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万别催我

脑洞大到受不了就开坑的设定狂魔……没有设定撸不出文,设定总是比大纲长

【叶中心\翔叶】永不陷落(二)

机战星战paro超苏!超燃没有逻辑,为苏而苏!

·微ALL叶(叶中心),主翔叶!

·本文宗旨:如何在叶神不出场的情况下苏叶神!


前文链接:      



10

 

一叶之秋!

 

人类的‘斗神’!


是人类仅有的五台战神机甲之一,是人类数千年来面对科技远高于自己并且资源更充足的外族得以不败的凭仗,是人类当之无愧的镇族之宝。

 

只要有战神机甲在,人类就永远拥有希望,人类跟随在那五道雄伟的身影之后战斗数千年,那是人类军队的军心所在,是信念与精神的寄托!

 

“一叶之秋!”孙翔激动得差点从操作室中蹦出来,他低吼,“祂还在!是不是?”

 

一叶之秋出乎意料的现身,在孙翔看来简直是最不可能,也是最美妙的奇迹!

 

没有人回答他的问题,嘉世堡垒中的人类皆全神贯注地看着外面一叶之秋,期待祂再次创造奇迹,带领他们走向胜利!

 

11

 

战神机甲的威名不光在人类当中流传,外族对战神机甲的恐怖更是深有体会,每一个战神机甲对外族而言都是不可战胜的魔鬼。

 

数千年,哪怕外族没有一次在面对战神机甲的时候取得过战争的胜利。

 

没有一次!


当那道璀璨的金红身影出现在星空的一刹那,原本密集攻击着嘉世堡垒的炮火就全部消失了,所有外族战舰都严阵以待地掉头,排列好阵型,直面立在堡垒和舰群之间的孤独身影。

 

斗神是永远的王者,就连外族都知道,一叶之秋是嘉世的守护神。

 

只要祂还在,嘉世就不败!

 

双方短暂的对峙过后,外族战舰率先开火。漫天的激光与舰炮在星空编织成毁灭的网,凭空而立的一叶之秋瞬间自极静转为极动,化作一道金色的流光在虚空飞快地穿梭闪烁。

 

祂在危险的炮火中辗转躲避,仿佛是在死亡的刀尖上跳跃舞蹈,显得游刃有余,潇洒异常,飞速地逼近外族舰队。

 

孙翔利用机甲上的远程景象捕捉器观看星空的战斗,为一叶之秋的动作如痴如醉。在他看来,那简直不是在战斗,而是一场华丽的演出,这场演出的核心,将会是一场盛大的烟火表演。

 

当祂来到第一艘外族战舰的旁边时,嘉世关内已经提前传出了整齐的庆贺声,人们仿佛已经看到了胜利。

 

“噢!!!”

 

所有机甲都高举起双臂,向天空中的神明致敬。

 

烟火表演拉开大幕,随着一叶之秋反击的开始,第一朵烟花在星空中徐徐绽放。

 

12

 

外族撤退了。

 

或者说,它们逃跑了!

 

将人类舰队轻松摧毁的外族旗舰,连面对一叶之秋的勇气都没有,在一叶之秋现身的一刹那,没有丝毫犹豫带着几艘护卫舰掉头就逃向星空深处,留在原地的外族战舰不过是为了拖延一叶之秋而留下的弃子。

 

一叶之秋化作了死神,每一次闪烁就有一艘外族战舰毁灭,星空中的外族战舰数量飞速减少。

 

人类残存的舰队跟在那道金红身影的后面消灭敌舰,人类地面机甲部队也终于收到了反击的命令!

 

【清理敌军机甲】

 

“哈哈,就在等这道命令。”

 

“兄弟们,冲啊!”

 

无数人族机甲带着狂热的气势和滔天的杀气,带着复仇的决心,潮水一般向外涌去。

 

孙翔也挣扎着操作机甲爬起来,身边粗狂声音的机甲伸来一只手助他一臂之力,传声器中传来一句问候,“小子,还有力气吧。”

 

“当然!”孙翔咬牙,声音微微颤抖,这一次不是因为恐惧,而是因为心中蓬勃难掩的激动与杀意!

 

“那就跟上!杀光那帮狗杂种!”旁边的机甲咚咚地跑动起来,如同进攻的鼓点。

 

孙翔毫不犹豫地操作机甲跟在战友身边冲出堡垒,只见原本气势汹汹的章鱼机甲此刻全都变了种模样,看着惊慌失措仓皇逃命的外族机甲,他嘴角露出一抹仇恨的狞笑。

 

13

 

地面上的机甲部队情绪亢奋,不知疲倦地清理着仓皇逃窜的外族机甲。

 

一叶之秋犹如定海神针,凌空悬浮在堡垒上空,只要抬头就能看到那令人安心的身影,为所有人类带来必胜的信念。

 

孙翔和其他人一样,喜欢时不时抬头看看自己的精神支柱,金红的伟岸的身影仿佛有种神奇的魔力,只要看到他疲累的身体就会重新涌出力量!

