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万别催我

脑洞大到受不了就开坑的设定狂魔……没有设定撸不出文,设定总是比大纲长

【ALL叶】论如何狩猎一只叶修 03

03 红龙荆棘!


仿佛传说中的火神,滚烫的红色岩浆流淌在那人的身上,却没有给他带来一丝伤害。

他脚踩在岩浆的表面,如履平地,岩浆被他掌控,在无形的力量控制下流淌,从他身上滴落直至一滴不剩,露出他矫健赤裸的身躯。

随后,岩浆池又冒出了咕噜咕噜的声响,紧跟在男人身后出现的,是一头红色的小龙,扑闪着翅膀摇着尾巴在岩浆里拼命游啊游,然后攀着男人的身体,爬到了男人肩头。

 

见到这一幕,游骑兵震惊地瞪大了眼睛,血液开始沸腾,心跳如鼓,握着弓的手暴露出一根根青筋。

 

是、是他吗?

一定是他吧!

“大导师!”

他喉咙里忍不住发出压抑而激动的呼唤。

 

哪怕如此微小的声音,哪怕隔着如此远的距离,哪怕在岩浆翻滚、火山喷发的声音掩盖下,他的呼唤依旧被裂口下方的男人敏锐地捕捉到了。

男人警惕地抬起头,锐利的目光看向了上方游骑兵的方向。

 

被下方男人盯住的一瞬间,年轻的游骑兵骤然感觉到了一股可怕的压力,仿佛食物链低端的生物被可怕的掠食者盯上的恐怖与惊悚,仿佛下方注视他的不是一个人,而是一头远古的凶兽。

哪怕常年与各种怪物生死搏斗,这位游骑兵也从未感受到过像这样可怕的压力与恐惧。

 

好在,压力来得快,去得也快。

男人似乎从游骑兵的对他的称呼以及身上的装束上认出了他的身份,脸上露出了一抹笑意,点了点头。

 

是的,没错。

他确实是所有人都以为已经死亡的叶秋!

 

那一瞬间,年轻的游骑兵几乎落下泪来!

 

您还活着,真是太好了!

真是太好了!

他颤抖着,简直无法克制自己立刻跳下裂口到大导师面前述说自己对他的仰慕与思念的冲动。

但叶秋却举起手制止了他,令他保住了理智——他可不是呆在岩浆中毫发不伤的大导师,他如果跳下去,立刻就要被烧成灰烬。

 

就在这时,远处传来了一名骑士的喊声:“游骑兵大人!游骑兵大人!你在哪里?能过来一下吗?”

游骑兵忽地反应过来。

这里不只有他一个人,拥王者骑士团已经布下了天罗地网,正在寻找着叶秋的踪迹!

 

游骑兵一惊,在心里对自己说,不行!绝对不能让他们发现大导师!

 

他飞快地抬起手,对同样听到了骑士叫喊,正若有所思的叶秋比了几个手势。

那是游骑兵特有的作战手势,他先向叶秋比了一个危险在附近的手势,然后是游骑兵搜索怪物踪迹时用的手势,又做了一个包围合击的手势,最后比了一个二十的数量手势。

他心里忐忑,不确定大导师是不是能够理解他的意思,但叶秋明显理解了,笑着也冲做了一个知道了的手势。

 

最后,游骑兵只看到叶秋对他竖起拇指——这似乎是个夸奖,然后右手握拳抚胸敬礼——那是每一名游骑兵宣誓时的姿势。

随后叶秋就像出现时一样,带着肩膀上的小龙缓缓沉入了岩浆当中,再也不见了踪迹。

 

看着下方空无一物的翻滚不休的岩浆,年轻的游骑兵惝恍若失。

有一瞬间,他甚至怀疑自己是不是真的见到了大导师,还是说刚才的一切,不过是他过度的渴望引发的幻象?

他痴痴地看着岩浆池,哪怕明知道叶秋不会再出现了,仍不愿离开。

 

直到骑士焦急的呼唤再次传来,他才回过神,策马跑向骑士团,去履行自己身为游骑兵的职责。

刚才大导师表扬他了!

所以他一定要做得更好,做到最好,成为最棒的游骑兵!

