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万别催我

脑洞大到受不了就开坑的设定狂魔……没有设定撸不出文,设定总是比大纲长

【叶中心\翔叶】永不陷落 (四)

机战星战paro超苏!超燃没有逻辑,为苏而苏!

·微ALL叶(叶中心),主翔叶!

·本文宗旨:如何在叶神不出场的情况下苏叶神!


前文链接:      


30

 

星空扑面而来,嘉世在燃烧。

 

孙翔伫立在虚空中低下头,看见嘉世关浸泡在岩浆与火焰中,仿佛能够听见了响彻天际的欢呼。

 

他看见嘉世堡垒上蜂群一般追随他冲锋的人类士兵,双方军队在燃烧的嘉世关表面形成一道泾渭分明的战线,交织成锯齿,形成漩涡,如同浪潮一样向远方推进涌动。

 

遥远的星空深处,无数外族战舰静悄悄地列阵排布,黑洞洞的炮口对着他,如同一只只冷漠空洞的眼睛。他还看见在了敌军阵营深处行踪鬼祟的外租旗舰,将庞大的身躯躲藏在其他战舰的掩护下。

 

那一瞬间,孙翔是想笑的,但更多的还是内心深处满溢而出骄傲。

 

因为这就是人类的斗神的威势啊!这就是一叶之秋!

 

“你有三分钟。”指挥官在战术频道一声令下。

 

“出击!一叶之秋!”

 

31

 

一叶之秋的速度极快,在星空中飞行时如同一道光华闪烁!祂手持的战矛无坚不摧!

 

战争、毁灭、死亡的光华随着祂的出现降临,那么明亮耀眼,恐怖无边。

 

五大圣级机甲的主要武器各不相同,全都来自永恒之心出处那个远古文明遗迹、人类和外族无法理解抵御的‘黑科技’。一叶之秋的战却邪矛是引力向量武器,能够摧毁击中物体的引力平衡,并导致其分子键坍塌断裂,是大型战舰和战争堡垒的克星。

 

前仆后继的外族战舰并不能让孙翔满足,他的目光如狼,如鹰隼,牢牢凝视虚空深处隐藏的外族旗舰,苦苦压抑自己的兴奋与沸腾的杀意。

 

他知道,自己需要一个机会,需要一击的机会!

 

——只要一击,它就完了!

 

32

 

疼痛来得很突然。

 

孙翔一直没有找到机会,身上却忽然莫名开始感到疼痛。

 

他不明白发生了什么,但是无端的疼痛却来得及其汹涌,从头开始蔓延全身,每一寸每一处都在痛,剧烈,残忍,他忍不住发出痛呼声。

 

“孙翔,你怎么了?”指挥官焦急地呼唤。

 

“我身上很疼!”

 

指挥频道沉寂了两秒,孙翔隐约听到有人惊慌地说着什么:“……怎么这么快……没到三分钟……崩溃……”

 

没等他反应过来究竟发生了什么,一个让他极其不快的指令来了。

 

“孙翔,立刻操作一叶之秋返回!”

 

“不!我没事……”孙翔艰难地说,锥心刻骨的痛苦像刀一样一样插进他的精神中,哪怕有永恒之心的保护,那种恐怖的疼痛依然强烈。但痛苦并不能让他丝毫分神,一叶之秋行动依然没有停下,像一道金色的光线飞跃战场,外族的低空战舰一个个如同烟火一样爆炸。

 

“我还能坚持!”他拒绝接受指令——他不甘心,真的不甘心!

 

“孙翔!服从指挥!立刻停下!立刻返回!”指挥官在战术频道焦虑地一遍遍重复。

 

“我还、还……”他说不下去了,他已经没法说话了。基因崩溃让他内脏气管严重受损,人体是精密的仪器,从基因根源处的损坏让这具躯体飞速地丧失原本的功能。

 

“孙翔!你疯了吗?你会没命的!”指挥官气急败坏地叫道。数几千年中只有孙翔一个匹配者,在无奈失去了叶修的精神印记之后,他是唯一能够操作一叶之秋的人了!

 

所以孙翔绝对不能出事!

 

孙翔此刻已经听不见指挥官的话,剧痛、疲劳、精神上的眩晕已将让他到达了极限,他心里只剩下一个念头。

 

——那就是胜利!

 

外族旗舰就在那里,他能够看到它!

 

只有一叶之秋才能挽回这场战争,只有摧毁给嘉世关耻辱的外族旗舰,他才能继承斗神的荣耀,!

 

所以绝对不能失败!要拼尽全力,要全神贯注,哪怕痛苦,哪怕可能失去生命,他也要坚持下去!

 

他内心不断怒吼,动起来!快动起来啊!拿起战矛!

 

但他无论如何如何都动不了……

 

33

 

雪白,摇晃,以及……疼痛!

