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万别催我

脑洞大到受不了就开坑的设定狂魔……没有设定撸不出文,设定总是比大纲长

【ALL叶】论如何狩猎一只叶修 02

02 眠龙火山


眠龙火山外围,一处峡谷。

 

“嘚嘚嘚嘚,唏律律——”

一阵马蹄声传来。

这个人迹罕至,闷热而昏暗的峡谷中,出现了一批大队骑着战马的骑士。

 

这是一队足足有两百多人的庞大队伍,他们一个个骑着健壮而凶悍的山地战马,身上穿着统一的由不知名野兽皮革结合熔炼的金属制成的铠甲,手上拿着长长的骑枪,腰间挎着剑,背上背着弩和箭,就连马匹的身上都披着鞣制的皮革马甲。

毫无疑问,这是一队全副武装的强大骑军,他们势不可挡,气势汹汹地往前方奔袭。

 

而在人类的目光所不及之处,这一片上去根本毫无生机的死寂之地其实非常热闹。

无数钻在岩石、土壤甚至岩浆当中的熔岩虫从地底下活动,还有一个又一个轻快敏捷矫健的身影。

那是生活在这片区域的红速龙,它们很聪明,是非常谨慎而且高效的猎手,每一头成年红速龙都有人高,它们有超高的速度和跳跃能力,锋利的爪子和牙齿,富有弹性不惧普通刀枪箭矢的皮肤。

红速龙最强大的武器是它们喉部毒腺生产的毒液,只要稍稍粘上就能迅速腐蚀血肉,只需几升就能把没有任何防护的普通人腐蚀得干干净净。

更可怕的是,它们成群行动。

以数十只为一个族群,在红速龙王的带领下,它们顽强生存在这片残酷的土地上。

 

这群红速龙看着飞快奔驰而过的骑兵团,眼睛中露出残忍而饥渴的光芒,但是它们没有动,只是悄无声息地跟随着,只等着体型最为庞大的红速龙王一声令下,就成群的冲上去,喷出毒液,撕咬猎物。

两百多人的队伍对它们而言根本不算什么,反而更意味着一顿大餐。

但红速龙王却很谨慎,它正在犹豫,因为它感觉到了危险。

 

骑士们对身后跟随的威胁一无所知,但是另有人注意到了红速龙群的踪迹。那是一位走在队伍最前端的男人,他穿着与所有骑士都不同的铠甲,身下的战马也更强壮、更敏捷,毫无疑问,他很特别。

“停下!”他大声说。

“怎么了,游骑兵大人?”旁边的骑士长恭敬而紧张地问道。

“有一群家伙,等着,我赶走它们。”游骑兵沉稳地说着。

 

听到他的话,整个骑兵队伍立刻停了下来,井然有序的排好方阵,拿出了武器面向四方做好了警惕。

但是哪怕是这样一直足以在人类城镇中所向披靡的强大骑军,也不能给人安全感,此刻每一个骑兵的脸上都流露出紧张和慌乱的神情,因为这里是荒野!他们知道在荒野中有太多能够轻易摧毁他们的东西。

 

唯有那名游骑兵毫无畏惧独自催马上前。

荒野,从来都是游骑兵的主场!

 

游骑兵踢了踢坐下的战马,战马策蹄飞奔,马背上的男人取下了背后的造型粗狂巨大的长弓,凌厉的双眸危险地眯起,弯弓便射。

“嘶啊啊——”

阴影处传来一声惨叫,一只红速龙的脖子上准准地插了一支箭,贯穿了整个脖子,血涌出来,这只红速龙倒在地上挣扎了很久才咽气。

射出一支箭后几乎没有停顿,马背上的游骑兵飞快地又射了一箭,紧接着又一箭,一箭连着一箭,几乎重来没有射空。虽然并不是每一支箭都能杀死一只红速龙,但是当他围着骑兵的方阵跑了一圈,一扎箭射完,峡谷各处至少倒了三四只红速龙。

几只红速龙因为受伤而疯狂,跳了出来嘶吼着地冲向游骑兵,却根本来不及近身就纷纷倒在了他的箭下。

 

“嗷嗷呦呦呦——”远处,传来红速龙王古怪的叫声。

游骑兵放下手中的弓,让气喘吁吁的战马放慢脚步,他知道红速龙群这是要撤退了。

他松了一口气,回到了骑兵方阵旁边,心里却有些疑惑。因为红速龙并不是这么容易就放弃的猎手,更何况他杀了它们族群的成员,它们不该这样忍声吞气。

游骑兵看着红速龙消失的方向若有所思,他觉得,这些红速龙看上去就像是被吓走了一样。

它们究竟在害怕什么?

