呜’声——不走!死也不走!

但,它的决心与反抗没有任何卵用。

叶修一松手,小龙就直线掉了下去,扑通一声落入岩浆当中泡澡去了。

韩文清不可能去岩浆里抓小龙,叶修觉得这万无一失。

 

‘保护’好小龙,叶修走回韩文清身边,舔了舔干裂的嘴唇,问道:“老韩,你身上有带水吗?”

“有。”韩文清飞快地扫了叶修的嘴唇一眼,然后走向他的战马,“我给你拿。”

他拿了一只大大的皮革水壶和一包肉干过来,递给叶修。叶修接过,仰头就咕咚咕咚地灌水,渴了大半壶水,才觉得喝够了缓过劲来。

“艹,总算是喝到正常的水了!”这时,就连叶修也忍不住说了一句粗话。然后他一屁股坐到地上,开始大口啃肉干。

“很久没喝水吃东西了?”韩文清皱眉问。

“我也不知道,不过你不来的话,我正准备吃呢。”叶修咬着肉干说。

“你就吃这个?”韩文清环视一圈,踢了一脚地上熔岩虫的残骸,看向叶修的眼神中闪过一抹心疼。

 

哪怕以前在荒野狩猎的时候,营地里面也都会有储存干粮,虽然条件也很艰苦,但像这样没有任何水与食物,甚至连火都升不了,直接生吃这种事,真的极少极少发生。

“是啊,不然呢?这不是没料到老韩你会带大餐过来吗。”叶修倒是无所谓地笑了笑,并不觉得这有什么大不了的。

韩文清却完全不这样觉得。他盯着地上的熔岩虫,紧紧攥着双拳,突然一拳重重地砸在了旁边的岩壁上,轰——地一声砸出了一个坑。

“该死!”他咬牙切齿地骂道。



评论(6)
热度(277)

© 千万别催我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