以一名游骑兵的荣誉发誓。

 

叶修不知道刚刚巧遇的游骑兵的想法,他沉入岩浆当中,如同潜水一样灵活游动,被岩浆流带着在一个个地壳裂口中快速转移,跟随在他身边的只有那只小龙。

小龙拼尽全力扭动身子跟在他身边,游不动了或者跟不上了就伸出尾巴缠在他的手臂上,让叶修带着走。

他一直游,只有偶尔会探出头呼吸空气,同时小心警惕四周。

刚才遇到那位游骑兵是他的幸运,至少让他提高了警惕,不至于没有准备就被拥王者发现了。

 

刚才的他确实是不够谨慎才被人发现了踪迹,不过叶修也没有想到高天城的那位居然会这样小心,明明他都当众跌入岩浆中了,居然还不放心,派这么多人看守搜索。

要知道,就连叶修自己都没想到自己能活下来,他以前可没有在岩浆中游泳的能力。

 

叶修当时是被人推下岩浆当中的,他与跟随他的两名游骑兵走投无路,被拥王者骑士团的先锋部队团团围住,为了保护他安全脱身,两名游骑兵与骑士团发生了混战。

乱战中,不知道是谁的一双手就这样轻巧地将他推落了地壳的裂口,落入了深渊。

 

恢复清醒的时候,他整个人都泡在岩浆当中,当他从岩浆中赤条条爬了出来之时,身上没有一丝伤口。

滚烫的岩浆与他而言,仿佛只是温暖舒适的温水,他甚至可以像操作双手一样控制身边的岩浆,让它们往他想要的方向流动,让他能够在粘稠厚重的岩浆当中了轻松游动。

他身体也生了变化,他过去受的伤、留下无数的疤痕,现在也都不见了,只余下白净光滑的皮肤。如果不是确认这具身体确实是自己的,叶修都要怀疑自己是借尸还魂了


死里逃生,又游出了很远,远远离开了拥王者骑士团索索范围的叶修瘫坐在块岩石上,看着自己光裸完好的身躯,百思不得其解。他以前也不是没有接触过岩浆或者高温,其中让叶修印象最深刻的莫过于火龙的龙炎,可他完全没有现在这样强大的能力。

 

说起火龙,叶修是唯一单枪匹马屠过龙的游骑兵。

这里说龙,可不是指红速龙这种亚龙,甚至不是指大怪鸟或者毒怪鸟这种鸟龙——而是身长数十米,指前肢进化成了宽大的龙翼,口中能吐出高温龙炎的飞龙!

 

那是一头通体赤红的雄火龙,扇着一双强壮有力的翅膀在天空肆意飞行,是盘踞在荒原中真正的超级怪物,是食物链顶端的存在。

它用尖牙利齿和超高温的龙炎肆虐在王国的东部防区,也是人类见过的、了解过的最强大的怪物,被人们恐惧而崇敬地为‘天空之王’!

上百年的时间,因为它的存在王国损失了无数的人口、牲畜、农田,人类的领土一退再退,派了一支又一支军队前去讨伐,却拿它没有丝毫办法。

 

直到叶修创立了嘉世游骑兵团,游骑兵诞生了。从此,人类才真正有了除了用无数人命去堆以外能够抗争荒野的办法。

嘉世成立的那一天,叶修提着被斩下的‘天空之王’的头颅现身,由此向世人宣告游骑兵的正式诞生!

告诉所有人——荒野,将成为狩猎场!

 

但是哪怕曾经屠过一头雄火龙,获得了火龙灵魂的庇护,拥有了减免火焰伤害的能力,也并不意味着叶修对火焰和高温彻底免疫’了。

“到底发生了什么?”叶修苦恼地揉了揉额头,苦笑地自言自语:“虽然,似乎是好事。”

 

他努力回忆,试图回忆自己落入岩浆后发生的事,但他什么也没想起来。他最后的记忆,是那名叫王杰希的年轻游骑兵目眦欲裂,疯狂地冲上来想要拉住他的画面。

不过他倒是想起了另一件事。

落入岩浆的时候,他身上除了一身马皮制成的衣服和一张马骨长弓之外,只剩下一直带在身上的那个包袱了。而包裹里面,则是苏沐秋留下的……遗物?

 

苏沐秋那个家伙死后留下的东西不多,绝大多数是衣服一类不重要的物品。最重要的那些研究资料和手记,叶修早已经全部记在脑子里面然后一把火烧了。

至少叶修不知道苏沐秋还留下过这样重要的东西,重要到哪怕逃命也一定要带上。

或许那些东西,其实是苏沐秋单独留给苏沐橙的?