 

“您太厉害了游骑兵大人!”骑士长上前恭维道。

那马上的箭术及其精妙,更何况骑士知道,能够一箭射穿亚龙鳞片的弓,其硬度绝对不是一般的大,重量也就不是一般的沉,或许整个骑兵队都找不到一个能够抬起那张弓的人。

 

游骑兵一个个都似非人,常人根本无法想象这群常年在荒野中与巨兽博厮杀的人的力量究竟多强大。

他们当中的强者能与数十米高的巨兽搏斗,他们火焰不侵,不惧严寒、雷电与剧毒,通过杀死怪物巨兽,还会继承怪物猎魂的力量不断成长……

将人类限制在狭小城墙内恐怖的荒野,对一些强大的游骑兵而言却宛如后院一样出入自如。

 

就像那位……

骑士长心里飞快地闪过这个念头,或许就是因为太强大了,简直像神明、像怪物一样强大,所以国王和贵族才再也容不下那位了吧。更何况那位的声望也无人能及,如果他不死,国王哪怕怀抱着美艳的宠妃,晚上都要睡不着觉了吧。

只是,可惜了。

 

“我不厉害。”

游骑兵毫不客气地打断了他的话,冷淡地说:“最厉害的,被你们的主子害死了。”他的口气称得上是恶意满满,甚至眼神中都流露出来一种难掩的痛苦与恨意,对这群骑士和骑士的主子也没有丝毫的敬意。

似乎再也不想与骑士们交流,他背上长弓,独自策马走到了旁边警戒去了。

 

骑士们对视一眼,皆苦笑,却也不计较游骑兵的态度。

一是因为在荒野中,他们需要依靠游骑兵来保护他们的安全。

二是因为,他们知道游骑兵对他们的恨意,真的是情有可原。

 

现在谁不知道游骑兵的开创者,嘉世游骑兵团的大导师,威名赫赫的斗神叶秋,是被王国的王室与贵族们联手逼死的?

至于叛国罪?

小孩子都知道,那不过是一个借口罢了。

 

当五十年前叶秋大人组建了嘉世游骑兵团,并于十年前拦截、驱散了有史以来最庞大最恐怖的一次大兽潮之后,他在王国民众当中的声望就已经如日中天了。

就连三岁的小孩子都会被教导,在高高的城墙外,守护所有人类驱逐巨兽威胁的,是游骑兵们。

而最强大的游骑兵,英雄中的英雄,则是斗神叶秋大人!

 

至于那些躲在三座高墙之内,在高天城醉生梦死的国王与贵族?

那是谁啊!

 

嘉世游骑兵团建立的五十年来,这些游骑兵们做得很好,非常好,他们在叶秋的带领下不畏艰险出入荒野讨伐巨兽,为人类清理出安全区域,现在据说已经在考虑可以扩大人类的生存活动范围,建立第四座高墙了。

但就是因为他们,或者说他,做得太好了,好得国王于贵族都眼红了,嫉妒了,害怕了,于是也就容不下他了。

那颗被游骑兵献上的龙首,不是再荣耀的象征,恰恰相反,高天城中的人每一次看到被挂在城墙上的狰狞龙首,想到的都巨龙、怪物、与怪物一样恐怖的游骑兵。

还有游骑兵中的怪物——叶秋。

 

一个模棱两可毫无根由的叛国罪,一条通告全国上下的通缉令,一只在人类内部所向披靡的骑军,再加上几名游骑兵当中的背叛者,一个歹毒的计策就成型了。

然后,那位英雄就这样令人惋惜地死了。

 

骑士长叹了口气。

他其实也很不满国王与贵族的做法,但谁让他是一名效忠国王的拥王者骑士呢,无论他效忠的主人下了多么令人难以接受的命令,他都要毫无意义地执行。

至于游骑兵的怨恨?