 

这是孙翔睁开眼睛后的第一感受。

 

他挣扎地爬起身茫然四顾,发现自己正全须全尾地躺在医疗仪中,身体飘在绿色的治疗夜里面沉沉浮浮。他握了握手掌,感觉身体并没有什么难受的地方,唯有精神深处、想象中、脑海中、记忆中那如影随形的疼痛告诉他先前发生了什么。

 

想起记忆中那刻骨铭心的疼痛感,孙翔不由自主地抖了一下身子,有些后怕。至今那种疼痛就像是一个烙印,印在了他的精神深处,哪怕身体已经完好,但那种疼痛却在他记忆深处给他折磨,无时无刻地影响着他。

 

“你醒了。”旁边传来一个冷淡的声音孙翔回头,发现申建中将和王泽上校两人正推门进来,出声的是申建。

 

孙翔看着他们,忽然想起自己昏迷之前干了什么,顿时惴惴不安地看着他们。

 

“你可真厉害啊,孙翔。”申建在医疗仪旁边拉来一把椅子坐下,面带冷笑,孙翔再蠢也知道这不是真的在自夸自己,“告诉我,军人的第一要素是什么?”

 

孙翔羞愧地低下了头,“是服从命令。”

 

“哼,原来你知道啊。”旁边的王泽冷哼一声,“蠢货!”

 

孙翔被骂了一句,嘴巴动了动不敢出声,一点不见他操作一叶之秋时热血上头天不怕地不怕的样子。

 

“一叶之秋没事吧?”他小心翼翼地问。

 

“没什么事,不过是又一次从空中摔下来罢了。”申建微笑,“也就是丢一丢脸而已。”

 

“……”孙翔满脸通红恨不得钻进地缝里去,即羞愧又自责。申建把他的心理把握得很好,让一叶之秋丢脸估计比杀了他还更让孙翔难受。

 

“不过,你差点就闯大祸了知道吗?”

 

“我、我知道……”孙翔不是死不悔改不承认错误的人。

 

“我指的不是你违抗指令。你闯了两个大祸!”

 

34

 

“第一,你没有保护好自己!你差点全基因崩溃,我们救你的时候你身上几乎没有一块好肉,差点就救不回来了。”申建面无表情。

 

闻言,孙翔冷汗敷了一背。

 

“这不完全怪你,因为我们从未和你说过,但在这里,我不得不郑重地提醒你,你要做好心理准备。”申建凝视他,一字一顿地说:

 

“几乎所有战神机甲的操作者,全都死于基因崩溃!”

 

这是一个噩耗。

 

但是在电光火石之间,孙翔第一个想的不是自己,而是叶修。


哪怕接受了永恒之心中的传承,看过了那浩荡长河一般的记忆,孙翔对叶修的了解依然很少。那庞杂漫长的记忆中绝大多数都是单调的战斗,属于叶修生活的记忆格外稀少和渺小,这一度让孙翔感到疑惑不解——叶修除了操作一叶之秋战斗之外什么也不干吗?


至少,孙翔就不知道这样叶修是怎么死的。

 

35

 

“你第二个错误,比第一个严重很多。”申建的声音非常冷,“因为你的失误,嘉世关差点就彻底毁灭了。”

 

孙翔不敢置信:“不可能!”

 

“你以为,一叶之秋当着外族的面像破烂一样从天上掉下来会有什么后果?”王泽嗤笑,“对那帮杂种而言这简直像是在过节!所有外族战舰,所有外族机甲疯了一样冲上来,最重要的是,外族旗舰终于有机会使用它们的主炮了。”

 

外族旗舰一直以来留给孙翔的印象就是无能、胆小,但这并不意味着它就真的没有战斗力。相反,外族旗舰虽然面对战神机甲毫无还手之力,但它依然是最强的战舰。

 

其中最恐怖的,无疑是外族旗舰的主炮!

 

“外族旗舰的主炮和战神机甲的武器一样,属于远古文明科技,外族从一个远古文明遗迹中找到了这个无比强大的武器,然后安装到了旗舰上。”

 

申建手一拉,拉出一个投影图片,画面上正是外族旗舰。孙翔看见在外族旗舰的顶端伸出了一根细细小小的炮口——令人惊讶地是,那个几十米长的炮口与万米长的外租旗舰相比实在是太小、太微不足道了!

 

就连外族旗舰的副炮都比那个炮口大无数倍,但申建却伸手指了指那个小小的炮口说:“就是它。”

 

“它叫什么?能和却邪比吗?”在孙翔看来却邪才是最强的武器。

 

“质能堙灭炮。”申建说,“不要小看它,那可是人类已知的至强武器,它当之无愧。”

 

孙翔脸色发白,皱着眉追问:“它有什么效果?”

 

“效果?很遗憾,我们也不知道,人类从来没有收集到相关的数据。”申建露出一个微笑,语气像是在开玩笑,说出来的话却令人全身发冷,不寒而栗,他张开手做出爆炸的手势:

 

“因为……轰!只要一下,就什么都没有啦!”