 

很快,整个嘉世关的敌军在所有人的齐心协力下全部消灭,这也意味着战争正式结束了,嘉世再一次挡住了外族的总攻,而且还战果累累!

 

“嘉世,永不陷落!”众人仰天高呼。

 

14

 

然而,世事似乎总是一波三折。

 

所有人类都在为庆祝胜利的时候,变故再次发生了。这一次是一场从未有过的灾难,如此惨痛,如此令人绝望!

 

出事的,是一叶之秋。

 

祂身上金红色光辉突然开始反常地闪烁,明明灭灭,如同一个老旧的电灯泡。

 

“你们看一叶之秋,祂、祂怎么了?”一个慌乱颤抖的声音从传声器中传出。

 

有人率先发现了一叶之秋的反常,伴随着不详的预感,嘉世关所有人都不由自主地停下了手中的事,仰头祈祷地看向天空,诡异的沉默与恐惧在堡垒中蔓延。

 

一叶之秋周身的光芒彻底消散,在最后的时刻,天空中高大的人影微微低下头,仿佛留恋一般最后看了一眼由祂守护了数千年、伤痕累累的嘉世关……

 

然后,在嘉世关所有人类不敢置信的目光中,那道守护了他们数千年的金红身影,他们战无不胜的斗神,从天坠落,最后‘轰——’地一声砸在堡垒地面上!

 

这个无怨无悔,忠心耿耿守护了人类数千年,人类最可靠的守护神,再一次为嘉世取得了胜利之后,终于坚持不住了。

 

仿佛年迈而忠诚的老将,在战场抛洒最后的热血,绽放了终结的辉煌,最终抵不过时间和年迈,黯然地、不甘地倒下。


那一声坠地的重击声,仿佛砸在了人们的心头,在短暂的死寂过后,整个嘉世关彻底化为了疯狂的炼狱。

 

“不!”

 

“斗神!”

 

人们声嘶力竭地高喊,绝望地看着那彻底失去动力,自天际坠落的金红身影。

 

“这不可能!怎么会……”孙翔瘫坐在操作室内,口中失态地喃喃,和所有人一样不愿意接受这个事实。

 

他看着坠落的一叶之秋,仿佛信仰崩塌,像一个信徒绝望地看着陨落的神明,悲痛、茫然、难以置信,令大脑一片窒息的眩晕,所有情绪交杂在一起,最终化为了一声悲痛欲绝的哀嚎:

 

“一叶之秋——”

 

15

 

孙翔颓废地躺在床上,脑海中全是一叶之秋从天坠落的景象,心乱如麻。

 

除了对一叶之秋的陨落感到悲痛之外,他还为自己、为千万年传承不败的嘉世、为荣耀防线后方的所有人类的未来感到无比担忧——嘉世关已经遭到重创,如今再次失去了一叶之秋的保护,嘉世关该如何面对外族接下来的进攻?

 

“嘭嘭嘭!”就在这时,敲门声响起。

 

孙翔神色麻木地爬起来,打开房门,门外站着一个身材高大的男子。

 

“士兵孙翔,指挥部的命令。”那个男子的声音分明是孙翔很熟悉,正是他之前的战友——粗狂声音。

 

孙翔只是稍微惊愕了一下,身体本能地立正站直。

 

“是!”

 

“从今天起,你被调到指挥部,现在你跟我来吧。”门外的男子看着他笑了一下。

 

“是。”孙翔惊愕了一下,将房门锁好,跟在男子身后。

 

他不知道为什么指挥部突然来找他一个普普通通的新兵,但经过了一天的战争于波折,孙翔已经没什么精力去做多余的思考。

 

再坏,也不可能更差了,他苦涩地想。

 

男子带着孙翔坐上了堡垒内部的悬浮定轨车,车门关上后一阵令人难受的失重感传来,定轨车载着二人往堡垒深处极速前进。

 

两人面对面坐在车上,男子自我介绍道:“我叫做王泽,职位是上校。”

 

“什么?上校!”孙翔忍不住惊呼,不敢置信地看向和他一样穿着普通机甲操作服的男人。

 

居然是上校?根本看不出来啊,没有军徽,也没有任何标志,甚至在作战的时候,孙翔分明记得这个人和他一样就是一个冲锋的普通士兵!

 

怎么会是上校?