拥王者骑士们无言以对,只能默默承受。

 

之后骑士团没有再遇到危险,骑士团很快来到了任务地点。

骑士长命令骑士们散开,“仔细搜索整个区域,一处都不要放过!小心地面喷涌的岩浆,保护好你们的战马,遇到危险高声呼救,游骑兵大人会过来救你。”

骑士们三三两两四下散开。

 

旁边的游骑兵只是冷漠而阴沉地扫了他们一眼,沉默地策马离开了。

他知道这一队拥王者骑士团来到这里是为了什么,他们又做了些什么。所以,他无论如何都不会原谅拥王者,也绝不会原谅高天城那群人!

 

那个雨夜他并不在誓言要塞,而是在东部防区任职,没有经历那惊心动魄的一夜,但是这几天他已经从同伴那里了解到那个晚上究竟发生了什么。

——拥王者骑士团五千多名骑士将誓言要塞团团围住,将所有来不及逃跑的游骑兵抓住。然后又追击大导师和他的两名同伴半个月,直到眠龙火山,将人推入岩浆,活活逼死!

这还不是结束!

坐在王座上的那位胆小又自私自利的昏君,实在太害怕叶秋了。

哪怕叶秋是在众目睽睽之下落入滚烫翻涌的岩浆当中,被烧得尸骨无存,他依旧不放心。仿佛叶秋随时会变成一头火龙,从岩浆中爬出来,口吐烈焰冲进高天城,将他喷成灰烬。

所以他又让忠心耿耿的拥王者骑兵团围绕着叶秋死去的地方仔细搜索、警戒,要彻底确认他已经死了才行。

最好还能找到尸体,带回去研究一下,一个人类凭什么这样强大!

 

但是骑兵团并不适合在荒野中活动,只怕骑兵团们根本没有走多远就已经在荒野中全军覆没了,于是游骑兵被派过来保护骑兵团的行动。

包括这一队在内,一共二十队骑士团将这一片火山盆地围绕,而二十名精锐的游骑兵则分别负责保护这些骑士的安全。

 

至于为什么不直接派熟悉荒野的游骑兵过来执行任务?

得了吧,愤怒仇恨的游骑兵们已经快要造反了!

现在被派来的游骑兵,都是一些理智冷静的,或者说隐忍的。

如果不是被大导师叶秋留下的游骑兵守则约束着,被过去立下的誓言约束着,游骑兵们只怕早就冲进高天城大开杀戒了。

 

这位游骑兵并不想看到那些忙碌搜索的骑士们,他也不想待在这里,很不喜欢这里。

只要一想到大导师叶秋就是死在这里,在这里跌入岩浆当中尸骨无存的,他就难以忍受,连呼吸都要窒息。

他骑着马转悠,时不时举起弓箭射杀一些钻出来的岩浆蠕虫,慢慢地,他走到了一个地裂口处。

 

眠龙火山是荣耀王国周围最危险的区域。

在这片火山盆地中到处都是火山,灰烬遮蔽了天空,时不时就会落下火焰雨。在这里地壳似乎比别处更脆弱,地下熔岩与热度的活动也更剧烈,除了火山,这里最多的就是直通地心的地壳裂口,无数的金红色岩浆就像河流一样蜿蜒流淌在地面上。

眠龙火山范围广阔,光是已经被探明的区域就足足有大半个荣耀王国的大小,而更深处,还有更加神秘、危险的广袤区域。他们所在之处只不过是眠龙火山的最外围罢了。

除了这里的危险环境,在眠龙火山当中还生活着无数危险凶残的巨兽,那些危险的红速龙不过是位于最低端的怪兽罢了。

甚至,传闻有人在里面见到了龙种巨兽的影子——这也是眠龙火山名字的由来。

 

而现在,在他面前的这种地裂在眠龙火山当中随处可见,根本没什么稀奇的,就连里面流淌出的岩浆、冒出的热气,也都陈善可乏。

游骑兵骑着马走到地裂的边上想要观察测量这个裂口的宽度,看看他心爱的战马能不能够跳过去。

就在这时,他注意到七八米深的裂口底部的岩浆池中,忽然有了不一样的动静。岩浆池咕咕冒起了泡,涌起波澜,像是里面有什么要钻出来。

 

游骑兵立刻警惕了起来,策马上前几步,屏住呼吸,搭上箭矢,拉紧弓弦,紧紧盯着岩浆池。

然而完全出乎他的意料,他居然看到岩浆中浮出来了一个人!

一个活人!

 


---------------------------------------

·你很可以开始猜猜这位不具名的游骑兵是谁了,特征应该蛮明显的吧?


评论(12)
热度(275)

© 千万别催我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