 

36

 

“幸好,我们当时有八分钟。”

 

“质能堙灭炮当然也有它的缺点,它不是外族战舰的原装配件,而是组装上去的,这导致它的能量利用效率完全不匹配,给它充能成了一个难题。在动用主炮的时候,外族战舰其他所有功能几乎都要停止,全部能量将要供给主炮,也就是说,外族旗舰将没有动力、没有火力、没有防护。”

 

“最重要的是,每一炮,事先都要老老实实地充能足足八分钟。”申建说。

 

“这简直是生命与奇迹的八分钟!”申建揉了揉眉心,脸上露出庆幸的神色,“我们很幸运,在这八分钟等到了援军。”

 

“援军?”孙翔眼睛一亮,他心中隐约有种预感。

 

“对!是……”申建张嘴正要回答,这时,房门忽然被猛地打开了。

 

房内的三人转头看去,却见苏沐橙上将带着大队人大步流星地走了进来,她站在医疗仪旁边居高临下地看着孙翔,神色冷峻地开口道:

 

“是大漠孤烟。”

 

37

 

“孙翔,现在要进行的是对你的军事审问。”

 

苏沐橙冷着脸,神色高贵威严,“请你如实回答,士兵孙翔,在上一场战斗中为什么违抗指挥部撤退指令?你有权为自己的行为辩解。”

 

孙翔情绪低沉,“报告长官,当时我觉得自己还有继续战斗的能力。”

 

“可笑!”一名军官插嘴讥笑。军人就是要服从命令,难道还有战斗力就可以不服从撤退指令了吗?

 

“让他继续说。”苏沐橙打断了那名军官的话。

 

“而且我有权利和义务维护一叶之秋的名誉,在外族旗舰没有撤退或者被摧毁的时候,一叶之秋就需要在战场上!这是一叶之秋身为斗神的荣耀!”孙翔看她一眼继续说道,语气流畅起来,情绪也变得激昂。

 

他是真的这么想的,然而得到的回应却是一声怒喝。

 

“一派胡言!”

 

38

 

威严,令人望而生畏!

 

这是孙翔对苏沐橙旁边的人的第一印象。

 

当他站在那里,全世界都将成为他的陪衬,这是一个传奇一般的男人!

 

他就是韩文清,也是嘉世的援军——大漠孤烟的操作者!荣耀防线-霸图关的镇关战神!

 

没有人想到最先出声的居然会是他,更没有人料到韩文清听了孙翔的辩解居然会如此愤怒!他面色狰狞,双目喷火,横贯面颊的疤痕也变得扭曲可怖。

 

“这TM就是你所谓的荣耀?”韩文清一字一顿地说,语气中隐忍的暴怒如悬而未发的狂风骤雨!

 

所有人都被这位人类现存最古老的战神突如其来的怒火吓呆了,孙翔也不例外。

 

他呆呆地看着暴怒的韩文清,大脑一片空白,过了好一会才倔强地反问:“难道不是吗?也是,身为大漠孤烟的战神,你根本不能理解我们!难道我想重振一叶之秋的荣耀有哪里错了吗?”

 

孙翔不知道自己哪里来的勇气,居然敢当着韩文清的面说出这种话,但他就是要说下去!

 

“放屁!这TM是荣耀?”韩文清似乎更生气了,他双拳攥紧,一个箭步上前暴怒中一拳打向孙翔的面颊,他一字一顿,咬牙切齿地说:“你的荣耀,就是好好活着。活着!然后把这座嘉世关守好!”

 

其他人来不及阻止,孙翔躺在狭小的治疗仪中无处躲避,只能眼睁睁地看着那拳头落下,但他并没有感觉到疼痛。

 

——韩文清的拳头如同虚影,穿过了他的身体。

 

孙翔惊愕地意识到,这位战神机甲‘拳皇’大漠孤烟的 操作者,不过是一道栩栩如生的幻影!

 

39


古战神。

 

这是人们对韩文清这样的存在的尊称,代表了这几位人类战神的身份和他们经历过的漫长岁月。

 

“这究竟是怎么回事?”孙翔惊奇地问。

 

“申建和你说过了吧,关于基因崩溃。”苏沐橙轻声说。

 

“战神们一直忍受着肉体的折磨与痛苦,并且飞快地夭折,哪怕找到了新的精神适配者也很快就死于基因崩溃。然后,一位战神想出了一个办法——既然肉体承受不住注定崩溃的话,那不如干脆抛弃肉体,让精神永存!韩文清就是这样一个存在,他已经用这种形态守护霸图,守护人类数千年了。”苏沐橙解释。

 

闻言孙翔屏住呼吸,为古战神的存在感到震撼和敬佩,同时心乱如麻。


难道他的未来也要变成这样吗?


tbc.

--------------------------------------------

·下章就要揭晓叶神的下落啦~

评论(14)
热度(82)

© 千万别催我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