孙翔因为过于惊愕,其实举动已经有些违规了,但自称为是上校的王泽并没有任何责怪,反而笑道:“我知道你肯定有疑问,之后会给你解释,不用担心,不是什么坏事。”

 

16

 

“孙翔,我看过你的资料,父母双亡从小在政府福利院长大,只上了小学,初中被送到了青年军营训练,十六岁达到了参军年龄就被送往前线,也就是这里。有什么错误的地方吗?”王泽问。

 

“报告,全部正确。”孙翔说。

 

这是全民皆兵的年代,几乎所有身体健全、素质达标、能够操作机甲战舰的成年人全都上了前线。每个人从出生起就不断被督促,学习如何操作机甲或者战舰,学习如何战斗,努力长大,到了年龄都会被送往前线参军。

 

一代又一代地重复。

 

这是一个悲剧的、压抑的、充满仇恨的年代,人类在这种高压下挣扎求存。

 

“你当年申报参军的时候,意向申请是轮回关,但最后你被分配到了嘉世关。”王泽话锋一转,“你有想过是什么原因吗?”

 

“报告,没有。”孙翔想过这个问题,但他并没有想太多。参军申请上的意向只是意向而已,最终分配到哪里他并不能控制。

 

更何况与这一千年来战绩不显逐渐衰弱的嘉世关不同,轮回关有正值壮年的元帅周泽楷镇守,而周元帅操作的机甲,正是人族五大战神机甲之一——一枪穿云!

 

拥有战神机甲的轮回关无疑是人类最强盛的堡垒之一,想要去轮回关的人数不胜数,不可能每一个都成功,孙翔觉得自己被刷下来了也情有可原。

 

“不用说报告了,就当做聊天,放松点吧。”王泽扶额。

 

“是。”

 

“你在军校的成绩很好,正常情况下你应该是去轮回关的。”王泽神色郑重地看向他:“但是,嘉世关更需要你。”

 

“准确的说,是全人类都需要你!”

 

孙翔错愕。

 

“你的领战人救你是对的,他的牺牲是值得的。就连我假扮成士兵,也是为了你。”王泽轻笑,“很快你就会意识到了,你命中注定属于这里。”

 

17

 

悬浮定轨车的速度极快,孙翔感觉到周围的环境越来越热,身体开始冒汗。他环顾四周,疑惑地问:“我们不是去指挥部?”

 

这种温度升高趋势,他们很明显是在往地心走。但指挥部虽然在堡垒深处,却并不在地心,定轨车的目的地似乎并不是指挥部。

 

“不是,是去另一个地方。”王泽摇头,“很快就到了,到了你就知道了。”

 

定轨车速度超过音速,哪怕从堡垒这头横穿另一头也不用太久,果然没有过太久定轨车就停下了,车门缓缓打开。

 

孙翔跟在王泽身后走下车,顺着通道往前走来到一扇门前,大门在王泽接近的时候无声无息地打开,门里面的传出一个声音:“来了来了!”

 

王泽回头冲孙翔轻轻点头:“进来吧。”

 

这是一个很空旷的房间,四面封闭,墙壁上嵌满了孙翔根本看不懂得仪器。在一起周围有很多人在操作,当孙翔跟在王泽身后进来的时候,房间内所有人都扭头,目光灼灼地看向他。

 

忽然面对这么多热切的眼神,孙翔感到一阵茫然与不自在。

 

房间中央有个桌子,桌子两边站了三个人,其中站在最中央的人却是一个英姿飒爽的美丽女子。

 

“孙翔,你来了。”女子率先开口。

 

孙翔看向那几个人,惊了一下,然后本能地绷起身体,抬手敬了一个标准的军礼,“几位将军好!”

 

是的,刚才说话的女子,正是嘉世关的最高长官——苏沐橙上将。

 

18


苏沐橙上将风行雷厉,一开口就是:“孙翔,你跟我过来。”

 

孙翔跟着苏沐橙房间内拐进一扇隐蔽的门,顺着空旷的通道往前走,通道的末端,出现在他面前的是一面非常高大宽广的透明的墙,强烈的光芒从墙外透进来。

 

“你看!”苏沐橙站在他身边,指向着墙外。

 

光线实在是刺眼,孙翔眯着眼看向墙外,半分钟过后眼睛适应了,他才看清楚,那居然是嘉世的能源中心,准确而言,是能源转换场所。透明的高能管道在空中密密麻麻地交错延伸,而散发出光芒则在四面八方悬浮环绕流动的岩浆!

 

但真正吸引了孙翔注意力的,并不是这普通人绝无可能看到的战争堡垒能源中心,而是那个飘在岩浆中的人影。

 

祂安静地垂首漂浮,岩浆流像缎带一样缠绕在祂身上,神圣而耀眼。

 

孙翔着迷地看着祂,口中喃喃:“一叶之秋。”

 

“是的,一叶之秋。我带你来看的就是祂。”苏沐橙看着金红的身影,眼眶湿润微红。

 

19

 

“孙翔,从今天起,你就是一叶之秋的操作者,成为新的战神。”



tbc.


评论(14)
热度(104)

© 千万别催我 | Powered by LOFTER