 

在逃到眠龙火山的途中,叶修曾打开过那个包袱,里面只有两个东西。

一个是一枚拳头大小的菱形黑色宝石;另一个则是人脑袋大小的凹凸不平不规则的石头,如果不是因为那个石头的颜色是非常漂亮的红色,一看就不同寻常,叶修老早就把这个又重又大拖后腿的家伙扔掉了。

 

所以,如果不是他自己的身体出了什么变异,那就是苏沐秋留下的遗物导致的他身上的变化。

再想想当年苏沐秋神神叨叨的话和行为,很难不让人怀疑。

 

沐秋他当年……究竟在做什么?

 

叶修懵懵思考了一会儿,没有得到结论,肚子倒是饿得咕咕叫。他爬起来,冲懒洋洋地仰着肚皮,飘在岩浆池中的小龙招了招手。

“喂,你要跟我走吗?”

 

他醒过来的时候,这条小龙就已经在他身边了,它似乎才刚刚出生,见到叶修很亲昵地黏了上来,然后叶修走到哪里,它就跟到哪里,最大的兴趣就是试图从叶修脚一路爬到叶修肩膀上盘着。

或许因为它出生后见到的第一个生物是叶修,就将他当成了父母,所以会才这样亲近。叶修认不出小龙是什么品种,不过看它一身漂亮闪亮的红色鳞片和在岩浆中游泳的能力,应该是一种不为人知的火龙吧?

想起眠龙火山深处有龙的传闻,叶修忍不住猜测,莫非这只小龙就是眠龙火山深处那头龙的后代?

也不知道把它后代拐走了,那头龙会不会生气。

 

听到叶修的声音,小龙麻利地翻过身,机警地看向叶修,一双金红的龙瞳闪闪发亮。

“嗷!”它奶声奶气地冲叶修叫唤。

 

叶修听不懂它在说什么,但它拼命扒拉四条小短腿想要游过来的举动似乎已经说明了它的选择。

看着在岩浆中扒拉半天没有游多远,反而把自己累得半死的小龙,叶修忍不住哈哈大笑。笑毕,他无奈地摇摇头,走过去亲自将拼命折腾的小龙捞了,并起来放到肩膀上,用指尖轻轻点了点它的鼻子。

“你这个小家伙,跟我走以后可不许反悔。”

 

小龙亲昵而温顺地蹭了蹭他的指尖。

 

叶修看着它,忍不住露出一抹微笑。

虽然他注定要离开自己过去熟悉的环境,一个人远走他乡,但是如果有这样一个小家伙陪在身边,就不会寂寞了吧?

 

他又想起自己的故友苏沐秋,叶修记得他曾说过这样一段话:“阿修,这个世界布满了荆棘,人类如果不更勇敢点更强壮一点更聪明一点,就永远只能活在狭窄的丛林,看不到广阔的天空。而我想做那个披荆斩棘的人,你愿意和我一起吗?”

叶修当时只当他又抽风了,翻了个白眼没有理他。

 

现在回想起来,叶修只觉得心里一阵一阵抽痛,懊悔得窒息——因为第二天,他就从此永远地失去这位挚友了。

叶修有的时候忍不住会想,如果当时更认真一点,如果当时他答应了苏沐秋,沐秋他是不是……是不是就不会做傻事了?

 

这个问题或许永远无解了,而叶修的心结也不知道何时能够解开,他看着怀里的小龙,摸了摸它鳞片光滑的脊背,叹道:“给你取个名字,叫荆棘怎么样?”

以此纪念他第一个相依相伴的挚友。

“就这么定了吧!小龙?”

 

咳咳,虽然取了名字,但叶修似乎并没有打算好好叫名字。

 

小龙荆棘似乎完全没有听懂,伸着细长的脖子凑到叶修脸颊旁边细细地嗅着,然后眯着眼睛,在他脸上猛地舔了一口,完了还砸吧砸吧嘴,一副回味无穷的样子。

 

叶修一把将小龙揪下来,捏着它半透明的翅膀提在手里,故作严肃地说:“不许舔!”

现在小龙还小,舔一舔没啥事,但就怕它养成习惯,等它长大再来这么一口……呃,他脸上的肉也就不要了!

 

小龙垂着四条小短退和细细的尾巴,一派无辜地看着叶修,两只冒着金光的豆豆眼飘来飘去。

叶修被它萌哒哒的表情逗乐了,心一软,不忍心再训,将小龙抱在怀里,往外走去。

 

-----------------------------------------

·有木有注意,修修这章发了好大的福利呀?嘻嘻嘻(捂脸)

·小龙的身份提示到这个份上了,很明显了吧?至于他为什么会这么傻,这样蠢萌,emmmm……

评论(7)
热度(275)

© 千万别催我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